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怕“搞政治”而拒听真相的人们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可贵的中国人啊,请赶快冲破怕“搞政治”的迷障,从中共炮制的谎言与假相中醒来,用心听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为自己的生命选择美好未来。

其实您也一直想要寻找人生幸福与真谛,也想有个健康的身体、平和的心态与清醒的头脑,可是为何,最怕听见“反共”、“搞政治”、“法轮功”等等字眼,还对中共怀抱奢望与幻想,还将“胡温”视作中国社会的“救星”?

如果您能仔细想想,原因不过五个方面:您处于中共舆论专制的环境,早被“一言堂”的媒体包围、灌输与清洗,从没突破出红朝弥天大谎构成的高墙;您被中共一个接一个的运动吓破了胆,早将“政治”曲解与疏远,以为一“搞政治”就是反党、反共、不爱国,就会招致莫测祸害;您在以无神论、唯物论、阶级论为核心的斗争环境长大,早被共产邪说抹去中华儒释道神传给人的神传文化,完全失去传统文化精髓“真、善、忍”、“精、气、神”及“仁、义、礼、智、信”的正大标准,也就失去明辨是非、正邪、好坏的根本准则;您也没有西方以自由、平等、博爱为核心的民主价值体系参照,却在中共的仇恨宣传之下敌视欧美强国、“反华势力”与“三退”大潮,乐于将自己融入到独裁、邪恶、无耻的共产逆流之中;您更被中共惯于“做秀”的丑恶表演误导,以为他们在非典、暴雪、强震、毒奶粉等事件中日益开明、进步、亲民,或有改良的迹象,实质这都是在掩人耳目、淆乱是非、颠倒黑白。

进一步讲,首先,“搞政治”决不是中共的专利,更不应该成为借以打人的棍子;政治既与人人相关,人人也就有权力“搞政治”。在西方,除开宗教与个人生活,其它领域均被视作政治;政治家还是级别甚高的称谓或职业,深受人们尊重。即使在中共治下,当它需要时,如你“政治觉悟不高”,决对不行;当它不需要时,如果你一“搞政治”,就有极大风险。也就是说,政治只是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工具或玩物。相反,如果“搞政治”可以制止中共行恶、谎言与贪腐,可以帮助下岗工人、失地农民、上访民众、维权志士或地震死难学生父母、“三鹿”奶粉中毒儿童父母减轻痛苦,并彻底杜绝类似悲剧发生,那么无论谁“搞政治”,都是极高尚、光明、正义的选择,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或反对?

其次,共产主义邪恶之至、共产国家流氓性十足、中共曾使八千万国人非正常死亡、全球不“反共”即面临最大恐怖威胁等命题,早已是世界共识,“反共”代表着世人良知、善念、正义之感的真正复苏。仅就中共而言,如果不刻意隐瞒非典疫情,就绝不可能导致那般严重后果;如果不为营造“两会和谐”而延报灾情,南方暴雪的生命、财产损失就不会那么巨大;如果不为“和平奥运”而瞒报震情,汶川强震的近十万性命就不至于瞬间消亡;如果不是出于恐惧而强保政权,有关“三鹿”的网帖就不会被大规模删除与屏蔽。这些还都只是冰山一角,中共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无情践踏,对中国自然环境的强烈破坏,对国人信仰自由的血腥镇压,对股市、房市、基金等等的黑箱操作与压榨,无不罪大恶极,罄竹难书。遗憾的是,我们中的许多人,在自己深受谎言欺骗、邪说侵淫、暴力威胁、毒物伤害的前提下,仍被中共玩弄于股掌,亦步亦趋,乐作奴才、帮凶或强化其邪恶本性的一分子。甚至包括一些对宗教有信仰,或苦苦探求命运、天地根本的人,也以与中共合拍、为伍、声气相投为杠杆。

再次,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光芒四射,九年来和平反迫害的大善大忍精神震撼全球,十六年来洪传80余国的恢宏气势不可阻挡、惠及亿万,法轮功学员于迫害险境而救众生的慈悲、伟大胸怀感天动地,法轮功学员不“搞政治”、至今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所为只是讲真相传福音展现神传文化美好,也是全球共识。那些不敢听、不敢信法轮功真相,不敢看、不敢传神韵新年晚会歌舞,不敢尝试在危难之中念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救命要诀,不敢取个化名退出加入过的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等中共邪教组织以抹除兽印,唯一的原因只是:被中共妖魔化宣传洗脑,被中共赤色恶龙附体,被中共血腥屠刀摄魂,因而理性不清、神念无存、方向全迷。

作为法轮功学员,无论海内外,都是在冲破层层障碍,历尽重重险阻来传真知、救性命。如果还以“法轮功像搞政治”、“法轮功学员在搞教主崇拜”、“法轮功似与反华势力相勾结”、“法轮功怎么能与中共作对”等托辞拒绝听真相、看《九评》、忙“三退”,其恶果就不可估量。事实上,无论中共怎么说,无论您成见中的法轮功怎么样,当法轮功学员将真相资料送到您面前、将肺腑之言尽情吐露之时,您都有必要听一听、看一看、想一想,在全面了解正反各种资讯之后,再来作出判断与选择。

对于一开始就全面拒绝真相的人们,危险已经在向你们逼近,只是您还没有知觉。我们是同化“真善忍”标准的大法弟子,我们与假、恶、斗的中共截然不同。如果传《九评》、促“三退”是“搞政治”,那也只是为了让您认清中共邪党本性,从其邪恶“政治”中退出,以成就光明人生。

善恶一念间,安危一念间。机缘也许只有一次,一旦错过而真相大显,才知失去的是什么,可是一切已晚,痛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