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公安局长黄潍连罪恶累累(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潍坊是中共迫害法轮功非常严重的地区之一。九年来,全市仅在明慧网公开曝光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就达九十四人;被非法判刑大法弟子一百名左右;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一千名左右;被非法关进洗脑班、被剥夺工作、被抄家、被罚款、流离失所的更是不计其数。

潍坊市许多邪党人员成了中共邪党迫害大法的马前卒、牺牲品。这其中死心塌地为恶党效力的邪恶之徒,现任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的黄潍连就是其中的一个。他在担任坊子区委书记期间,纵容坊子区公安局王全峰等恶徒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对发生于坊子区的迫害致死案例及迫害行动负有主要责任。零三年任分管司法的副市长、尤其是零五年兼任市公安局长后,直接指挥对大法弟子的绑架,并肆意决定非法劳教大法弟子,是潍坊市迫害法轮功的最主要责任者之一。他因迫害法轮功罪恶累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分别于零四年五月一日、零六年八月十三日、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发出三次公告对其通缉,他也是首批被“追查国际”发出追查通告的中共官员之一。

一、政治投机的小人

黄潍连,一九五零年十二月出生,山东威海人。早在八九年“六四”中共邪党开枪镇压学生时,黄潍连是市里的一个科级干部,他嫌自己的官小,做梦都想向上爬。“六四”当日凌晨,当他听到“美国之音”播报中共恶党军队已开枪镇压学生时,为了捞取政治“稻草”,连夜向上汇报。急功近利的潍坊市委头子闻讯后立即把常委们从睡梦中叫起来,紧急召开常委会,公开表态支持中共的血腥镇压。于是,潍坊成为全国第一个公开表态支持镇压的地级市,这是当时因开枪镇压无辜青年学生而遭到世人谴责和唾弃的中共最喜欢看到的。市里的头头们由此得到了上头的赏识,黄潍连也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市里头头的“赏赐”,不久便由一名科级干部直接蹿上了昌乐县委副书记的位子。

政治投机攫取的利益使黄潍连喜不自禁,脑子里绷紧了“政治”弦,随时都想表现自己“党性强、觉悟高”,再捞一把向上爬的资本。十年后,到了一九九九年,恶首江泽民在大法弟子“四二五”上访后,出于一己之私,利用恶党,蠢蠢欲动地要迫害法轮功。就在其磨刀霍霍之际,此时已是坊子区委书记的黄潍连又嗅到了血腥味,认为这正是表现自己“政治觉悟高”、攫取官场利益的好机会。于是,他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就象赌徒押注一样擅自指使坊子区下属单位(科协)的一个刊物,从六月份开始,连续登载了十七篇恶毒攻击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文章,这当时在全国尚属罕见。潍坊大法弟子为此多次到坊子区委、区府、科协、信访局,澄清事实,说明真相,但黄潍连等人根本不予理睬,对大法弟子粗暴对待,甚至非法扣押。在这种情况下,为维护大法,同时也是维护法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坊子区及潍坊城区的大法弟子自发地决定向更高一级政府--潍坊市政府信访办和平上访,反映情况。

七月十四日早晨,潍坊城区、坊子区等地的大法弟子首先到达潍坊市信访办(信访办位于市府大楼旁边一座独立的建筑),潍坊郊区、周边地区学员听说后互相转告,也陆续赶来。到下午,已聚集了大法弟子六千名左右(后到的大法弟子,许多被公安拦截,数字已无法统计)。当时市里主持工作的副书记王立福(分管政法)又惊又怕,一晚上竟休克了好几次(该恶徒在“七二零”后对大法弟子实施了疯狂的迫害,结果于零二年春遭恶报死于肺癌)。……经过大法弟子自发选出的代表们一次次和潍坊市委、市政府谈判,二十多个小时之后,于七月十五日凌晨,终于得到了市政府书面答复(盖有公章的正式公文),内容包括:不在公开发行的报刊上攻击法轮功;准许法轮功学员在公共场所炼功;准许法轮功资料在内部发行;不对上访学员打击报复。

