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和我一起救妈妈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60多岁的爸爸妈妈张兴武和刘品杰已经被绑架一个多月了,家里的电话也没有人接听了。想到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听到他们的声音,心里就象突然被挖了两个大洞,空空的。我回避着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也不去想曾经的欢言笑语,然而我的思绪却时时被拉回到和妈妈的最后一次电话。那是妈妈被绑架前我最后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妈妈只说了一句话,却让我刻骨铭心。

今年7月16日晚上10点以后,济南市中区610办公室的20多名流氓警察破门而入绑架了爸爸妈妈并更换了门锁。那一晚妈妈出现严重中风症状,左半身不能动,无法讲话。第二天,警察在要求家人交了一万元保释金之后释放了她。然而惊魂未定的妈妈却有家归不得,只能在亲戚家暂住。两个星期后,妈妈可以自己挣扎着走路了,她顽强的走出了家门,叫出租车去各个政府部门去讲自己的遭遇,要求释放爸爸回家。我心里担忧着妈妈的身体,更明白共产党的凶残,只好一次次设法打通妈妈的电话,确定她平安无事。

妈妈的手机抄家时就被抢走了,临时借用的手机并不是时时能够找到她。那天晚上,打妈妈的手机,打了好久也没有人接,我不停的机械性地按着,终于接通了,听得出周围环境很嘈杂,我只叫了一声妈妈,就传来妈妈急促的声音,说:现在很忙,一会你再打过来吧。妈妈竟然按错键,手机就这样开着被她放进了口袋,我耳朵里传来了妈妈和一个“官方男子”清晰的对话声。听得出来男子的声音很蛮横,大声斥责着妈妈,说什么你竟敢在这里说这些。妈妈的声音柔和却是坚定的,她反复讲着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体会,讲着即使现在宪法上也没有说炼法轮功是犯罪。男子重复地说着那么几句话:共产党不让你炼你就是犯法了,我可以让公安局的人来。妈妈告诉男子:共产党坏事做绝,头上三尺有神灵,不要事事都追随它做陪葬,要有自己的思想。我按捺不住自己,话到嘴边冲口而出,想参与到他们的谈话中去,但是无论我多么大声,妈妈也听不到,我只有在心里默默的给妈妈力量,就这样一直听了20多分钟,妈妈还在和“官方男子”说着。我按下了电话,心中起伏不平。

那次电话过后两天的8月6日,妈妈又被他们非法抓捕了。对我来说,爸爸妈妈就象是突然从人间蒸发一样,毫无消息了。近日终于传来消息说,爸爸22日已经被所谓的“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刑事逮捕了,妈妈因为血压极高,在看守所被关了三个星期后,起诉“证据”不足,检察院在8月底准予释放,然而济南市中区610办公室韩队长仍旧下令秘密关押。一向遵纪守法,善良无辜的爸爸妈妈没有违背任何法律,没有做任何违背良心的事,他们被人深更半夜从家里绑架,反而成了“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如果真要说他们的“罪行”是什么,无非是说了几句真话。

是的,爸爸妈妈修炼法轮功十几年了,他们从儿女事业有成,安度晚年的养尊处优,到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后的频频判刑关押,早已经知道共产党对镇压手段的娴熟与残酷。有一次妈妈还半开玩笑的说,这一生真是什么都经历过了,也什么都不怕了。其实说到底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要炼还是放弃的选择,面临的结果却是天差地别。

九年来共产党对法轮功的镇压集合中外卑鄙手段之大成,是最隐蔽最残酷最无耻的。爸爸妈妈不但毫无理由的被剥夺了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权利,而且还时时处于红色恐怖的高压中。现在的中国人早已学会了为了有限的生存空间而不断改变自己的处世原则,明哲保身,与谎言共存,然而他们作为一个真正遵循“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却从来没有说过谎话,在无论多艰难的情况下,需要多大的勇气,他们也是只讲真话,同时尽量善心待人,无论周遭的环境如何,即使是在人间炼狱的劳教所,他们的内心始终保持着平和与坚定。

如果在偌大的中国大陆,能让《转法轮》公开发行,许多被蒙蔽的民众一定会恍然大悟,原来法轮功并不是宣传的那样,法轮功学员九年来被关押被迫害被洗脑,做的无非就是讲明白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而已。一个政党为什么会怕手无刀枪的民众说话呢?

