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归故里救众生 师尊慈悲巧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几年来,我一直想回家乡去讲真相救众生。因为有了这善念,慈悲的师尊便为我做了安排。前段时间,我终于踏上了返乡的行程。在这十多天的时间里,发生了许多巧妙的事,现写出来与同修们共享。

巧遇

这一天,我沿路走亲访友,送《九评》,发光碟,劝三退,行至下午,我走在公路边,想去给一个亲戚家讲真相,但几十年没去他家了,也不知他家中是否有人。正想这事,我不经意间侧脸往下看,发现有一人正在割草,此时他也抬起了头:啊,原来是表兄!正是我要找的人。他也认出了我,大声喊起来,我赶紧下去给他讲真相,送给他大法真相护身符,并叫他告诉家中人,他十分高兴的答应了。

后来有一天,我正奋力前行在泥泞的路上,见路边有一户人家,我便驻足缓气,侧脸看了一眼,主人家便热情招呼:進来坐,進来坐。我便走了進去,里面有几人正在闲聊。过一会,有人要走,主人走到门边送客,我一看主人有点面熟,好象是大妈(姨婆的大儿子,当地的称呼),一问果然是,双方都感叹起来,几十年不见了,他老的我认不出了,而今我长的五大三粗,他更是认不得了。接着便送给他大法真相护身符,还请他转送一个给二妈家。原来想去他家,但后来觉的时间紧,便不准备去了,没想他却在几年前就把房子修到路边来等着,天意呵!

夕阳黄昏正当时 恰逢晚归故人来

那天离开表兄已是黄昏,行至半途,想去领略一下田园风光,便拐下一条羊肠小道,向田坝走去。下到半坡,见一人背一背东西缓缓而上,他抬头看见我,便歇下来,招呼道:老师(当地人对陌生男人的尊称)到哪里去?此时我认出了他:小林。他是我同学的弟弟,小时上学经常在一起。我回道:你应该喊我哥。他有些茫然,我便自报家门,随后送他晚会光碟。他甚感欣喜,他说要拿去其弟家放,大家好好欣赏。听的对面山坡有人讲话,我问小林那是谁,他说是小方和大禹。我心中暗喜,他们俩正是我想要找的人,告别小林急急向田坝走去,赶到小溪边的石坎上坐等小方们的到来。等他们快到我身边时,我喊他们的名字,他们很惊奇,我报上了姓名,待看清我时,便大笑起来。接着一起往家走,边走边谈,最后我把光碟和《九评》给了他们,他们都收下了,并盛情挽留,无奈天已黑,我只好谢谢他们,赶紧回家。

莫道行的早 更有早行人

当晚回家,父亲已经休息。我与父亲打了招呼,便去村中劝退,大约退了八个。回来和父亲坐了一会,安慰了一下他,便去睡觉了。次日起床,父亲早已做了饭菜,我匆匆吃过便继续行程。主要目标是一个伯伯家,他是老邪党党员,几年前就找组织部退党,但组织部不答应,说:不让你退你也退不成。那时三退还没开始,这次我一定要去找他。出门后讲了两家,便直奔他家而去,老远就听他家摆的热闹,待我走近,大家热情招呼,当看到其中有一人是我的一个婶娘时,我激动的都要流泪了。我老早就想找她了,她也是邪党党员,还当过村干部。她说她大清早脸都没洗就来放水了,可能在那里坐了个把小时,怎么这么巧就碰到我了?可我心里知道这是师尊的安排,是师尊成全了我,把她送到了我面前。接着大家讲起了恶党的腐败堕落。最后我看火候差不多了,就提议送她回去,途中劝她退党,她同意了,还返转来拿了护身符。她走后,伯伯一家全退了,都要了护身符。离开他们后,我翻爬了一座高山,出了丫口,刚走平路不远,见对面崖上一老太太带一小孩缓缓而行,我一看那也是我要找的人。我老远喊她,她不应,等到走近知道是我时才放下心来。原来她怕我是抓计划生育的,故而懒的理睬。今天她去赶场。我给了她护身符,教她背“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教了十多遍,分手时她已记住,还背了一遍给我听才离开。背的时候很认真、很虔诚,因为那是她生命等待已久的福音啊!刚才我要是早走或晚走几分钟,可能就错过了,真是太巧了。尔后几天,我翻山越岭去了许多人家,效果都比较好。

这一日中午,我在赶车的路上又一次碰到了前文所述的小林,见我之后,笑的很舒心,告诉我:真的拍的好(指晚会)!我接着告诉他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重复几遍记住后,我就赶路了。

车随我需而动

乡下的事基本办完后,我与同学吃了顿饭,次日便去赶车准备進城,但左等右等不见踪影。于是便想:应该还有要做的事。于是便决定步行爬完这十公里左右的大坡,边走边写标语。前行约百米,一辆摩托开过来停下,我一看是表弟,他送了我一段,正好是我计划写标语的起点,边走边写:电杆上、石头上、树上、水泥板上、墙上,只要能写的地方,尽可能写上。走了几小时,终于完成了计划。这下该去赶车進城了。刚走两百多米,见来了一辆货车,招停后司机送我上了大路,使我快速离开了那片地区。下车后走了四、五百米,正要离开公路上小路的那一瞬间,一辆面包车从后面赶来在我身边停住,司机摇下车窗向我招手,我看正是那天坐他车回家的那个司机。上车后,一人说他在其住处看见我老早就上来了,怎么还在这里?他哪里知道我转了多少地方。我心里笑道:走快了你们就赶不上送我了。一路上司机对我非常客气,下车时他还少收了五块钱,离别时他再三按喇叭,连连挥手致意。他这天本是轮休,说是下去玩。我却认为是师尊安排他接送我救度众生,同时等待我给他讲真相的。遗憾的是我辜负了师尊的安排,没有给他讲真相,让这个有缘人失望了。现在每当我想起那殷殷的汽车喇叭声,那依依不舍的挥动的手我的心就隐隐作痛。愿他以后有机会听真相,我有机会也一定要努力去找他。

第二天会了一些友人后,晚上十一点左右打车回宾馆休息,车到半路,见一瘦削的身影招车,看那举止,我就认出那是多年不见的老师。他一上车,我就喊老师,他觉的奇怪,待我报上姓名,他连声称奇,司机也说他一般不顺带,但那时却停下了,说是帮我们把师生缘接上了。下车后谢了司机,送老师到家,聊了一会,把晚会光碟给了他,为下一步做了铺垫,就告辞了。

短短时间中遇到这么多“巧”事,让我再一次体会到师尊的洪大慈悲与无边法力。特记录下来,与同修们互相鼓励,共同精進,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完成救度众生的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