此时,虽然距江××发动的“七二零”全面迫害仅有五天,但这次黄潍连“拍马屁”却拍在了马腰上——从上到下大都对他不满。更高层的邪恶认为此事干扰了其镇压法轮功的整体部署,并说处理意见是“输给了法轮功”,从而狠批了潍坊市的头头。而潍坊市的上上下下,很多人都骂黄潍连是“投机钻营的小人”、“没事找事”。有些头头脑脑鄙视地说“想向上爬也不能这么急呀”;“为了自己往上爬,给这么多的人找麻烦”……当时的黄潍连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然而,他并不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更加敌视“真、善、忍”大法。

二、在坊子区欠下累累血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伙同中共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功迫害。曾因诱发“七一四”事件遭众怒而灰头土脸的黄潍连,此时又邪气高涨地嚣张了起来。投机钻营的本性及对“真、善、忍”的惧怕与仇恨,使他对江魔头迫害法轮功的种种邪恶指示如获至宝,在实际中更是变本加厉地“发扬光大”。他积极指令各单位、派出所、乡镇、居委会对善良的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抄家、绑架、敲诈勒索,非法关押、拘留,甚至劳教、判刑。对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实施毒打、野蛮灌食、吊铐、电棍电、太阳晒、三九天室外冻、不让睡觉等手段进行折磨摧残,其行径令人发指。

镇压一开始,黄潍连除了面上的部署之外,唆使恶人将坊子区各乡镇辅导站负责人非法绑架关押到坊子区长城宾馆,强制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的媒体宣传,进行精神洗脑,同时对大法弟子进行财产掠夺。指使以恶人王全峰为首的所谓的“工作组”到各乡镇、单位检查督导迫害。王全峰,时任国安大队大队长,是黄在坊子培植的迫害法轮功打手、拐棍。该恶三十余岁,五短身材,具有与黄潍连一样的“凶狠、狡诈、贪婪,一心想往上爬”特性,故很被黄看重,他指使王全峰在公安局专门负责镇压迫害法轮功。黄还恬不知耻地把自己昧着良心当小人、升官晋爵的经验露骨地传授给王某,说:“王全峰,你想往上爬就得狠打法轮功。”赤裸裸地暴露了黄潍连心底的龌龊。王全峰本来就是个出了名的坏种,做梦都想升官发财,经其主子黄潍连的这一点拨,更是有恃无恐、不择手段地残害良善。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坊子区穆村镇张素珍(女)、王秀玉(女)、赵文明等等十二名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押回后,王全峰伙同该镇党委副书记李力等恶徒多次暴打、电击她(他)们。它们电击大法弟子的脖子、后背,还将电棍插进嘴里电舌头,还多次电击年轻女大法弟子大腿内侧、阴部,甚至用电棍直捅阴部。王全峰在迫害张素珍时,无耻下流地将她的裤子扒掉,猛打她的腰部、臀部,将碗口粗的木棍都打断了。直到将张素珍打昏才罢休。恶除了用电棍电赵文明的全身,还用烟头烧、刀子插、螺丝刀子捅赵文明的脖子,致使其多处受伤,血流不止。恶徒怕出人命,遂将其送到镇医院抢救。其惨状令医院的护士都目不忍睹。晚上,王全峰这些暴徒们把大法弟子头上套上麻袋,关上灯毒打。更邪恶的是,恶徒们对女大法弟子肆无忌惮地大耍流氓,有的女大法弟子阴部被这些禽兽不如的恶棍撕烂。

在黄潍连任职坊子区委书记期间,有四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黄潍连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二零零一年四月三日晚,大法弟子王爱娟(女,四十三岁,潍坊市棉纺厂职工)与另两位大法弟子在清池镇发真相材料被坊子公安分局恶警抓住,两天后被非法送往坊子看守所。三位大法弟子抵制迫害,绝食抗议。四月七日凶犯王全峰、李金升指使手下把三人绑在铁椅子上,约四、五十人暴徒围着她们进行侮辱、折磨、灌食。她们五天未吃饭每人被暴徒灌了一公斤盐。四月八日王爱娟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吴敬霞(女,二十九岁,坊子区凤凰街办葛家村人),二零零二年一月六日因发放法轮大法真相材料被恶人抓住,一月十八日被坊子区公安分局强行关入“潍坊洗脑班”,一月十九日下午五点被迫害致死,二十日才通知家人。吴敬霞的遗体遍体鳞伤,前胸被恶人用电棍电的有四、五个深坑,腰和腿被打成黑色的,其中一条腿的大胯被打断,满脸是血,看不清面容。另外两名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是沟西镇老年大法弟子王益新,于二零零零年夏天被迫害致死;穆村大法弟子孟庆锡,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穆村镇司法所被迫害致死。

