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根上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真正修炼的人大家都能记住师尊的教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大家也都是在去执著心的过程中修炼着,提高着。

有些执著,我有时候将它们当作一根束缚自己的绳索、或一件脏衣服,稍使一点力就将它们甩掉了;还有些执著,也好象在努力的去着,老是在去,老是去不掉,有些甚至越来越厉害;有些顽固的执著,我简直是和它们“搏击”着,可它们总是如影随形的跟着我,使我痛苦不堪,就象一些常人戒烟,天天戒,天天抽。

我缺少耐心、脾气暴躁、总是希望别人服从自己。在修炼以前由于讲究常人的涵养、掩盖等,这种现象显的不是很突出,以前觉的自己是脾气急,耐心不够,但马马虎虎还算过的去。修炼后问题开始突出起来,从去年开始,脾气越来越坏,对别人越来越不耐烦,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是百个看不惯,对孩子(12岁的小同修)是恨铁不成钢。动不动就发火,打孩子,发完火就后悔,有时懊悔的恨不得打自己,不敢看师父的法像,下决心再不发火,跟发火的对像检讨、许诺不再犯错。同修也严肃指出我在这点上简直太不象话,比常人还差。通过“决心”、“努力”,会好一阵,然后这种情况又发生,又后悔、道歉,又发生,如此反复,近来发展到对孩子歇斯底里的成度,谁说我就对谁吼,弄的头昏脑胀,精疲力竭,严重影响大法的形像和做三件事。

前些天一次早餐时急匆匆检查孩子的作业,四个题就有三个是错的,都是因疏忽出现的,她还不承认,被我指出后又一个劲辩解,说她五年来都是这样写的,为什么今天你就较这个真?联想到头天晚上看她的考试卷,满纸都能看出她内心的浮躁,不认真,说她她就辩解,总是有理由,刚交流过修炼人应向内找,不要辩解推责任,她也很是同意,可转身就辩解,还比以前更厉害。我的火一下蹿出来,使出了狮子的吼功,继而又去打她,被丈夫拦住,后又恨恨的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丈夫对我很不满,还说你炼功入静入到哪里去了。对自己的表现我非常羞愧,难过的要命,坐卧不安。懊悔一整天,孩子放学后和她一起学了会儿法,又向她表示不再那样,想来不会再有大问题了。可安静了一会儿,晚上,孩子又犯老毛病,比以前更严重,且毫不在乎,一番明显不讲理的辩解后,对我的指责漠然视之。我旧病复发,大吼大叫,说的时候就知道这样太离谱了。这样做自己掉层次不说,还影响大法在常人中的形像,但“好象”又控制不住自己。

事后,我难过的无地自容,惊叹自己这么差劲,也知道是被旧势力迫害放大执著了。可旧势力怎么老是迫害得了我呢?我该如何才能清除这“顽疾”呢?这种执著的危害性我对它的认识也是很清楚的:没有做到忍,连常人的忍都没做到,破坏大法,对孩子(小同修)的坏影响也是很大的:她的有些执著是在我的怒气下收敛了,但不是在她自己充份认识法理后坦然放下了;我的暴躁脾气使她说话也开始激烈起来,本来平和、一向笑眯眯的孩子也变的急躁起来了。我已经无颜再求师父帮我去这个执著了,必须得自己做到。我盘腿坐在垫子上,沮丧、悔恨、羞愧难当。这时好象师父在提醒我,跌的这么重,但也得赶快爬起来呀!好,我今天就和你这个执著来个根本了断!我开始认识到,我还是没从根本上找到它的来源、它的根,没能将它们连根拔起来。所以旧势力就不断给这个根浇水施肥,使它進一步茂盛。

回想起我多次“出离愤怒”的原因,好象都是在对方比较过份,我指出他们的问题,为了他们好,他们不接受,或不改正时,对方的“过份”为何能让我怒起来呢?联想到在刚开始劝三退时被别人讥笑、侮辱时我也曾生气、发怒过,后来认识到那里边有自己自尊被触及、利益(时间、金钱)被触及,也就是私;我被触及到了,及时去掉私后再碰到同样的情况后就不再有“气”了。那么我在家人、朋友中生气发火,除了以前认识到的有情的因素外,是不是也是私被触及了呢?可我每次不是都为他们好,是为他的吗?不对,那后面好象藏着些东西:当孩子总是犯粗心大意和注意力不集中的错误时我是不是怕她考试不好将来上不了好初中而给我丢面子(有时我用给大法抹黑掩盖着)?当丈夫以我会把钱拿去做资料为由不把收入交给我时我是不是认为他挑战了我在家庭的地位呢(我也拿大法的尊严掩盖着),当有个常人朋友因自己太自私四处碰壁后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评理、安慰时,我是不是嫌她耽误自己宝贵的学法时间了呢(我以她太自私,跟谁都不能相处掩盖着)?

