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亦洁遭中共迫害记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最近,有关方面搜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我再次回忆过去9年那些深深嵌进脑海中沉重、痛苦的被迫害的经历,再次在头脑中整理、浓缩,形成如下这篇记录,作为我见证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事实铁证。

一、七年迫害 身心俱损

我叫张亦洁,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我是国务院“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后更名为“中国商务部”)官员。我是吉林省长春市人,1977年毕业于吉林大学。大学毕业后,我先后在国务院“对外经济联络部”、“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工作。八十年代中期,我被派驻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长期工作,任经济二秘。回国后,先后任部办公厅副处长、处长等职。

我于1994年底修炼法轮功,事业顺利,还有一个温馨和谐的家庭和一双品学兼优的儿女,但这一切都被中共的一场残酷迫害所断送。

从1999年7月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起至——2000年4月,在整整8个月的时间里,我遭到了“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领导的高压,责令我必须放弃信仰,停止修炼,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并裹挟我的丈夫对我劝诫、施压。我不断的向他们陈述法轮大法的真善忍和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的大量事实例证;陈述信仰自由,同时表示,我决不放弃信仰将继续修炼。他们劝诫、警告、施压,以前途、名誉地位、撤职等要挟了整整八个月。我顶住所有压力,也失去一切。八个月后,我被撤销办公厅党支部书记、开除党籍;撤销处长职务,行政降级,工资减至最低职员工资;并开除公务员,调离部机关下放到企业单位。

2000年4月,我离开部机关到部“国际经济贸易研究院”上班,但我没有任何工作,只是接受监控。每天打水扫地取报纸。七年来,我先后被警方七次抓捕关押,被迫流离失所山东、广州和流亡海外。我曾被非法关进拘留所、收容所、派出所、学校、洗脑班、劳教所。在遭受迫害七年多的时间里,由于坚定信仰,拒绝洗脑转化,我遭受了各种非人的虐待、折磨、毒打。我曾被关进铁笼子,被残暴灌食,四肢被捆绑在床上强行注射不明药物。我因一直坚持信仰,拒绝转化,在中国610首恶李岚清授意下,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里因仍旧不放弃信仰,在劳教期将满的时候,他们再一次对我非法加刑10个月。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大法修炼,中共使尽一切残酷手段,想将所有正信者置于死地。在劳教所,我依旧拒绝“转化”,坚持自己的信仰,为此而遭到各种精神和肉体的摧残、折磨。我被常年封闭关押并被几次关进小黑屋昼夜逼迫洗脑转化,第一次,连续18个昼夜不许睡觉;第二次,恶警、犹大、妓女共九人,轮流使尽各种折磨,逼迫我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认罪认错书),我腰腿身心受到重创,连续站立了四十二个昼夜,但是,我宁死不从,决不放弃信仰。

不久,恶警又指使三个吸毒妓女和一个刑事犯,对我再下最后通牒,威逼我当场写下“悔过书”或“认罪认错书”,但我依旧拒绝给他们写任何东西,我被四个人踢打得遍体鳞伤,“写不写?”的喝问声不绝于耳。那一次,我被打得昏倒,被邪恶封闭起来养伤17天。

两年零四个月的残酷折磨,我靠对师对法理的正信正念,靠大善大忍,顽强的走过无数非人的磨难。与人隔绝的封闭关押,常年饥渴的虐待,常年限制大小便的折磨,常年“熬鹰”的苦刑,无数次的毒打和精神摧残,使我腰腿受伤,双眼几乎失明,语言迟钝,黑发变白,颜面全非。但是,我宁死也绝不屈服于中共的这种毫无人性的、无视生命、无视人权、无视法律的暴行。

七年多,无数次的迫写、拷打、残酷折磨如果不是师父的呵护和承受,我无法走过漫长的至今流亡海外、前后九年的迫害。

如果共产党记录当年的国民党在重庆的白公馆渣滓洞酷刑施暴共产党人是真实的话,那么共产党比国民党、比希特勒不知要登峰造极凶残多少倍。

从劳教所出来以后,我一直遭受单位和居家两处的监控。单位领导说:“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没有转化思想。”我上班,楼下保安强行跟上班车。单位和居家两处电话被监听。我时常被秘密跟踪,特别在敏感日期,我被不离左右强行跟踪。保安在单位楼道里放一张办公桌八小时对我监控。我不能擅自离京,休假或探亲必须打报告层层报批或被无理取消休假。我被剥夺奖金、医疗费和普调工资。2005年3月两会期间,北京市公安局俩人非法撬开我的办公桌,进行非法搜查。

七年迫害,身心俱损,家无宁日,亲人饱受牵连。为了能有一个起码的、正常的生活,我迫不得已根据国家规定,申请提前退休,但是遭到上面邪恶的拒绝,他们毫不掩饰地说:“你没有转化思想,你呆在家里我们更不放心,你必须上班。”他们三番五次地到我家来催逼我去上班,并停发了我仅有的一点工资来胁迫我。