想我善良无辜的67岁的父母,几年了,没听说他们抱怨过谁,为自己的不公正的待遇愤愤不平,他们所作的无非就是告诉人们法轮功是个好功法,在世界上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人炼法轮功,法轮功在一百多个国家受到欢迎,唯独在她的发源地被打压。如果这也能算是他们犯罪的证据,那么整个中国大地上,说真话就是犯罪了,那么在整个中国大地上,还有谁是安全的呢?就因为这几句真话,他们可以被毫无法律依据的610办公室的流氓警察绑架,戴上“警察”的面具,流氓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知法犯法,这对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每个人来说,这种助纣为虐的“匪警”不是我们平安生活的威胁吗?爸爸妈妈的遭遇说明了司法系统对法律的亵渎,你谨小慎微也无法保证不会噩梦降临。那么无论是谁,无论拥有多少荣华富贵,在一个法律被践踏,人权被漠视的地方,什么才是你真正能够拥有的呢?什么能够确保你一生平安呢?

爸爸妈妈因为讲真话被关押了,如果你相信无论在任何环境下人是应该讲真话的,请和我一起救他们。爸爸妈妈因为信仰被关押了,如果你认为作为一个人,是应该有自己的信仰选择自由的,请和我一起救他们,爸爸妈妈因为告诉民众真实信息被关押了,如果你认为无论是什么国情,群众都应该有知情权,请和我一起救他们,爸爸妈妈是因为坚持正义良心被关押的,如果你觉得正义应该存在,良心不能泯灭,请和我一起救他们,爸爸妈妈因为揭穿共产党的邪恶被关押了,如果你相信共产党不应该迫害无辜民众,邪恶应该被窒息,请和我一起救他们。爸爸妈妈因为610办公室毫无理由的“无上权利”被关押了,如果你觉得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明天,应该维护法律的尊严,保护民众的基本权利,请和我一起救他们。

爸爸妈妈因为善良和坚定信仰而无畏,如果你觉得这样的人值得敬佩,请和我一起救他们。一个人的真话再小声,上天也会听到,一个人的善念再细小,在黑夜里也能给人以勇气和希望,我相信,真话是我们每个人心底的渴望,善念是人与生俱来的美好源泉,我相信,千万人的真话加在一起,如惊雷,会惊醒世人,千万人的善念加在一起,如利剑,一定会让邪恶胆寒。朋友,请用心呵护人世间的美好,请用勇敢来维护人世间的正义。请和我一起营救我的爸爸妈妈,请联络下面相关负责人,要求释放他们回家。


济南市公安局(总机):531-86915454
山东省委610办公室:531-8203810186913139
主任董海涛:13361083699
济南市“610”办公室电话:   0531-8203813486929982
济南市“610”副主任刘国荣   0531-8203810382868818  13969093610
济南市政法委
李家政 书记82038711  82038902  13853162668
张成武 副书记   82038713  85086588  13808922038
李国忠 副书记   82038713  82950397  13906409831
槐奇志 巡视员   82038714  82743511  13706417263
赵立军 副书记   82038714  82729681  13606374976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邮编250001)
地址:济南市林祥南街161号
总机:0531-86907999053186900041
济南市中区610办公室:531-82078152
局长室:86912087
办公室:86911106
政工科:86114016
秘书科:86928962
指挥中心:86912087
反邪教侦查大队:85083647
警务督查大队:85083676
治安警察大队:85083632
办公室:85083631
经济犯罪侦查大队:86912099
刑事警察大队:82971928
办公室:82971925
消防大队:86912144
巡警大队:82982344
办公室:82983564
防暴大队:82775904
办公室:82771386
保安管理大队:82700449
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所长:种伟(30岁左右)电话:13361012598
派出所总机:0531--8615759转
济南市看守所:531-85081900827800568279575485088354
提审室:531-85088355
看守所中的卫生所531-85081965(迫害单位)
监管支队531-85081800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  地址:英雄山路203号
举报电话:0531-82972000 邮编:250001
济南市市中区检察院    地址:济微路115号
举报电话:0531-87122000 邮编:250022
济南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 办公室:0531-82095700
山东省司法厅(0531)86883110 86883109
济南市司法局:531-82024148531-8202435182024370
济南市人民政府办公厅86056217
市长公开电话:531-86920358,531-86920031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531-88552000
检察干警违法违纪举报电话:531-82737524
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531-82972000
济南市纪委信访室(建国小经三路37号)
举报电话:0531-86920762
济南市公安局信访处地址:
经三路145号
邮政编码:250001
信访电话:850806058508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