在肉体上残害的同时,黄潍连还实打实地落实江魔头“经济上截断”的邪恶指示。该区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恶徒敲诈过财物。被勒索罚款的少则几百、几千,多的高达七八千元,甚至几万元。在黄的怂恿下,恶人们随心所欲地肆意敲诈大法弟子。有的恶人找妓女的费用让大法弟子报销。

大法弟子孙承禄(男,六十二岁,潍坊电业局退休职工,家住牟村镇前北流村)在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和十月份遭非法关押、毒打、勒索一万三千多元,被逼坐铁椅子,有时铐在窗棱上,有时铐在门上,强行搜身,有一次被牟村镇恶徒王乐泉搜去二百多元现金直接装进自己的腰包。恶人还让孙承禄与他们一起去饭店订饭菜,然后把帐记在孙承禄的身上。有的时候恶徒们找妓女的花销,也叫孙承禄给他们报销,真是无耻至极。零一年底,坊子区原法轮功辅导站站长杜济群被绑架到潍坊洗脑班,王全峰与另一恶警赵成林从杜的家人手中一次就勒索现金一万元,却不放人,二犯私吞。零二年七月在黄潍连的指示下,以莫须有的“泄露国家机密罪”、“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杜继群在狱中胃出血长达一年时间。杜继群的丈夫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与她离婚,正在上学的女儿承受了同龄孩子难以承受的痛苦。

三、用阴毒手段,有计划地抓捕迫害全市大法弟子

零三年初,黄潍连爬上了副市长位子,分管公安、司法等。零五年一月,因其追随江魔头及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表现“积极”,满足了恶党的邪性要求,黄潍连又兼任潍坊市公安局局长。这个职位更使黄潍连的阴毒凶残赤裸裸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前几年潍坊公安局在迫害大法弟子方面也是扮演了很邪恶的角色,犯下了很大的罪恶。但是,本性阴毒狡诈的黄潍连上任后,其邪恶程度比前任有过之而无不及。出于急功近利向上爬的野心及骨子里对法轮大法的仇恨,几年来,黄某把主要的精力及警力都放在了迫害法轮功上,使潍坊市对法轮功的迫害变得更是有预谋、有计划、按步骤地实施。

零五年三月,就在黄潍连刚上任两个月左右,在他的主谋策划下,全市对大法弟子进行了一次全面的调查摸底,重新登记核实,纳入黑名单的监控管理;为进一步加强对大法弟子的监控、跟踪,在城区健康街、北宫街等主要路段安装了监控和卫星定位系统;商品城、科技市场安装电子眼,设岗检查货物;对城区的出租房、网吧进行全面登记、检查;为截获《九评共产党》及大法真相资料,以创建卫生城为幌子,由公安、国安、交警、城管等联合行动,长期在各街道、路口查车、堵截,查出租车后备箱所装物品;各单位、街道被要求雇佣闲散人员成立巡逻队暗中查访。一位基层民警诉苦:“对法轮功又紧了,累死我们了……”

在摸了底的基础上,黄潍连等恶徒便迫不及待地伸出了魔爪,于三月份开始在全市有计划、分区域地对大法弟子集中大搜捕。先安丘、诸城,后青州、昌邑、寿光等地。仅三月十五、十六两天,安丘市就绑架大法弟子二十一人,其中十四人劳教、俩人判刑。昌邑市五月十九日在丈岭镇一天就抓捕大法弟子十一人。至五月底全市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达八十余人。而类似这样的集中绑架大法弟子几年来在潍坊尚属首次(除“七二零”大抓捕外)。

