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情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现在的人情都是很重的,我也不例外,我和丈夫结婚三年,但我们却谈了六年,可想而知那个情有多重。特别是修炼后,明知道情是不好的东西,也知道是一定要放下的,但就是舍不得,还不断的为自己找借口,尤其对丈夫的要求特别严格,他晚点回家都会给他脸色看,他离开自己的视线都让我觉的不舒服、不安全,其实就是这个情已经大到很厉害的程度了,而我最大的借口就是:维护好这段婚姻那也是证实法的一方面,不让丈夫在这方面犯错那也是为他好,否则他就是对大法弟子犯罪……。这些念头如果对于一个真正放下了情的修炼人来说,那也是对众生负责的一个方面,但对于一个连情都还没放下的修炼人来说,那就绝对的是一种借口。正因为我的情太大了,而这个心又迟迟不放,所以难来了。

第一次过关是从亲戚口中得知丈夫骗着我和别的女人去玩,凌晨五点才回家。那时候虽然很难过,剜心剔骨的心痛,但却能意识到自己是在过关,所以并没有和丈夫起正面的冲突,只是自己到外地避了两天,等心情平服一点才回来。这次过关意识到自己从中有所提高。

可是不刺激到心灵不算数啊,第二次过关也是从朋友那听到,说我丈夫一出差就和别的女人做很不道德的事。这下可好了,火憋不住,一下子就跟他干起来了,还不止是吵架那么简单,我还动手打他,那时候真的感觉自己失去理智了,房间里的很多东西都被我砸烂了,还拿出刀来要与他同归于尽,幸好没他力气大,被他制服了,后来真的捏一把冷汗,最后丈夫受不了就怒气冲冲的出去了。当时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痛苦的不行,什么不好的心,不好的念头都翻出来了,甚至于十年谷子八年糠的事情都翻出来了,气恨心、愤愤不平的心、争斗心等等都来了。

就这样被这些后天的观念、业力和执著心折磨了近三个小时,终于开始清醒了,想要背法,但背不下去,于是就看神韵晚会,可还是不能稳定心情,直到把晚会看完了,突然很清醒的发出一念:“这痛苦不是我,我不要”,就这样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那个“痛”真的在一瞬间消失了,整个人都平静下来了,接下来的几天我不断的发正念,同修们也一直帮助我发正念,但邪恶还是不断的往我的空间场打不好的念头,不过我都能分清那不是我,所以都一一的被排除掉,否定了。这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但由于难来的时候自己没有守住心性,所以明显的感到自己掉了层次。

接下来的那段日子,也是经常的听到朋友说丈夫在外面如何如何,但通过上次之后,我时时谨记着守心性,所以一听到这些我就告诉自己:“不要动心,我不要这个情,什么都不要了,就跟师尊回家”,每次这样一想,心里执著的东西都很快的去掉了,也慢慢的放淡了。直到最近一次,朋友还告诉我:“你丈夫在没和你结婚前就和别的女人鬼混了,而且还是那些卡拉OK的跳舞小姐。”我听后心异常的平静,要是以前,这可是我最执著不放的东西,但今天我居然能不当回事,虽然有那么一丝的难过,但那种难过已经是很淡很淡了,淡的就象一杯你都不想喝的白开水。

这个情关过了大概几个月的时间,整个过程我没放松过背法,我知道这是我背法的成果,要不是大法我真的没法走过这些关的。当我走过这些关、难之后,再回头一看,什么夫妻、婚姻、家庭,根本什么都不是,那只是大法弟子修炼自己,证实法的一个环境,除此之外它什么也不是,也根本就不值得执著,不值得一提。放下之后才发现原来真的可以活的很轻松自在,但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丈夫对我也更好了,更体贴了,只是我的心更平静了,平静的就象湖里的水,虽然偶尔还有“情”的因素触动我,但就象是一块小石头扔進去,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了,根本就没有先前那种巨浪翻腾、心如浮萍了。

此文把我过关的经验写出来,希望能帮助那些也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只要能对同修有一点点的帮助,已心满意足了,不正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