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昔日的教师同行们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

昔日的同行们:

九月十日的教师节就要到了,尽管我早已不再是这个队伍中的一员了,可我还是对这个队伍很关心,尽管这个节日定在秋天我并不赞同,我也想在这个节日里为昔日的同行们送上一份最珍贵的节日祝福。虽然都是很平常单词组成的话语,所不同的是这里面蕴涵着无尽的天机,她可使使您在大难中转危为安。

五十年代我出生在农村的一个普通家庭里,外祖父是一位老教书先生,我从小就接受着他老人家讲述的孔、孟之理。四个舅舅们的名字是仁、义、忠、信,我的父母也都接受外祖父的教育而从中受益,教给我的也自然是尊老爱幼、为人舍己、善待他人、克己复礼。中华传统美德在我幼小的心灵埋下了人性的种子。这是我大半生能抵挡邪说歪理,不被浊流污染,最终走上最正的路的重要原因。

六十年代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当时我正在上小学,也加入了红卫兵,甚至当过团长,但我对我的老师别说批斗,就是一点无理的行为都没有过。我知道他们教我们做好孩子,传授我们知识文化,操心费力很不容易。我也尊重他们,他们都很喜欢我的正义,在我的老师身上我看到和体会到的与我从小接受到的都是一样的做人的道理,换句话说:我在这些被称为“臭老九”的身上没有闻到臭味。他们都夸我懂事,善解人意。以致后来他们在我的人生旅途中都扮演了正面角色。

七十年代初,我高中毕业了,由于当时正是“滚一身泥巴,磨一手老茧”“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年代,尽管我的学习成绩很优异,还是回到自己的家乡务农了。我只当了一年的农民,我所就读过的村里小学缺一位教师,当时要补这个缺的有四个人选,都在托人。当时普通的我并不知道这件事。只因为最了解我的,我在小学时的老师当校长了,他只提名我一个人为最佳人选,就这样我开始走进了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教师行列。

我教过小学的二三年级复式班,当过初、高中的班主任。我把一个最差的班级转变为全校优秀班级;为了一个学生的转变,我数次去家中拜访家长。为了让一个高中生放弃在同学之间谈恋爱,我放弃了数个休息时间与她探讨“立业与成家的关系,怎样珍惜青春年华”,谈如何为父母分忧解难,使她最终放弃了恋爱念头,恢复高考后,她考上了师范大学,现在是一个重点高中的教师。我兼任过高一学年组组长;我教过的数学课搞过观摩教学;我也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母亲为我自豪,为鼓励我,把我的奖状挂了一面墙。后来恢复高考后,我也上学了,由于我所学的专业,使我离开了我留恋的教师行业。离开单位时,我的领导、同行、我的学生都与我洒泪而别。恢复高考后,我教过的那个班级的学生很多都上了大学。在我们聚会时。他们都很珍惜那段美好的光阴。

回忆这段历史,绝不是炫耀我自己。是想通过我的人生经历告诉您――昔日的同行们:教师,有人称之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个神圣的职业,对于一个人一生的成败,一个国家、民族的兴衰,乃至人类社会的道德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九四年正当我事业有成,已经成为单位领导器重、众人瞩目的佼佼者的时候,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行列,成为了一名坚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炼功,健康了我的身体,修心,我的思想得到了洗涤。我之所以能认同“真善忍”,这与我的启蒙教师-外祖父和我的父母有直接的关系;与我在小学、中学老师的言传身教也有着密切的关系。

当然,也有不理解的人,他们说我傻,特别是对我的人生经历有点了解的人,更为我的能力、前途很惋惜;特别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有的说我犯不上,有的说我搞迷信。我深深的理解他们。我知道:中国古代都是信神的,现代人不信神的最大原因是被共产党无神论的党文化毒害了的结果。其次是被实证科学推到了今天,人们都比较讲现实,最时髦的一句话就是“看不见的就不相信”,用金钱衡量一切。可是他们哪里知道,神佛对待人的态度是:你只有真心相信神佛的存在,神佛才能让你感受到,甚至看到他的存在;你只有敬仰他,他才能护佑你;你只有按照神佛所讲的话去做,并最终达到他要求的标准,他才能接你去天国世界。

其实,他在说“我什么都不相信”的时候,他已经相信了共产党的无神论了。只不过他的这些想法是共产党多年给他灌输的,他已经没有自己的思维了。换句话说,他对共产党的相信已经变成唯一的了。可是,只要他变换个角度去思考,结论就不一样了。经历了共产党一次次的政治运动,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给中国人的洗脑,八九年的六四大屠杀,谁会轻易的去相信一个共产党不让相信的东西,特别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江泽民集团利用共产党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不但没有放弃修炼,而且,可以舍命上书,向恶党说“不”,一个人傻,两个人傻,上亿的人都傻吗?中国人傻,东方人傻,西方人都傻吗?历史上,释迦牟尼放弃王位去修炼,耶稣教人向善被钉在十字架上都够傻的了,大科学家牛顿、麦克斯韦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也都很傻了吗?