黄潍连等人的邪恶表演,随即得到其主子的奖赏与鼓励。五月下旬,山东省610在潍坊昌乐县召开了全省各县市区610会议,推广潍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经验,进一步密谋部署迫害。这邪恶的迫害起到了很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各县市区纷纷加重了迫害。

零六年,潍坊至少有二百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多人被非法劳教、判刑。零六年十月十九日大法弟子刘生柱、马友娟、王洪花等二十多人被同时绑架。马友娟的家人为了亲人能早日出来,先后被恶人榨取人民币二万六千余元,但马友娟仍未放出来。零七年四月四日,马友娟六十岁的老父亲马义庆从临朐老家来到潍坊公安局国保大队,要求释放女儿、退还被敲诈的两万六千多元钱财。潍坊公安局国保支队的王伟、陈向阳等恶警,就在黄潍连的眼皮底下,肆无忌惮地耍流氓,不仅殴打马义庆,还将老人送进拘留所非法拘留,之后,又莫名其妙地将老人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几个月后马友娟被非法判刑。

零七年潍坊“国际风筝会”前夕,邪恶之徒采用非法跟踪、监控等流氓手段摸清了一些大法弟子的行踪,于四月十八日,由黄潍连指挥,市区统一实施犯罪行动,绑架了城区戴宗臻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大法弟子的钱物几乎被抢劫一空,有些高档的衣服也被恶警抢去。有的大法弟子家属去市公安局要亲人、要钱物,恶警不应,家属让他们对抢走的财物开个证明,他们声称“就是不给证明,告也没用,对法轮功不讲法律。”

零七年十月九日,潍坊市公安局、邪教大队、奎文分局和潍城分局等联合行动,出动警车八、九辆,从上午九点多就包围了潍城区向阳路北首偏凉子工业园区的沪式食品加工糕点厂,将前后门都堵住,一个人都不放过的审问。恶警们把保险柜撬开,将准备当日给职工发工资六万多元全部盗走,厂长孙官信及在该厂打工的七、八名大法弟子全被绑架了,还盗走电脑、打印机及全部法轮功书籍和资料若干。两天后,即十月十一日下午,黄潍连在此组织公安统一行动,绑架了李天民(原潍坊市辅导站站长)、娄红梅(李天民之妻)等城区所有开复印部的大法弟子共十一位。

进入零八年以来,黄潍连等恶徒,更是假借“维护奥运稳定”的名义,对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更加疯狂的绑架迫害。坊子区大法弟子宗秀霞于二月二十二日,在去奎文区新华路佳乐家超市购物的途中,善意地向路人讲法轮功真相。上午十一点半左右被恶人绑架到奎文公安分局广文派出所。下午一点左右,它们把宗秀霞带到潍坊市人民医院体检。下午三点左右,在被绑架短短四个多小时内,宗秀霞就被以黄潍连为首的恶警迫害致死。

零八年七月九日,就在距离奥运一个月之际,黄潍连等恶徒又在全市有计划地组织实施了一次大规模的绑架犯罪行动。从当日早上六时开始,十二个县市区同时行动,仅一天全市被绑架大法弟子的案例达一百零一宗、一百二十四人。七月十日上午,诸城大法弟子刘秀梅在自家开的粮油店里卖货,突然遭开发区派出所所长丁波峰等恶警非法抄家、绑架,七月二十七日家属得知刘秀梅被迫害致死。据不完全统计:一月至八月二十四日,潍坊市仅在明慧网公布被绑架的法轮功修炼者就达四百七十四人次,被非法劳教五十七人。

对于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除了电击、殴打、铐“十字架”等酷刑折磨外,黄潍连还指使恶警用静脉注射毒药的阴毒方式进行迫害。在零六年三、四月份发现,潍坊看守所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采用残忍的手段--静脉注射毒药进行迫害。据初步了解,先后至少有王琪彩等四名大法弟子遭受了这种迫害。

