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相信自己

就近期的迫害情况跟潍坊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都知道前邪党头目江××早在九九年曾喊过“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整整九年过去,现在大家都把它当成笑话了;可是你知道吗?听说刚上任的潍坊市委书记张新起,不久前也在喊在潍坊市“三个月消灭法轮功”!

消息不知是否属实,但这一阵子几乎所有的同修都感觉到了一种压力。七月九日,数十位同修几乎是同时在自己家中被绑架,抄家,还有九日前后被绑架的许多同修;有的同修还不止被抓过一次;街办、居委会、派出所不断的上门,打电话;有的村的干部管你还修不修法轮功,派给你个“免费跟班”……

张新起不怕天理报应,蔑视法律人权,仗着不知怎么弄到手的现有的一点权,在潍坊这块土地上耀武扬威。这也是某些人发财的好时机,抓一个“法轮功”要么二万,要么一万,实在家庭贫困的,至少也弄他个几千。有一个家属院里抓了五、六个炼法轮功的老年人,有拿二万的,有拿一万的,才把人从“那里边”领回来。潍坊市每个修大法的人都受到了不同成度的触动。

迫害发生后,我们确实看到了大法弟子们坚定的心,相比九九年七二零,做的好多了,但是同时暴露出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对当前的迫害,有的同修说被抓的同修有漏,有同修不同意这种看法,说被抓的同修大多是精進的弟子,各方面工作很出色。我这里不是在指责同修,师父说过有问题向内找,我只想把我在修炼中的一点体悟,和我看到的普遍存在的一点不足说出来,仅供同修参考,偏颇之处请同修以法为师,慈悲指正。

邪党的无神论毒害着中国人,使很多中国人在无知中对修炼人犯下了无法偿还的罪业,面临十分危险的处境。大法弟子遵从师父的教诲,在艰难的处境中救度着世人,这是多么神圣的职责啊!然而无神论也同样毒害了我们,加上千百年来在人中形成的“自然”了的观念,很多同修不清楚自身所处的位置,面对貌似强大的邪恶,一时心态不好,消沉的,麻木的,无奈的,也有怕的,把自己当成了受害人,在巨难中稀里糊涂的当了人的俘虏。

我们应换个角度看问题了,别总是不把自己当神(修炼人)看,魔难一来,乖乖交出法器(电脑、打印机……),由人宰割(被人抓走)。有同修觉的抓自己的是警察,背后有国家机器撑腰,还有邪恶,自己对抗不了强权。这是典型的用人的观念想问题。其实我们根本就不需要跟它斗(向外找),只要看自己当时的基点站在哪儿(人,还是修炼人?)就行了。站在人上,那不就把自己当成人了吗?人有多大的能耐,人能对抗国家机器吗?人能战胜魔吗?不能吧?所以出了那么多不尽人意的事。

站在修炼人角度上再看看。师父领我们走的是神的路。这场魔难是冲着我们的心性来的,那我们就别轻易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这场迫害中显露的形形色色的人心,赶快去掉它,别抓着不放啊。邪恶快撑不住了,还能有几次机会决裂人啊?由于怕心和各种执著,盼望快结束这一切而不向内去修自己的心的话,是不行的。魔难没有了,修炼结束了,谁能带着人心上天?

站在正法的角度上去看看。旧的宇宙不行了,任何旧宇宙的生命没有能力改变那一切。师父在正法,正法过程中一切是由师父说了算的。大法弟子在世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也就是说,人间的这台戏大法弟子唱主角,说了算。而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谁安排的归谁管,它想管大法弟子,因为它想未来也由它说了算。那么它能说了算吗?有怕心的同修啊,你在怕什么呢?被邪恶抓走的同修啊,你能把说了算的权力交给邪恶,任由它们说抓就抓、说放就放、说劳教就劳教吗?

有同修说邪恶太大了,也有同修说,我们修炼了这么多年,我们懂的这些道理,我们知道邪党是怎么回事,但抓我们的警察不知道啊,警察执行它的命令。这使我记起了这么一则寓言,说有一只猫得了怕鼠症,它忘记了自己是一只猫,见了老鼠就怕的要命,老鼠们也知道,常常去欺负这只可怜的猫。群猫觉的很丢猫脸,就找了个很高明的心理医生帮它治疗。这心理医生觉的应该叫它知道自己的角色,于是和它交流,从各个角度分析猫的外形特征与其对照,为了帮它恢复猫的本色,开展各种训练,还成天带着它大喊:“我是一只猫!我是一只猫!……”费了好大劲儿,终于有一天,这只猫拍着自己的胸脯告诉大伙,说它已经知道了它确实是一只猫。猫们高兴了,问它:“现在你不怕老鼠了吧?!”它说:“我知道我确实是一只猫了。可是,”它犹豫着又说,“可是……老鼠知道吗?”

潍坊的同修,难道我们要做那只可怜的猫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