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基点要摆正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我一直没有把我的这点体会写出来,因为怕同修看到说把她个人的事发到网上去了而产生想法。但是现在看到这位同修被非法抓捕遭受迫害了,我觉的问题比较严重,我们大家也需要从中吸取一点教训,所以决定还是写出来。

这位同修五十多岁,就称她为甲同修吧。平常甲同修都是独来独往,极少和同修合作。去年我们这里的条件还算宽松,警察或是居委会的人,一般都没有到同修家上门骚扰,可是她却经常被骚扰、监视。

该同修她家的条件也很好,平时都是她一个人在家,应该说她是很精進的。每天大量学法,早晨六点发完正念后学法,学一、二讲才出门,晚上抓紧时间背法,好多经文都能背下来,而且背的相当快,有的同修拿着经文读都没她背的快。甲同修也很重视发正念,只要在家整点就发。炼功方面,她每天要提前半小时起来,总要多炼半小时的抱轮。讲真相也是很能吃苦。到农村去讲真相不管多远,骑辆自行车,有时好几十里地的跑。

有一天她在街上看到乙同修。乙同修四十多岁,也是一个人,于是俩人就约好一起到农村去讲真相。不多久,乙同修发现甲同修有不少执著心,又不好说,因为乙同修真正修炼才一年多,而甲同修是在邪党迫害之前就得法了。甲同修看到乙同修没什么怕心,甲同修就要乙同修理智,不要旧势力抓住我们的执著心来迫害我们。乙同修说师父讲了,讲真相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我们做事时的心态。旧势力敢迫害我们是因为我们有漏。怕心太重就是信师信法不够。我们不用怕旧势力,虽然我们没有开天目,但看了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说的很好:表面看,我们好象是两个人,其实还有很多的正神,护法神,还有师父的法身等等,都在保护我们,我们怎么会怕呢?应该邪恶怕我们才对呀。应该说乙同修并没有不理智的表现,只是有时候发资料,可能刚好被人看见了。

甲同修又对乙同修说,她以前流离失所的时候,其他同修都有什么后台,就她没有,所以她就只有每天大量的学法,有时只睡三个小时,第二天还照样上班。乙同修就觉的甲同修学法的基点没有摆正,给她指出来,她就用师父讲的法来为自己开脱。甲同修总认为乙同修是新学员,根本不接受乙的意见。每当别的同修问甲跟谁在一起讲真相时,她就说:“跟一个新学员。”

甲同修的怕心重,一般不让同修到她家去,即使她在家里,偶然同修有事来找她,不论在外面怎么喊她,她都不理会。除非有什么事她来找你。后来乙同修感到甲同修的怕心真的太重了,出去讲真相都要约到很远的地方碰头,就怕别人看见。其实并不会有人看见,因为那是冬天,早晨他们走的很早,其他人根本还没出门呢,特别是有时候还有雾,更没人看见了。退一步说,就是看见也没什么,都是女性,难道就不能有正常的交往?况且又不是去做坏事,堂堂正正的修炼不好吗?特别是,甲同修看见乙同修要带上资料到农村去发,就不让带,叫乙同修赶快在本地发光了再走。乙同修觉的不妥,因为本地有我们的好多同修都在发,有时还发重了,造成浪费。显然甲同修怕乙同修把资料带在身上,觉的不安全,才这样做的。乙同修尽管不同意她的看法,但还是听了甲的意见,把资料在当地发完了再走。

乙同修认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应该共同提高才对,但是给她当面指出她又不接受,而且乙一说她就打断乙的话,根本不听。乙同修就想,要不给她写一封信,等她一个人冷静下来的时候也许能认真的想想,效果可能要好些。这样乙同修本着对同修负责的好心给甲同修写了一封信。

信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我们都是一个整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希望与你切磋一下,希望我们能够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如果认为我说在理(当然用法来对照),那就作为你的参考,如果觉的我说的不在理,那就当我没说。我发现你的怕心很重,注意安全当然没错,但是我们应该在注意安全的情况下理智的去证实法,可是你是用理智来掩盖你的怕心。你不让同修上你家,又没有任何联系方式,那我们还是一个整体吗?每个大法弟子都象你那样,旧势力多高兴啊。多学法多发正念当然是好的,因为那是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但我觉的你的基点没有摆正,是有求而学法。例如你说别的同修有常人的关系、后台而你没有,就只有靠多学法来保护自己。常人的后台毕竟是常人,他就是总统,他也只是一个常人。而我们是大法弟子,是超常的人,我们有师父。我们靠的应该是信师信法。靠的是正念正行。而邪恶就好比是一只狗,如果你看见狗就跑,那只狗一定会凶猛的追你,反之你很镇定的不怕它,它还不敢对你凶。

考虑到甲同修平时的表现,结果乙同修写好放在包里都半个月了也没给她。后来乙碰上丙同修,就给丙同修看。因为她们也都了解甲同修,丙同修和丁同修切磋后都说,应该给甲同修,这完全是为了甲同修好。

结果甲同修看了信后忿忿不平,可能她觉的乙同修是新学员,她很不服气。她断章取义的给其他同修说乙同修说她多学法、多发正念不好;又当着乙同修和丙同修的面说乙同修给她写的信满纸都是黑乎乎的,当时就给烧了;在丙同修面前指责乙同修时那副架势就象那些常人骂街一样,手还在指指点点,丙同修只有一步步的往后退,如果不退,那手都要指到同修的脸上去了。甲声称乙同修学法学的不好,她对乙同修说:你再不好好学法,就不和你一起出去了。过了没多久,她就再也不和乙同修合作了。

过了不多久,甲同修出去讲真相摔了一大跟头,牙都摔坏了,摔的是够狠的,可她还不悟,师父讲了大法弟子的事是没有偶然的,让她找找自己,她说找了,其实也是在向外求。这次邪党为了所谓的奥运,又疯狂的抓大法弟子,甲同修被邪恶骗出去抓了,其他同修也没办法营救,因为谁也不知道她的情况,平常她都是独来独往,连关到哪里都没人知道。

谁都知道多学法、多发正念是好事,但关键是基点要摆正,用法来对照,是不是按师父说的来做。让我们再来重温师父的《洪吟》〈实修〉:“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

所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