四、与良善为敌,鼓励怂恿恶人施暴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内心晦暗、阴毒的黄潍连自然赏识如王全峰之流的邪恶之徒,但这样的坏种毕竟是少数。很多警察都已逐渐地明白真相,深知迫害法轮功是不得人心的犯罪行为,从内心不愿意再去参与迫害。黄潍连对此心知肚明。他为了使迫害能维持并深入下去,就利用人性中追名求利的弱点,采取对迫害法轮功表现最积极卖力的邪恶之徒予以“重赏”、“重用”及“树为典型”等手段,威逼诱惑公安干警由被动应付变为积极主动地与他一起去“趟浑水”、参与迫害。在此仅举两例。

昌邑市公安局610头子陈晓东,三十余岁,在黄潍连的怂恿下,陈晓东迫害法轮功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零五年二月至十二月底,他组织实施绑架大法弟子约一百九十五人次左右,经他手直接送判刑劳教的大法弟子就达八十五人次,居全省县级市之首。零五三月三十日,昌邑市太堡庄镇大法弟子初立文的儿子、大法弟子初庆华,和妹妹一起去潍北监狱看望父亲,被陈安排恶警强行绑架后非法劳教两年半。陈晓东迫害大法弟子手段很残忍。丈岭镇大法弟子刘述连零五五月十九日在家被陈领一帮恶徒绑架时,当场被打断了腿。这个贪婪成性的陈晓东从大法弟子家人身上榨取的钱财连它自己都数不清,一次少则几千多则上万。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披着警皮的无耻之徒,却得到了黄潍连的赏识,先后奖给陈晓东一辆越野车和十几万元。

原安丘公安局长聂作坤(1965年生)为捞取政治资本,牟取私利,助恶为虐、积极追随中共恶党及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坚持“真、善、忍”信仰者,聂作坤在安丘任职期间(零一年四月至零七年一月),先后非法劳教判刑大法弟子六十余人,近二十名大法弟子被虐杀。它勾结当地黑恶分子作恶多端,飞扬跋扈、肆意勒索钱财,甚至将包养的二奶堂而皇之地调入公安局任秘书供其淫乐。安丘前任市委书记李本跃曾多次说:聂作坤就是土匪头子。就是这样一个坏人,却很受黄潍连的青睐,经黄推举聂恶于零五年底被树为第十六届“山东十大杰出青年”之一,并将其塑造成“带领全局工作跨越式发展,工作模式在全国公安机关推广”的先进典型。零六年十月聂作坤因经济问题被双规,后利用卑劣手段买通关系过关。黄潍连非但不予以查处,反而重用聂恶,于零七年一月,将其调任为寿光市公安局局长。寿光市作为中共恶党头目胡××的联系点,不仅在潍坊,就是在全国也邪党视为的重点县市。聂作坤到了寿光后,果然如不负黄某的厚望,对大法弟子实施了疯狂的迫害。在绑架大法弟子的同时,上任不到三个月便将赵发信等四名大法弟子非法劳教。零八年以来,聂作坤等恶徒以“奥运稳定”的名义迫害法轮功。据不完全统计,零八年一至八月份,寿光市非法绑架大法弟子达八十九人次,居全潍坊市之首。

……

黄潍连,以上所述只是你这些年来迫害良善积下累累罪恶之九牛一毛,任何人(包括你在内),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犯下的所有罪恶,都将大白于天下。请你在夜深人静睡不着觉时,扪心自问:这些年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对得起你的良心吗?如果你把迫害法轮功的精力放在除暴安良,保一方平安上,你将立多大的功,积多大德,多么的得人心?可你却反其道而行之,不遗余力地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百姓,……《西游记》里有这样一首诗“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乾坤无私,善恶必报;害人必害己,这是公理。你只想走升官的捷径,岂不知你正在走向生命的绝境。有句话是“临崖立马收缰晚,船到江心补漏迟”,好在大法慈悲无量,你如现在能立即悔悟,悬崖勒马,善待大法弟子,将功补过,还为时不晚,或许能拥有未来。否则,如果仍然死心塌地追随邪党上窜下跳地做恶,等待你的一定是天理与法律的严惩,万劫不复的灭顶之灾。


潍坊市公安局长黄潍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5/185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