其实这种“傻文化”正是党文化的一种,中共恶党在它感到用“共产主义”这个永远都不能实现的美梦骗了人的时候,为了不让人们觉醒,从而保持独裁政权的稳定,就开始用引导人们向所谓的“小康生活”迈进。其实就是引导人们追求金钱,这样既能掩盖共产党利益集团的腐败行为,又能让人们不去关心与自己的眼前利益无关的事情,更能调动人们去攻击共产党所反对的一切。于是这种傻文化就堂而皇之的诞生了。人们越是追求眼前的利益,傻文化的观念越强。这个恶党就把其所要实现的一切与物质利益挂钩。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今天的中国人大多已经变成了中共恶党的工具了,只要有利益驱使让他干啥他都干。共产党说:“八九年六四学生要推翻政府,”他就跟着喊:“镇压有理,我要是邓小平,我也这样干。”共产党说:“法轮功是×教”,他不去看一看法轮功到底讲的是什么,他就跟着反对,有的甚至是他家人都是受益者,他也知道“法轮大法”讲的是真善忍,是让人做好人,可是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他就违心的跟着签名反对。如果一个人这样做了,只是一个人怎么选择的问题,如果作为一个家长不但自己被利用,也让自己的子女跟着反对,作为一个教师号召自己的学生在共产党搞的反对法轮功的“百万签名”上签字,那问题可就太大了。

说到这,我就想到了我昔日同行们,您如果这样做了,您真的是在干坏事,您如果真的不了解法轮功,您就是稀里糊涂干坏事,您教出的学生就是一个不求甚解,好坏不分的人;您如果明知道法轮功讲的是什么,您为了维护恶党,那你不就是在明明白白的干坏事吗。从浅层次说,那是在破坏人类的道德良知,从深层次讲,你就是反天法。

人们常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联合国也有公约,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哪一个范围失去了规则,那里就会大乱不治。你想一想,这个宇宙要是没有规则,怎么保证星球,银河系以及更大天体的正常运转呢?

我的师尊今天就把这个天机讲给了我们。“真善忍”就是宇宙的特性,宇宙的规则,所有的生命都必须遵循这个规则。顺应他的就是一个好的生命;逆他而行的就是一个坏的生命;同化于他就是一个得道者。所以,当宇宙运转到一定周期要更新的时候,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将在真善忍与假恶暴之间作出选择。当你反对法轮功的时候,你不就是反对真善忍吗?你不就是站在假恶暴一边了吗?您即使保住了眼前的利益,可是您想没想到,你不仅是被恶党利用了,你也在教唆他人犯罪。你失去的不仅仅是为人师表的尊严,当您的学生明白真相后,他会恨你。因为是你把他推到了被淘汰的境地。而且更可怕的是你就将失去未来的一切,或者说是生命的永远。

昔日的同行们,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的九年中,不断的发传单、小册子、光盘等真相资料,就是要告诉世人真相:共产恶党之所以迫害法轮功,就是因为法轮功讲真善忍,在复苏人们的道德良知。这是共产恶党最害怕的。它就拼命的利用谎言、造假毒害世人,想把世人绑在这艘即将沉没的破船上,一块做它的陪葬。

在这里,我要告诉我昔日的同行门,共产党在执政的几十年中干的坏事太多了,特别是迫害信神的大法弟子,已经是罪不可赦。“天灭中共”已是国人的热门话题,4200多万的退党大潮,已使腐败透顶的中共回天无力了。据我所知,近几年共产党为了维持人们爱党的假相,在全国上下的各基层组织都在全力发展党员,在学校更是拉人入党、入团、入队,学生不入党、团、队就不能评先进、得奖学金。我知道学生都很相信老师的话,他们对共产党并不了解,只是觉得这样对以后找工作有利。可是你可知道让他们入党、入团、入队,其实就是把他们往地狱里面推呀。

你不但不能拉他们入党、入团、入队,还要主动的告诉他们真相啊。

当您和您的学生认同“法轮大法好”的那一刻,你们已经站在“真善忍”的一边了,你们就会得到神佛的护佑;当你们退出中共恶党的一切相关组织的时候,你们就是在抛弃“假恶暴”,你们也就解除了曾经对共产邪灵发过的毒誓,天灭中共时,你们就不会做陪葬。

这就是我给您―――昔日的同行们最珍贵的礼物,请您收下吧。

最关心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