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擦干七旬老父的眼泪?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2008年7月4日早晨,河北省石家庄市高级技工学校的办公室主任闫朝辉与保卫处负责人高勇敲开了本校职工杨淼家的门。当时家中只有杨淼的父亲一人,紧跟着6、7个高营派出所的警察一拥而入,不由分说开始抄家。杨淼的父亲正着急女儿一夜未归,看到这架式,杨淼的父亲立刻明白女儿又出事了。

杨淼,今年33岁,是河北省石家庄市高级技工学校的职工,家住学校家属院,与学校一墙之隔,父亲是该校的退休教师。杨淼在不到18岁那年,亲眼看着母亲被汽车撞死,肇事司机逃之夭夭。她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母亲死后的2、3个月里,天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哭,性情变得偏执、易怒,时间的流逝似乎也抹不去她心中的阴影。

从92年起传出的法轮大法很快在全国洪传,受益的人数不胜数,杨淼很幸运的成为了其中的一员。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中用浅白的语言阐明了造成人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杨淼从中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不再极端对待母亲的死,用更积极乐观的心态面对人生,恢复了自己真诚、热情的性格,用从大法中修出的善良、包容对待所有的人,工作尽职尽责、任劳任怨,在单位与邻里之间人缘极好。

然而99年风云突变,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对法轮功的镇压。诬蔑诽谤铺天盖地,抓人、打人不讲法律。全国上下仿佛又回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中。

杨淼由于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历尽了重重魔难:被逼交出工作、被抓、被打、被劳教,甚至被酷刑折磨。2002年杨淼为避免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一个夜晚,在她租住的房子里,杨淼刚睡下。一伙儿不明身份的警察突然闯入,将杨淼从被窝中拎出来,用黑色塑料袋套住她的头,塞进汽车。密不透气的塑料袋几乎令杨淼窒息,死亡的恐惧一次次吞噬着她的心。不知到了什么地方,警察把杨淼从车中拖出来,没头没脸一顿毒打,再把她双脚离地用手铐吊起来。杨淼全身的重量都坠在手铐上,手铐卡进肉里,时间一长,肉向外翻,鲜血直流。杨淼的手臂几近残废,不能抬起,不能用力,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炼功才恢复。从2000年到2004年,杨淼先后被非法劳教两次,一次二年,一次三年。其间为逼她放弃信仰,杨淼受到了24小时不让睡觉等非人虐待。

在杨淼被无辜迫害同时,杨淼的亲人承受了巨大压力。杨淼的父亲半身不遂,左手臂伸不直,使不上劲儿,杨淼的哥哥在外地工作,杨淼一直与父亲生活在一起。杨淼被劳教后,父亲只能自己买菜做饭,照顾自己。

2004年杨淼从劳教所回来,父女团聚,家终于象个家了。让人想不到的是,今年7月3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前一个月,闫朝辉与高勇将刚放假的杨淼叫到学校,杨淼一去不归。第二天,闫朝辉与高勇又带着警察上门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等很多物品,连个清单都没给家属。没两天杨淼的父亲被通知杨淼被劳教一年半!杨淼家的情况,从单位到家属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的杨淼的同事还曾是杨淼父亲的学生,可是杨淼还是被接二连三地无辜迫害。7旬的老父亲还有多大的承受力来承受再一次的煎熬?!这就是共产党一再灌输给老百姓的“和谐”。

此次给杨淼强加的罪名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这种说法是根本站不住脚的。首先,说法轮功是×教从现行的中国法律中找不到任何依据,而民政部的通告与《人民日报》的社论更不具有法律效力。其次,杨淼放假一人在家,如何谈得上利用什么组织呢?而对于“破坏法律实施”这一点,相信抓走杨淼的警察也解释不了杨淼破坏了国家的哪条法律实施。至于说杨淼劝周围人退党,就如同要地震了,有人还在屋中酣睡,能不把他喊醒快逃命吗?

在如今危机重重的中国社会,当我们抱怨社会腐败道德普遍下滑时,当我们惊愕于假货、暴力、色情充斥于世时,当我们渴望人与人之间能有更多关爱与坦诚时,我们有没有问问自己,面对善良被打压、黑白被颠倒,我们又是如何想,如何做的呢?是推波助澜、落井下石?是冷漠旁观、麻木自保?还是心怀同情,伸出援手?其实呵护善良正是呵护我们自己!

现在杨淼的父亲生活异常艰难,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说不“转化”不让见面,也不知女儿在里面受着什么样的折磨,一提起女儿便泪水涟涟,止也止不住。呼吁所有有能力的人伸出援手营救被非法关押的杨淼!呼吁所有善良人士善待您身边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4/185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