2006年9月,我离家出走,独行万里、历尽艰险来到泰国。一个月以后、2006年10月17日,薄熙来以《中国商务部》正式行文,以“死不悔改,内外造成巨大影响”等等借口宣布将我开除工职。

在泰国,我得到了联合国难民机构的政治庇护。之后,在国际救援机构、美国政府及亲友多方救援下,二零零七年十月,我被美国政府接纳安置离泰赴美。今天,我欣慰,能够面对国际社会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反人性,反人类的邪恶、残忍和独裁暴政。把中共的所行罪恶印证和公诸于全世界。我以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发生在中国大陆震惊人类、空前绝后、至今仍在发生着的残酷杀戮。

二、被7次非法抓捕的经历

1,1999年7月21日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军警暴力抓捕关进北京体育场,当晚被转入郊区某拘留所关押,第二天被转入市公安分局,再被转入家居所在地派出所关押,第三天后被单位接回。

2,2000年5月12日只身到中央办公厅信访办上访,刚说上访法轮功问题,就马上被守在那里的军警抓捕,送进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区拘留所,期间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大法学员梅玉兰被灌食当场致死,我便于5月25日被放出来。

3,2000年6月22日我与同修8人到天安门上访,被军警暴力抓捕,送进最残忍的专门关押大案、要案犯的北京市公安局13处。在这里我绝食抗议迫害,被捆绑起来2次残酷灌食,被捆绑四肢注射了不明针剂。我拒不报姓名,绝食抗议到第9天时,被放出来。

4,2000年7月21日,只因这一天是敏感日,我便无端的被当地派出所警察从家中抓走,关进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当晚被押送到一所学校的空房里,由警察和20多人昼夜看管我和另两个法轮功学员,第4天才被放出来。

5,2001年1月3日,早晨刚上班,便被早已守在那里的北京市安全局的便衣绑架、迅速塞进汽车,强行拉到中央国家机关党工委办在新安劳教所的洗脑班。我因拒绝转化从第一天起便被单独关押,每天多人围攻洗脑。我绝食抗议强迫洗脑、非法关押,陈述信仰无罪,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表示不放弃修炼。绝食第9天我被送进医院,他们说“肾衰竭”给我输液。我在被子里拔掉针头,放掉所有的药液,以死抗议洗脑迫害。国家机关工委610规定,不“转化”不放人,留在劳教所转入下一个洗脑班,再不“转化”就直接劳教。但我的以死抗争和家人的探访,使他们暂时放了我。我到长春老家过春节,警察跟踪而至,找上家门要监控我并收取4500元的监控费。原因是我没有“转化”,没有放弃信仰。我避免牵累长春家人,但又不能回北京。我避开监控,离家出走,南下山东、广州。

6,2001年3月15日在广州,我和另一同修上街购物,走在大马路上,被突然出现的便衣警察凶狠绑架。我在广州天平架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半月,这期间我被查出了真实身份,广州警方赶紧结案,把我非法强行送进“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强迫洗脑。

7,2001年大约5月10日左右,北京市公安局3人,在广州“法制教育学校”公然把我劫持,乘飞机押回北京,被关进北京市炮局拘留所。在这里我又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他们整整逼迫我一个月,使用卑鄙的手段要挟我转化,最后他们摊牌说:“你必须转化,不转化就劳教你了。”我抗议他们目无国法,知法犯法,信仰无罪!一个月后——2001年6月在李岚清的授意下,我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后又加刑10个月。

以下,是我7年遭受中共迫害被施以各种折磨的真实记录,是一个法轮大法学员对中共暴政、人类邪恶的悲惨控诉。

三、遭受各种折磨的真实记录

(一)各种精神折磨:

1、不许我与家人通信。2年零4个月中,在我的一再要求下,仅给我的丈夫和孩子发了3封信。
2、不许我与家人见面,两年多,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仅见了几次面。
3、不许我与家人通电话,2年零4个月仅通过两次电话。
4、强迫在昏睡中对话,说错话后,被叫醒,污蔑说“你已被控制,已经精神错乱了,再不转化你就疯了”。
5、两年多被单独关押,脱离群体,失去语言环境。偶尔放出来也左右不离监控,不许我和任何人说话,也不许任何人和我说话,
6、没有任何读书写字的权利。只强迫读、看他们污蔑大法的宣传品、录像带。逼迫写污蔑大法的心得体会,不读不写,就会遭到杀人不见血,打人不留外伤,生不如死的各种折磨。
7、不许参加任何群体活甚至早操、吃饭都不许。单独关押,远离群体,以孤独歧视来消耗意志。
8、撕毁衣物、被子野蛮搜查,掠走人民币和所有衣物用品。
9、拿前途事业要挟我丈夫与我离婚,离间夫妻关系、子女关系。
10、造谣我丈夫有外遇,家已名存实亡,迫使我精神崩溃而转化。
11、以我将牵连影响丈夫和孩子的前途、事业要挟“转化”,放弃信仰。
12、以送大西北流放,与世隔绝,恐吓“转化”
13、24小时车轮战,昼夜洗脑,逼迫“转化”,不许睡觉和有片刻休息,
14、熄灯后又把全大队130人叫醒起床、面对我整夜罚站、对我进行围攻、指责精神施压,胁迫我“转化”
15、往脸上身上写脏话、挂纸条骂大法,进行精神折磨使其崩溃
16、逼迫整日端坐,目不斜视,纹丝不动,稍有疲惫困顿,便被污以被法轮功“附体”和被“精神控制”。
17、长期不许洗澡、洗衣服。
18、不许采购任何食品
19、上厕所不许拿手纸
20、在调遣处逼迫跪着打饭、走路低头抱手、跺脚走路。
21、我在有监视器和监听器的房子里被常年关禁闭,由3、4个妓女、吸毒
犯昼夜24小时寸步不离左右监控,精神和身体受到极大摧残。
22、以我不“转化”、抗拒改造和反“转化”为罪名,加刑10个月劳教期。
23、我丈夫和长春家人受株连遭到迫害。
24、侮辱性的强迫脱光衣服搜身。
25、找妓女辱骂最下流的话,骂我不“转化”,骂师骂法。

