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看待摄像头

坚定不移的继续做好该做的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最近,我市城区的许多十字路口和重点单位门口都安装了半球形摄像头,许多同修都在议论、关心这件事。现把我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和自己的一些想法与同修交流,以期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安装这么多摄像头,是邪恶心里害怕、垂死挣扎的又一表现。

今年5月,汶川大地震,中共明明得到了地震预报却故意不告诉当地百姓,只通知了军工单位和能为它赚钱的煤矿老板,导致几万无辜百姓葬身废墟之中。人们纷纷要求追究隐瞒预报的责任,这使中共如坐针毡;贪官污吏建造的豆腐渣校舍导致一万多中小学生死于非命,学生家长纷纷在校舍废墟上集会悼念并要求追究贪官污吏的罪行,这使中共如临大敌。

6月,贵州省瓮安县一官家子弟欺压百姓,当地政府却包庇凶犯诬赖好人,激起民众义愤,一举烧毁了县公安大楼;7月1日,一北京青年因多年前遭上海恶警毒打导致终生失去生育能力,便冲進上海市公安厅的一楼、九楼和二十一楼刺杀老年公安干警。这种冤民袭警事件连连发生,使各地公安都胆战心惊……

以上几例就足以说明,中共已经坐在火山口上,惶惶不可终日。表面气壮如牛,心里怕的要死。它怕法轮功学员向民众讲清真相揭露迫害,它怕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家庭教会成员集会宣讲自己的信仰;它怕失业工人、失地农民、强制拆迁户集体上访;它怕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向它讨还公道;它怕觉醒了的民众要求保障人权;它怕少数民族反抗独裁暴政;它怕明白真相后的政府官员反戈一击;更怕有人揭竿而起,民众一呼百应……

所以,它要在十字路口安装这么多摄像头,妄图监控人们的行动,我看主要是防范群体性事件,当有人成群结队的上街请愿、游行、示威,或冲击某个机关单位时,它可以及早发现,及早对待。至于对我们在村头巷尾面对面讲真相、小动作送资料,它构不成任何威胁,只要避开太显眼的位置,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二、我市常见的两种摄像头

摄像头有多种,如“枪机”形摄像头、半球形摄像头、针孔式摄像头、圆球形一体化摄像头等。我市常见的是前两种。

“枪机”形摄像头是有个长方体外壳的那种。大超市、大书店、大药房、银行储蓄所等都安有这种,重点防范单位如财政局、国土局、公安局的各层楼道估计都安有这种,主要用于防范偷盗、抢劫和凶杀。装有红绿灯的交通路口也安有,那是专门用于监控车辆的。

半球形摄像头是我市最近在大街上安装的那种,有的大宾馆的天花板上也安有,很象个吸顶灯,只是晚上不亮。半球形玻璃罩只是个外壳,摄像头藏在里面,可旋转。当你路过时如果恰好镜头转向别处了,它就照不到你。

摄像头摄取图象,通过电线输送到监控中心的显示屏上。一个显示屏(即电视机的屏幕)上,划分成若干个小格,每个小格显示一个摄像点上的图像。一个工作人员要负责盯着一个或两个显示屏上的十多二十个活动的图像,不一会儿就头晕眼花了,所以无法去观察每一个人和每一个细小的动作。这些图像还会在录像带上储存半个月到一个月。有案件时可以通过相关摄像点的录像去查找破案线索,没有发生案件时则不会有人愿意去重看一遍,直到一个月后洗掉重录。

三、摄像头没什么了不起

摄像头的作用有多大?一个外地书店的故事很说明问题。

据报载,外地某大书店两个月内被同一个人偷走了几万元图书。这人都是把书藏在裤子里带走的,那么多摄像头都没发现他。后来怎么抓住他的呢?有一本珍贵的图书,他只偷了上册,估计他一定会来偷下册,就派人暗暗盯住那个位置,这样才把他抓住的。

