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线”抢救 刻不容缓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师父去年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到我们是在和旧势力抢人,尤其到了最后的最后,真的是抢人刻不容缓,既然师尊说是抢人,我理解重在一个“抢”。我们不妨把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比作火线抢救,就象上了战场,火速把伤员一个个从炮火硝烟中抢救出来,迅速止血、包扎,稳定伤势,然后送入后方医院進行治疗,慢慢康复,不可能在战地来个全程治疗,也没那个时间。说到“抢人”,当然不是不理智,不顾一切的去“抢”,那样对伤员,对救护者都没有好处的,弄不好人没救成,自己还要搭進去。就是说,要理智、智慧,既要快,又要稳,成功的把伤员从火线上抢救下来,这是救人的第一步。

我一般劝三退开门见山,主动和对方搭上话,三言两语切入主题,直接问他入过党、团、队没有,入过,就跟他讲它的危害性有多严重,面临着怎样的生命危险,听明白了,该得救的,他就退了,嘱咐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牢记在心,一般都高兴的接受,并连说谢谢,我想这第一步“抢救”工作就算基本完成了。当然我们的资料无处不及,随后他一接触到了,他会好好看看的,因为他已经有神在管了,他也就完全“康复”了。

眼下,我们虽然不能像海外同修那样大张旗鼓的做,在一些环境相对宽松的地区,其实我们现在也已经是半公开化了,只要我们走出来,面对面去讲,每个大法弟子就是一个流动的真相展位、退党中心。我们是真相中的最真相,一个慈悲祥和、仪表大方的大法弟子出现在世人面前,真相从你口中娓娓道来,那些有缘人听的都不想走了,他亲见了大法弟子不畏强权、甘冒风险,为了世人得救在无私的付出,资料中说的大法与弟子的美好,一下子实实在在的展现在他的面前,一心为他好,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他能不被感动吗?而且不少人你一讲,他就接口说你是“法轮功”,往往这时我不急于否定或肯定,就顺着往下说:噢,看来你“对法轮功”挺了解的,也知道三退,太好了,那你退了吗?……真的就象师尊讲的“表面空间看上去就象一捅即破的感觉了”(《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那天一位中年男子听我一讲,他就急切地说:哎呀,终于见到你们人了,以前是光见东西不见人,可想知道这里头究竟是咋回事,这回可算见到你们人了,赶紧坐下,给我好好说说。然后爽快退了团,还愿帮亲人退,我就送他几张三退卡,嘱咐他不能包办,必须经过本人同意才有效的。当然这是有缘人,人家愿意听,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当然愿意讲了。

现今世人沉迷物质生活,匆匆忙忙奔波,不少人你想跟他讲,他还没有时间听,况且一人拿一手机,捂着一只耳朵,旁若无人的说,你想救他,还得耐心等他说完,有时你正讲着,他又得接电话,其实也是一种干扰,就得发正念清除。有的人你跟他讲了半天,他来一句你说那我听不懂,转身就走,有的根本不信,连听都不听。遇上这类的,虽然不执着,但不免有些灰心丧气,心想人怎么这么难救,就想退缩。这时我就赶紧调整心态,重整旗鼓,不让自己气馁,因为我知道,我一灰心、退缩,那高兴的只能是旧势力,不,我不能让它高兴,我要让师尊欣慰,我不要让师尊再为弟子着急。一想到师尊为我们着急,我就想哭,我只有告诫自己,不能气馁,不能退缩,遇到问题向内找、看自己,找到了不足,修正自己,再往前走,弟子唯有精進,才能让师尊略感欣慰一点。

说到这儿,想起一件事,一次我遇到两个男孩,一问,两人都是团员,且其中一人有同修已向其讲过真相,但他当时没退,我问为什么,他说:那次在外地有一“法轮功”跟我讲了半天,说是退了还要起化名,还要编号什么的,我觉得很奇怪,就没退。我马上跟他解释说,起化名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是为你好,没有什么编号之说,两个人明白了,都用真名退了团。同修啊,我想咱们也没说过要给人家编号啊,就算有,给常人说了也没用,不利于劝退。有的人本来答应退了,一说给他起个化名,他吓的起来就跑,更别说编号了。所以当有人问起起名做什么,我就告诉他:起名是为了在神跟前有个名字,神要救咱,保佑咱,咱没个名字对神也不恭敬是不是?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生命的重视,你信了神,愿意被神救度,你表示同意退出的那一念才是最重要的。这样一说,解除了他对起名的疑惑。我想咱们劝退时,你要知道对方姓名,就不需要再起化名,除非陌生人,咱不知道人家姓名,只好起化名了。他愿意告诉真名更好,不方便或不想说的,我就看街两边的门店名字,一般都很吉利,选一两个好听的字用上就行,没必要跟他说上大纪元网站什么的,他会觉得害怕,以为你要他加入什么组织似的。

前天有两个男孩,我上前一问,其中一个男孩说:姨,你给我讲过了,你那天跟我讲的话我刻骨铭心,并帮着另一个男孩退了队。一句“刻骨铭心”,让我明白了大法弟子修好自己有多么重要,只有修好自己,讲出的话才充满慈悲,才有能量,才能打动对方,才能让他刻骨铭心。当然做好这一切的根本前提,是多学法,学好法,时时记着自己是谁,在干什么,时时不忘有师尊在身边,时时不忘这一切其实都是师尊在做。

讲真相中有赞扬的,有讥讽的,也有毫不客气赶你走的,真是五味俱全,真的很能暴露人心、去执着的,也更让我体会到了师尊讲的:“人类社会就是我大法弟子修炼的大炼功场”(《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的更深一层涵义。

在邪恶所剩极少的今天,师尊也已经为我们开创了“一捅即破”的修炼环境,那就让我们全体大法弟子携起手来,把这个表面空间一点不剩的来个全面大捅破,表面空间都捅破了,邪恶无处藏身,到那时,旧势力彻底没戏了,叫它演它也演不下去了,迫害也就自然结束了。

一点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