【古代修炼故事】颜真卿坚持节操成仙道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日】世人都知道颜真卿是历史上一个有名的书法家,一个文武双全的人,而稀有人知道他还是一个得道成仙之士。

颜真卿字清臣,是琅琊临沂人。他是北齐时黄门侍郎颜之推的第五代孙子。他很小的时候就勤奋学习。他参加进士考试,多次都考及格了。他十八、九岁的时候,躺在床上病了一百多天,治也治不好。有一个道士从他家门前路过,自称是北山君。北山君拿出几颗米粒大小的丹砂来救他,他顷刻之间就痊愈了。道士对他说:“你有清正简朴的美名,已经记在黄金台上,可以度世成仙,到天上去做仙官,不应该自己沉沦在名宦的大海里。如果你不能摆脱尘世的大网,去世的那天,可以用你的形骸炼神阴景,然后得道成仙。”道士又交给他一粒丹药,警告他说:“坚持节操辅佐君主,一定要勤俭,有献身精神。一百年之后,我在伊水和洛水之间等你。”颜真卿也自负才气,等待着自己被重用。他学习的余暇,常常留心仙道。考中进士之后,多次被命为监察御史,充当河西陇左军城覆屯交兵使。

五原县有一起冤狱,久久不能判决。颜真卿来到五原,辨别这起冤案。当时天气正旱,冤案解决之后天就下了雨,郡中人都称这雨为御史雨。

河东有一个叫郑延祚的人,他母亲死了二十九年了,埋葬在寺庙外面的墙下,颜真卿向皇帝检举了郑延祚的罪状,郑家兄弟三十年被人看不起。天下人都对他表示敬重。后来他被任命为殿中侍御史武部员外,杨国忠恨他不附属自己,把他弄出京城作了平原太守。安禄山叛逆大唐的野心很明显,颜真卿以连连下雨为借口,修城墙,挖沟壕,暗中招兵买马,储备粮草,假意与文士泛舟水上,饮酒赋诗。安禄山秘密地侦察他,认为他是一介书生,不足为忧。

不久,安禄山反了,黄河以北全部沦陷,只有平原城有所准备,派司兵参军骑马到京城报告。唐玄宗高兴地说:“黄河以北二十四郡,只有颜真卿这么一个有用的人罢了!我真恨自己不了解这个人。”安禄山攻下洛阳之后,杀了留守李某,用李某的首级在黄河以北招降其他唐将。颜真卿怕动摇人心,杀了安禄山派来的使者,对将领们说:“我认识李某,这个首级不是真的。”过些时候他为李某弄来帽子、饰物,用草做一个假肢体,装到棺材里埋葬了。安禄山派兵守住土门。颜真卿的哥哥颜杲卿是常山太守,他和颜真卿共同攻破了土门,十七个郡同一天归顺了大唐,推举颜真卿做元帅,得到军队二十万人。他指挥部队纵横燕赵一带。皇帝下诏书封他为户部侍郎平原太守。当时清河郡的李萼,在军前拜谒,颜真卿与他共同谋划,一起在堂邑打败了安禄山的两万多人。

后来,李希烈攻破了汝州,宰相卢杞平常就忌恨颜真卿的刚正,要趁机陷害他,就上奏说颜真卿德高望重,四方敬仰,让他去说服李希烈,可以不动刀枪不流血而平定强敌。

颜真卿到了汝蔡,李希烈宴请朋党,让颜真卿坐在那里观看。李希烈让演唱艺人攻击朝政当戏唱,颜真卿愤怒地说:“你也是人臣,怎么能让小辈们这样!”于是他就站了起来。李希烈让人向颜真卿问朝廷的礼仪制度,颜真卿回答说:“我老了,虽然曾经掌管过国礼,但是所记的都是诸侯朝觐的礼仪罢了。”后来,李希烈软硬兼施不成,让人在院子堆积了柴薪,浇上油,让人对颜真卿说:“你不投降,就烧死你!”颜真卿自己跳到火里去。那些叛贼把他救出来,颜真卿就自己作了和皇帝诀别的奏章、墓志铭和祭文,用来表示自己必死的决心。叛贼就把他吊死了。那天是兴元元年八月三日,享年七十七岁。

朝廷听到这一消息之后,停止办公五天,谥号文忠公。颜真卿是四朝元老,德高望重,正直敢言,老当益壮,被卢杞排挤,死在叛贼之手,是天下的奇冤。《别传》说,颜真卿将要被吊死的时候,解下金带送给使者说:“我曾经修炼过道术,以保全躯体为重恨了。”来勒他的人按他的话做了,勒死之后又埋葬了他。

叛贼被平定之后,颜真卿家把颜真卿迁葬上京,打开棺材一看,棺材朽烂了,但是他的躯体还是原来那样,肌肉象活人,手脚很柔软,胡须头发青黑,拳握着,手指甲透过手背。远近的人都感到惊奇。走在半路上,感到棺木越来越轻。后来到了下葬的地方,打开一看,是一口空棺而已。《开天传信记》详细地记载了这件事。《别传》又说,颜真卿有一次要到蔡州去,对他儿子说:“我和元载都服用天药,他的药力被酒色破坏了,所以不如我。我这次去蔡州,一定会被逆贼杀害。你以后可以把我接回来埋葬到华阴。打开棺材看看,肯定与众不同。”等到打开棺材一看,果然与众不同。道士邢和璞说:“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成仙啊!虽然藏在铁石之中,但是修炼的时日已满,自然会裂开而飞去。”

十几年之后,颜真卿家从雍州派一个仆人到郑州去收租,回来的时候走到洛京,这个仆人偶然来到同德寺,见颜真卿穿着白色的长衫,开着伞,坐在佛殿上。这个仆人急忙上前,想要参拜。颜真卿却转身离开了。他仰着头看佛寺的墙壁。仆人就或左或右地跟在他后边,但他始终不让仆人看到他的脸。过一会儿他就走下佛殿,出门而去。仆人也一步一步地跟着他。他径直回到城东北角的荒菜园中。园中有两间破屋,门上悬挂着帘子。颜真卿便挑帘走了进去。仆人就隔着帘子行礼,并出声致敬。颜真卿说:“你是谁?”仆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颜真卿说:“进来吧!”仆人进去之后,拜见完了就想哭,颜真卿急忙制止了他。于是颜真卿就大略问了问儿子侄儿的情况。他从怀中掏出十两黄金交给仆人,让仆人带回去补助一下家用,还打发仆人赶快离开,嘱咐他回去之后不要对别人讲,以后家里有困难,可以再来。仆人回到雍州,颜家全家大惊。去卖那黄金,竟然是真正的黄金。颜氏子孙便买了鞍马,和那个仆人一起飞驰而来探望。又到了以前那个地方,却只剩下了满眼的榛芜,其余什么也没有。

当时的人们都说颜真卿尸解成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