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吃的问题看干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身边有一同修近半年来一直在过关,日渐憔悴,严重时浑身疼痛,行走坐卧跟针扎一般。现在更是吃不下饭,上楼喘的厉害,差不多是要皮包骨头了。她自己很着急,大家也在帮她发正念,可半年了不仅丝毫不见好转。今天学法切磋,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关于吃的问题。

她基本上是一个人生活,常常是对付一下了事,有时一天就吃一顿。深入去谈,发现她有不二法门的问题,就是关于吃肉和蛋的问题以及佛教中讲的过午不食的问题。她以前没有修过佛教,但不知从哪里得到的这些信息。她说感觉鸡蛋也是活的生命,所以不再吃鸡蛋了。佛教中也有那样的故事,写一个孩子喜欢在炭火上烧鸡蛋吃,梦中阴司把他关進遍地着火的城里,醒来后两脚满是大泡。但她在同修家推辞不下吃了两口炒蛋,过后说:“怎么那么香呢!”

这里我只谈谈我现在的认识。我想我们的大法修炼,师父从来也没说让我们不吃这不吃那,而是很多状态都是从功中反映出来,到了去执著心的时候,自然就吃不下了,而不是强为的不去吃什么。再比如,这位同修对于吃肉问题是这样认识的:肉的每一个细胞都是生命,那就也不能再吃了。我觉得这就有些偏离法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我告诉大家,我们是不能随意的无故杀害生灵。但是我们也不能做谨小慎微的君子,老是着眼于这些小事,走路都怕踩死蚂蚁,跳着走。我说你活着都累,那不又是执著吗?”“我们不能有意伤害生灵,但是我们又不能够太拘泥于这些小事情。比如蔬菜和种的粮食都是有生命的,我们也不能因为它有生命就别吃别喝了,那还炼什么功啊?应该大度些。”“所以我们讲堂堂正正去修炼。”

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因为我们这个功法是法炼人的功法。法炼人的功法,就是一些状态都会从功中、从法中体现出来。炼功过程当中,不同层次会出现不同的状态。那么有一天或今天我讲完课有人就進入这个状态:不能吃肉了,闻起来很腥,吃起来就想吐。不是人为的控制你不叫你吃或者你自己控制不吃,而是发自内心的,到这个层次上,从功中反映出来就不能吃了,甚至于你要真咽下去,就真的吐出来。”

我是这样悟的,因为师父的法大,我们修炼的起点就很高,那吃饭中产生的小业力,很容易就还掉的。而且我们的法门是直指人心的。要求我们放下的是那个执著本身,而不是让我们在物质利益上失去什么。同修看到别人做的鱼觉的很香,很想吃,却硬控制自己不去吃,好象是强为。佛教中才那样要求,师父不是这样要求我们大法弟子的。

现在的佛教中把肉当作“荤”在戒,我们不需要这样做。我们虽然不能执著于肉提供我们的营养,但也不能走到另一个极端上去,那也是执著啊。如果按照佛教中讲的戒律要求自己,那不是修到佛教上去了吗,那谁来管你呀?你把自己交给别人了,师父也帮不了你。那我想现在的佛教是属于旧宇宙的,是旧势力所管辖的范畴。你认同了它的理,那一部份又不符合师父所讲的法,那你是不是就把自己交给旧势力了呢?它还能不害你吗?如果不能清醒和否定,可能会拖走同修的肉身。那样不仅不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反而会带来负面影响。损失就太大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有救人的事要做,不完成使命就扔了肉身走一定是有损失的。

这个同修认同的“过午不食”,认为过了中午再吃东西那对身体不好,尤其是吃肉那就更不行,会伤害身体,觉的今天身体消瘦到这个成度就是因为过了中午吃过东西尤其是肉类造成的。其实这是很糊涂的认识。看看周围的同修我们什么都吃,一个个身体都好好的,为什么你的身体差了呢?一定是你有问题了。过午不食也是现在佛教中宣扬的。我个人悟:因为释迦牟尼讲“戒、定、慧”,又是修炼副意识,要长期打坐入定,为了省事,可能就有僧人觉的过午不吃饭很好。即使辟谷,师父也讲过:“即使采用这种方法修炼,也是要消耗自身能量来补充身体的,所以也是得不偿失。”(《转法轮》)

是认同佛教的戒律,还是认同师父的正法理,这不是根子上的不二法门的问题吗?我们的大法弟子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糊涂。真的希望同修能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要把这件事当作个人的巨难来承受,也不要认为自己最近在某方面造了业才这样,那不还是个人修炼阶段的认识吗?认为承受下来才有威德。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情况都已经严重的影响到做证实法的事了,就一定不是仅仅需要我们承受的了,那就一定是迫害,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了。反过来,我们也要想一想为什么能被旧势力逮住并钻空子,那一定是认同了它的东西。

大法弟子只要有长期处于同一个魔难中的,都是不正确状态。长期魔难是需要在法中修炼提高的一种警示。希望通过谈论此事,能帮助在魔难中很长时间出不来的同修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彻底否定邪恶的安排,堂堂正正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现阶段层次所悟,如有不当,敬请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