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授退了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今天国内的网友M呼叫我,向我寻求新的动态网网址,说以前的不好使了。发过去突破网络封锁软件后,问及他是否退出中共组织时,他说:“俺不是党员,俺也庆幸不是党员,但还是把该死的邪团给退了”。

然后他告诉我一件可喜的事情,他说:“我老爸是教了几十年马列主义哲学的老教授,他老人家都退了,俺还不退邪团?老人家现在既不交党费,也不过什么组织生活了,唯一后悔的是在讲台上自欺欺人欺骗了无数善良的学生,并持续数十年之久。”他说:“我老爸很有意思,教了一辈子马列,退休了,决定到欧洲旅游一趟,去马克思的故乡德国,去圆他多年的梦想。没想到回来以后居然郑重向我哥俩宣布今后再也不交党费,也不过组织生活了,把我哥俩惊得目瞪口呆。”他接着告诉我“原本以为老人家要去朝圣,结果居然还真的取了‘真经’回来,我和哥哥和他辩论十数年的辩题就此告终。家中父子终于和睦了。”

听到这里,我与他聊了起来,知道他和他的哥哥是六四学潮时的大学生,亲眼见证了中共的邪恶嘴脸,可是他说老爸不能接受中共本质是邪恶的。M说 :“他老人家天天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他的今天,没有他的今天也就没我们哥俩,没有共产党,他老人家可能还在农村修理地球什么的。他老人家总认为,学潮只是邓小平个人犯的错误,迟早要平反的。我们哥俩太偏激了,共产党的主流还是好的。为了这个问题我们父子见面只要谈到这些,就会吵,就会辩论,我在外地工作,回家本来就少,每次回去,还要和老人家争论这些东西,本不应该,但是老人家的观点实在让我无法接受。”

接着他告诉我“二零零四年,老人家退休了,闲的发慌,决定有生之年去德国看看马克思的故乡,一了心中多年的夙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零五年回家过年,开始我还尽量不把话题扯到政治上去,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扯上去了,他老人家连忙摆手,说,我们不要争了,你是对的,我糊涂了几十年。之后就告诉我他已经不交党费,也不过组织生活了。再追问他,他也不说什么,只说干了几十年错事,教了几十年错书,后悔啊!”可喜的是,他说“最近回家发现他们好几个退休老教授都总在一起讨论《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老人们的進步真的很大。以前,毛泽东在他们眼里可是神啊!”

当我问及他们是否看过《九评共产党》一书时,他告诉我:“我都打印了一份给他,哪知他说早看过了。”随后他告诉我:“说实话,我们虽然对共产党很痛恨,但多年来还是受‘党文化’的教育,难免会有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我又发给他《解体党文化》一书和加拿大独立调查团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等真相资料,他都接收了。

他告诉我:“我现在真的很怕我女儿也受恶党文化的影响,所以趁她还小的时候,经常给她讲一些近代史,特别是抗战的历史,慢慢的让她了解一些真实的东西。”就这样他又为自己的小女儿退出了少先队。最后他表示感谢并希望和我们保持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