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面子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三十日】前些时候,我身边的同修甲对同修乙说,想租我家房子住。因为我家里空房间多,用不了,所以租了几间给常人。但是我自己有一个小资料点,同修甲自己也有一个小资料点,现在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要是我们两资料点再搬到一起,我觉的从安全上来讲不合适。而且同修有自己的正常的收入,完全可以解决吃住问题。我向内找自己对甲有情,然后发正念清除执著,之后同修甲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了。

这两天,同修甲又告诉同修乙,说他打算租我家房子住,态度非常坚决,意思是既然可以租给常人,当然就更应该租给同修。因为我俩都非常忙,所以没有空见面,以上的话都是同修乙转达的。我非常为难,按理说同修甲曾经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给过我非常大的帮助,我实在无法拒绝他。我心里也非常疑惑,上次不是已经找到自己的问题了吗?怎么同样的问题又出现了?带着不解的想法,我没有向内找,满脑子都是想的如何拒绝他而又不伤和气,想的全是人的办法。

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师父在讲法,我在最后一排,记的师父就说了一句话“这是最方便的一法门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炼,修的最快最捷径了,直指人心。”然后就醒了,刚到发正念时间,发完正念,我想起了梦中的话。这不是《转法轮》中的一句原话吗?我明白是师父在提醒我,不是向内找,不管用了,而是上次只找到部份执著,所以问题又出现了。这件事情还是针对我的执著来的。

我发现自己还有很强的面子心没有放。这两天,同修见面也提醒我,说要放下情面。我出去溜达,连常人都追着给我讲,“他做生意磨不开面子而带来的麻烦。”我当时听着这些话,嘴里附和着“是得放下面子呀”,但心里想的是“磨开面子说话会得罪人的,我可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别人。”

这种面子思想在修炼中表现的也比较严重,因为我从小就被父母教育做“好好先生”,这和他们长期被邪党运动整怕了有关。中共这个社会非常畸形,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非常的尖锐和微妙。为了怕自己言行不慎而被整,怕自己言行不慎而被同事向领导打小报告,养成了“老好先生”的习惯。这种不好的东西也带到修炼中来了。为此我也没有少吃亏,但用“修大法了,要放下对利益的执著”,用这种想法来掩盖了自己真正的执著。

现在常人道德下滑的厉害,常人占了便宜还在背地里嘲笑我,认为炼了法轮功变的“傻”了,虽然嘴里说“你们都是好人”,但心里却有嘲讽的意思,并没有让常人真正的生出对大法的敬意。而且因为自己“好说话,不愿得罪人,说话经常性的绕来绕去,是个好好先生”,我家的亲戚对我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师父说过大法是有威严的,大法弟子在世间就是应该证实大法,为什么被人看低呢?就是自己把大法的标准换成了自己“当好人”的标准。

我觉的这个问题非常的严重,我身边的也有部份同修有这种情况。比如说,同修有问题不愿意当面指出,或者当面说的时候也是绕着弯子说,听了半天,也听不明白,但是背后却直接说别人问题。或者两个同修之间有了矛盾,双方不主动协商解决,找第三方同修来协调。协调人除了协调事之外,还要协调同修之间的关系。或者被指出了问题,不是想到“这是一个向内找,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反而想到“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看法了,他还有什么什么问题呢,还来说我等等”直接影响到自己的提高和同修之间的和谐。说白了都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私心。

这种心态在常人中表现的更是厉害,见面说人好,背后就整人,非常的变异。这些都不是传统文化中的东西,是邪党来了之后的党文化产物。我个人觉的大陆特务多也有这方面原因,有坏思想才容易被旧势力邪恶操纵利用,可能在其它正常社会,旧势力想找点特务还不那么容易吧!大法弟子虽然不被其带动,但应该做到心里有数。大陆环境不好,但大法弟子是有师父在管,也没有什么可害怕的。现在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们同时向内找,做好三件事,也就能解体迫害

以上是个人体会,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