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赵玉兰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辽宁抚顺市大法弟子赵玉兰于二零零三年四月末被非法判刑,被沈阳女子监狱劫持迫害。以下是她自述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中午在家吃饭,两个恶警闯入我家,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到派出所,恶警搜去我的钥匙,然后到我家翻箱倒柜,那真是挖地三尺,我所有的大法书及“真善忍”刻字全被搜走,家中仅有的二百元现金不翼而飞。

当晚恶警把我送到公安一处,恶警先用伪善的话诱导我说出大法书及“真善忍”木刻是从哪来的,我就是不说。最后他气急败坏的一脚把我踢倒在离单人床两米远的地方,立刻我的脸就撞青了,外衣的扣子被扯掉,恶警临下班前还恶毒的说:如果明天你不说我就要你的命。当晚几个恶警把我的手脚铐在铁椅子上,我整个晚上不停的发正念,第二天早晨,此恶警开紧急会议走了,派出所的恶警把我送回去。三月一日晚上我就被送到十字楼看守所,首先狱医检查身体,他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大夫,他看到我脸部的伤,非常气愤,说:“老太太,你身上有伤,全说出来我给你一一记录。”

大概二零零三年四月末,我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又转到沈阳女子监狱。被包夹人员看着,不许随便说话。

二零零四年三月一日,监狱各大队各小队包夹人员看管我们大法弟子,让我们反复看天安门自焚栽赃等录像。每天都干十五个小时的活,晚上回监宿不让我们休息,每天每班派两名犯人轮班严管迫害我们,最后整夜不让我们睡觉,并且恶毒的规定如果小队完不成转化指标,这个小队要整体扣分,最后落实到每个犯人身上都扣分,那么就给带队及犯人施加了压力,我所在小队的带队就剩几个月就回家,家里的孩子盼着她回家,她非常着急,我看有的包夹人员谩骂,犯人也是叫苦连天的,在这种情况下写了“三书”,这是大法弟子最大的耻辱,是走到大法的反面。我的心是痛苦的,真的感到生不如死。同修的心是相连的,互相关心,用眼神交流都归正,最后这个大队每个小队劫持的写三书的大法弟子都公开声明“三书”作废,大队政治科长震惊了,他让我们大法弟子都写思想汇报,借此机会我们洪法,讲真相,我们一致要求无罪释放所有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