(二)各种肉体折磨:

1、在北京市公安局13处被残暴灌食
2、无数次毒打逼迫转化
3、开飞机
4、被绑上手脚注射不明针剂
5、被逼迫吃不明药物
5、长时间背铐
7、罚做蹲起
8、被恶警在医院群殴强迫体检
9、逼迫笔直的长时间坐板、坐小板凳,背监规
10、雪夜逼迫跑步。在昼夜不睡和饥饿状态下强迫长跑
11、因不转化,常年饥饿、每顿只发给一个小窝头,几片咸菜
12、常常2、3天不许喝水,常年只给少许水,厕所水管的水也不许喝
13、常年限时和无限的拖延上厕所的时间,一憋半天、一天、甚至几天不许大小便,想去厕所便以转化为条件
14、几乎整个劳教期中每天只许睡2、3个小时,在集训队后期最多准许睡4个多小时
15、抽嘴巴逼迫写四书
16、用苍蝇拍抽眼睛
17、用鞋底打脑袋
18、两个犹大用脚踩住我的左右膝盖,第三个人抓住肩头快速向下压、折叠人,这一酷刑使腰膝受伤
19、从后背向上反拉双臂,使筋骨扭向和脱臼,剧痛难忍
20、跪卷人:双膝跪地,头抵在两膝中间的地上
21、烈日下,逼迫长时间双手抱在头后、再把头和两臂埋进两腿之间,十几分钟便会大汗淋漓,膝盖晒出泡
22、长期昼夜罚站
23、拽头发毒打,用拳头击打太阳穴
24、烈日下曝晒,以搞军训为由残酷折磨人
25、以转化为条件,几天不许小便,被憋失禁后,被推倒在尿液里转动身体,当拖布擦地
26、头朝下全身倒控
27、以拔军姿状态罚站
28、200多斤的大胖子,坐在肚子上摇动,叫“坐人肉椅”
29、寒冬往头上身上泼冷水
30、用健美操棒打人。
31、寒冬深夜逼迫转化,稍一打盹揪住衣领灌冷水、困乏摔倒后又往身下一盆盆泼冷水,衣裤透濕,浑身寒颤,恶警不许换衣服,直到体温把湿淋淋的衣裤温干
32、方寸之地罚站,不许挪动脚步和出圈
33、被几个犹大和妓女围攻,扼住头部、固定身体、按住手迫写“转化书”,用擦地布塞嘴不许出声呼救
34、私设牢房,第一次连续18个昼夜坐小板凳不许睡觉。第二次连续42个昼夜站立不许睡觉并昼夜折磨
35、因不转化逼我一人做苦力:掏垃圾、刷厕所、挖树坑、刨地、搬重物、打扫卫生。此外还要强迫织手套、毛衣、帽子、围巾、盘垫,包筷子、粘拖鞋、做手工
36、强迫立板睡,一颠一倒人贴人,挤到插不进小棍才罢休
37、一次逼迫洗上百件衣服,包括患疥疮病人的衣裤
38、严冬深夜拉到室外冷冻逼迫“转化”
39、夏天恶警故意打开天窗放进无数蚊虫整夜叮咬,目不忍睹
40、半夜蒙被毒打,喝令写三书,并残忍的专踢下身胁迫
41、故意让正在发病期的乙肝、丙肝传染病妓女当我的看守(包夹)
42、恶警指使4个妓女轮流毒打逼迫转化,被打休克后,被秘密囚禁17天养伤
43、被北京市安全局突然暴力绑架,送郊区劳教所封闭洗脑,遭窒息
44、因毒打致伤和长期饥、渴、不许睡觉等折磨、长时间超负荷用眼劳动等,造成双目视物不清,有一段时间几乎失明,对面不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3/185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