摄像头能看清多远的距离?据明慧网上的文章介绍,“枪机”形摄像头,十多米外就分辨不清人的面部,半球形摄像头的效果就更差了,这是在有的十字路口要安装两个半球形摄像头的原因。路过摄像点时,只要不抬头东张西望,你就正常的微低着头走路,它就很难照到你的脸部,如果戴个有遮檐的鸭舌帽,它就更照不清了。如果说在白天,摄像头尚能摄到点东西的话,那么到夜晚,灯光暗淡,它就一片模糊了。现在的警察,有几个那么认真负责的?他们坐在监控中心的显示屏前,不一会儿就头晕眼花,想打瞌睡了。于是领导来了就装模做样认真点,领导一走就聊天、打扑克了,这是常有的事。

我市现在装这么多摄像头,很大程度是一种向上级交差的“面子工程”,是向老百姓施加心理压力的吓阻工程。在常人面前它尚且起不了什么大作用,在顶天立地的正神面前它更是形同虚设。

四、用正念对待摄像头

我们是大法师父的弟子,是“顶天立地的正神”,应该用正念,也就是用神念来对付摄像头。有的同修遭绑架后,邪恶强制给他照像,他发出一念“你照不到我”,邪恶就真的照不到他。人的工具怎么能看见神呢?只要我们充份运用师父教给我们的佛法神通,摄像头就会看不见我们。我们修炼这么多年了,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身体了,本来就是个透明体嘛。

邪恶通过摄像头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而是宇宙中的邪恶生命利用坏人对未来的佛、道、神的迫害。“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所以,我们应该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所有摄像头背后的破坏大法的一些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一切乱神,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如果我们在每天对本市发正念时,或在上街做真相时,或路过摄像点时,都能发出这个正念,那一定是很起作用的。

清除摄像头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之后,有的同修还发出了慈悲的一念:“全市所有的摄像头,你们都是一条个生命,你们来在这个世上,是为大法而来的,为大法而成的,一定要分辨正邪,顺应大法,支持大法,保护大法弟子,为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千万不要助共为虐,毁了自己啊!”如此慈悲的劝导他们,草木也会为之感动的。我们说了摄像头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也不是叫大家不要注意安全,例如,做什么事时,注意选择一下时间、地点、路线、穿戴等等,还是必要的。多往乡下走,也是避开摄像头的一个好办法。

五、继续做好讲真相救众生的大事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教导我们:“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所以,一个小小的摄像头算的了什么?

为了在做真相救众生时有个纯净的心态,保持强大的正念,有的同修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行之有效的方式。例如,出发前,他们在师父法像前合十:“请师父慈悲呵护,引导弟子把真相资料送到有缘人能亲自收到的地方,起到讲清真相广度众生的作用。”一路上,他们想象师父就坐在自己上方,邪恶见了就四处逃窜或跪地求饶。他们还想:“我们是大法师父的弟子,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我们是大法师父的弟子,只听师父的安排,其它的安排一概不听、不要、不承认、不接受。”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解体所有黑手烂鬼,铲除共产邪灵和中共恶党在另外空间里的一切邪恶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感到一个巨大的“灭”字耸立在半空中,威力无比。他们这样做了,每次都很安全。有次,一个常人躲在暗处,看见他们在放真相,他们走到此人面前才发现有人,还是若无其事的往前走,他们一走,常人就去取那份真相了。这是师父慈悲呵护的结果。还有一次,他们進了一个装有机械锁的楼道,一个下楼办事的女人顺手把门锁上了,他们出不来,就向师父求救,大约一分钟后,一个男子抱着孩子下楼来,把门开了,他们也就跟着出去了,那个男子好象根本没看见他们似的。在危急时刻想起师父,向师父求救,是非常显灵的。

我市还有一批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做的十分出色、很有成效的同修,他们也有一套自己的成功做法,是我们这个整体的宝贵财富,同样值的我们相互借鉴,共同提高。

总之,我们要正念正行,排除摄像头的干扰,坚定不移的继续做好该做的事,圆满完成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