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大法学员刘丽君零六年遭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二零零六年二月初一晚,哈尔滨大法弟子刘丽君看见小区胡同的墙壁上的真相标语被涂上“红杠”,便上前往下擦,不料被恶人盯上,给派出所打电话,刘丽君跟他们讲真相,恶人不听,配合四个恶警强行将刘丽君拉上警车。

到了派出所,七个恶警轮番围着刘丽君问这问那,动手扒掉她的羽绒服,抢走她家的钥匙。刘丽君没配合恶警非法“审讯”,恶警就将她双手反铐在椅背上,很紧很紧不能动,然后用她的围巾狠命抽打她的脸,刘丽君的嘴唇被抽裂两个血口子。

区国保大队恶警副队长完全丧失人性,用脚去踩链子,刘丽君的手腕顿时勒出三道血口子,痛的钻心,恶警副队长踩了一阵累的气喘吁吁,踩不动了,国保大队长亲自上马,一下一下的用足了力气往下踩,致刘丽君极为痛苦,施暴恶警的凶残和刘丽君承受的痛苦,真的难以形容,两个恶警累的不行了才作罢。造成刘丽君的左手除中指外,整个手掌都处于麻木状态,小拇指、无名指不能伸直;右手肿胀,淤血黑紫,大拇指没知觉,手指功能失调,什么都干不了,处于伤残状态。

恶警们还对刘丽君拳脚交加,使劲拧她胳膊,用大皮鞋的后跟用力硌大腿,猛踢小腿后面和跟腱部位,脚心、脚背两侧,恶警还觉的不过瘾,又用椅子的横棱硌双腿,还用靠背椅的顶端朝刘丽君腹部猛顶,给刘丽君造成严重创伤,双腿膝盖以下红肿黑紫一个多月不能碰不能行走,腰痛、尿血。

刘丽君的手被铐住时,恶警还强行将她的头向身后使劲按,按到腿上,造成她颈椎损伤;恶警还恶狠狠击打刘丽君的后背、头部,致使她右脑内伤严重,过了一个多月也未能痊愈;恶警们满嘴脏话,骂骂咧咧,一副地痞流氓的嘴脸,他们叫来女流氓恶警,在刘丽君身上乱抓、乱摸、乱搜,行为极为下流;一女警匪叫恶警副队长给刘丽君灌芥末油。恶警按住她的头,将芥末油灌进鼻子里,呛的她喘不上气来,眼泪哗哗直流,鼻子被捅破,时常出血,碰一下疼的要命。

恶警又去刘丽君家翻腾,惊扰四邻,但他们色厉内荏,打她时关门闭窗,还拉上窗帘,赤裸裸表现出做贼心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