往深里挖,那些时候都在为他的表面之下赫然掩藏着“我”,而我却以为完全是“为他”的,所以我一怒再怒,对方好象一再更“过份”,这不都是师父在为我暴露那个肮脏的“为我”吗,而我却悟性太差,一再被旧势力加重执著,愧对师父的苦心,伤害了别人!

找到这个发火与自私之间的根本连带关系后,我豁然开朗!象紧箍咒一样让我头痛欲裂的那个坏能量团一下解体,心里顿觉释然。我终于抓到根了,那么我就要把你拔出来,无论你有多牢固!

这几天来,孩子依然还犯着错误,丈夫依然对我不怎么理睬。我知道有我自己的问题,是那个执著的根虽然找到了,也拔了,但它的场还存在,还有黑气在往外冒,我需要继续去清除它们!昨天白天我还在说,下次想发火的时候,我就咬紧牙关,坚决不发火!过后马上认识到这又是同以前一样常人似的话,我不是应该马上“清场”吗?还犯的着想发火吗?不是咬牙,是横心去私!

考验是很紧凑的。昨天傍晚我去超市购物,那个国营超市的业务员很权威的对我说,你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在别的超市我都是那样做的,别人是允许的,且业务员的态度都是谦和的,联想到一次该超市的业务员拒绝送大件货,还说这是国营商店,我们就这样。后来我打个电话,别的超市立即给送了。我一下又来气了,虽没发怒,但针锋相对的说:国营的就是差!心中恨恨的想,你们早该垮了!不对,我怎么又生气了?我的气后面一定是自我被触及了:我把东西放在自带的透明购物袋里比提着购物筐轻松,他们不让,态度不好,没同意给我送货,触及了我想舒服的利益!这才是实质!我把物品放到了筐子里,继续选商品。不一会儿,来了位要退换被查出有三聚氰胺毒素的某品牌酸奶的顾客,那些业务员还是那么态度生硬,甚至和顾客吵起来,我替顾客抱不平的心翻腾起来,又带气的说:超市太差劲!往回走的路上,我想我一点都不能放松啊,必须抓住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中的那个“气”,干净、彻底的将它们清除出我的空间场!

在去这个气的执著过程中,我找到了自己的一个欢喜心。以前对一些问题、矛盾,我经常认识不清,有时老猜想是师父安排的过关还是旧势力的干扰,后来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向内找和去私这两个法宝后,很兴奋,对自己说,我以后不担心了,任何事我只要先找自己的原因,看看那件事是为私的还是为他的,那就不会出错了。当别人陷在矛盾中时我还有些傲慢的想:怎么不知道向内找?看是为他的还是为私的不就清楚了吗?在这种欢喜心之下,我竟然没将那个快令我发疯的发火与为私联系起来,以致被魔利用去伤害同修和亲友!师父的教诲:“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我怎么老是抛到脑后呢?

再有一点,我对修炼的严肃性缺乏足够的认识。对于有些执著,我表面上去一去,不朝深处挖,想敷衍了事糊弄过去;有些顽固的执著需要坚强的意志来去的,我总是在忙于去,但经常因不想吃大苦,最后功亏一篑。那些执著,那些人心,我难道要把它们带到天上去吗?

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在记挂着几位同修,也有如我一样的严重问题。有位同修对不精進的丈夫也是恨铁不成钢,怒声呵斥,经常吵架,我以前对他们颇有看法,当时我和她都是刚修炼不久,还不知道就这个问题如何从法理上交流,她也说过她发脾气后很后悔,很痛苦,但后来也经常发生,现在希望她已修掉这个执著,认识到自己的执著不去会妨碍别人去执著。还有位同修,耐心不够,有些以自我为中心,问题存在的时间很久了,因为这个执著也造成了很多矛盾和困难。他自己也是很苦恼的,我也由衷希望他找到问题的实质,拔掉那些执著的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