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可是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永远永远不能忘记。脑子里经常浮现出当时的情景,想想自己这十几年走过的修炼路,每前進一步,都是在师父呵护下、点化下度过的。

一个炎热的夏天,气温高过38°以上,几个星期都如此。由于同修牵连我被关進了看守所。那里十几个平方米的房间里住了二十几个人,吃喝拉撒住全在里边,加上两只约200度的大灯泡二十四个小时都开着,又臭又热,那真是人间地狱。

三十几天提审了八次,可是从我嘴里什么也得不到,一个字都记不下来,因他们想要听的,而我不讲,我讲的他们又不敢记。我记住师父讲的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恶警对我没办法。我对他们讲,到现在你们还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我叫他们去看《转法轮》,提审变成了我们在讨论《转法轮》中的事情。他们问了许多问题,我就自己悟到的谈个人体会、看法,这两个“提审官”态度上都有较大转变。在十几个人车轮战式的提审中,我就揭露邪恶谎言。我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骗人的。我清楚记得,有次提审到深夜二、三点钟,在看守所里久久不能入睡,我就双手合十,发了一个愿:“师父,我不能出卖大法,不能出卖师父,不能出卖同修。”当天夜里,做梦,用铅笔在答考卷。又在睡梦里,看到满天都是白花、粉红花,象放烟火一样,漂亮极了,这是师父给我的鼓励。当时我的思想很纯,只有一念,维护这个法,生死、家庭全在脑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在看守所里,我公开证实法,教那些犯人背师父的《洪吟》,教他们打坐,竟然跟我关在一起的犯人全部都能双盘,而且盘的时间很长。这些人都不是大法弟子。有一次一个犯人做了个梦,说梦中看到看守所里水池中有一条很大的金鱼。我对他讲,你要珍惜我们今天在特殊情况下的相遇。这个人是含冤入狱的,在看守所他就炼功了。过两天他又做了个梦,说我坐着飞船带他上了天,师父和同修接待了我们。我悟到,在修炼的路上,遇到的一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这不是这里也要有人来证实大法吗!也有人等着得法吗!还不只一个。另外一个犯人说,晚上一闭上眼,就看到我飘在他眼前。我说,你是有缘人,这是师父点化你,叫你跟我学法炼功。他是卖光盘被抓的,这个人在看守所就炼功了。

在看守所,我当着二十几个人的面,公开证实法,没有一个人出卖我。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安排的,其实那些“提审官”,他们也是人,也有明白的那一面,在最后定案提审时,他们提醒我,要记了,意思叫我讲话留分寸,我说我怎么讲,你就怎么记。我就讲了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有多种疾病,炼功炼好了,法轮功救了我的命,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如果一个医生给你治好了病,你反而讲这个医生不好,我是绝对做不到的,我的为人就是这样。我还告诉他们,将来会有更多人炼法轮功。

后来听说,他们叫我请律师,一打听,可能要判,即使劳教也用不着请律师,我根本没放在心上,随便好了。我说我進来,没有想过出去,用不着请律师,我自己辩。就在这当口上,第3个犯人做了个梦,说我变成一个蝴蝶从玻璃中飞出去了。这都是师父在帮我、鼓励我。当我这一切都放下的时候,真的放下生死了,师父讲过“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澳大利亚法会讲法》)。这天晚上,舒舒服服睡了个好觉。第2天清早,天目看到一个约0.7×0.5平方米的长方台上,放着一个约5×4寸的橘黄色的本子,上面清清楚楚有三个黑色的大字“毕业证”,同时看到看守所的门上有五朵红花。这时我的心情无法用人间的词汇来描述了。这天“提审官”不是来提审,而是来放人了。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所谓“交待的好”的同修,有非法判2年的……什么都有。

回家后,觉得关过的不错,可是我打坐时天目看到在白色的毛巾上,却有污点。我回忆着自己哪些方面做的不在法上。在里边我很注意不随便签字。听别人讲,放你时,那个字可以签的,我就签了个字。回家仔细一看,上面写着,破坏社会治安,关多少天。这不是污点吗?还有其它做的不够的等等。

在修炼的路上,我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超常,我用尽人间所有语言也无法形容。我从内心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没有大法,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为法而在,为法而存。大法创造了一切,我要用我的全力,用我的一切,来证实大法,救度更多的众生、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