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非法劳教的经过及所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2008年5月的一天,我去学法点学法,就被江西省九江县赛城湖派出所的梅金华(所长)、蔡梦(副所长)、周春兵(司机)等一群恶警绑架,二十天后,尽管体检不合格,却仍被非法关进劳教所。后劳教所看我身体实在不行,不愿意负责,才放我回家。这中间我也亲眼看到大法弟子们在劳教所、看守所所遭受的残酷折磨和迫害

学法的那晚8点钟,我们听到门外有来回走路的脚步声,心想:“可能是找人的。”正在这时,就有人敲门,大法弟子甲起身去开门,我说:“问一问是谁?”对方说:“我,开门。”甲误以为是大法弟子乙,因为有时有人迟到。门栓刚一开,九江县赛城湖派出所的梅金华(所长)、蔡梦(副所长)、周春兵(司机)等一群恶警就冲了进来,同时把前后门堵住,说有人举报你们。我们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动手抢走我们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并强行把我们几人绑架到派出所。

当晚,有的大法弟子家被抄,到我家抄家,因没人开门未能得逞。我们在派出所被关了一夜。第二天,我要求上班,他们不理,他们想把我们关进看守所。我们不上车,他们就把我抬上警车,别的大法弟子也被拖上车,到看守所我们都不下车,恶警们又把我们抬进看守所的号子里,下午又把我绑架到九江市看守所。

二十天后,蔡梦、周春兵等几名恶警迫不及待的把我送到江西省劳教所,结果我体检不合格。他们和劳教所谈了有一个多小时,还不停的打电话,后来听说是省劳教局要劳教所收我,我就被非法关进劳教所了。劳教所逼我吃药,我不吃。我的身体明显的在消瘦,他们怕我出现意外,才把我放了。

在江西省劳教所期间,我见证了许多江西省女子劳教所以及其它看守所里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夏翠兰被非法关押在九江市看守所,她的臀部出现大面积溃烂;

黄金荣经常头痛,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里因炼功遭廖丽霞、艾红兰等吸毒犯的打骂;

付金凤出现两次抽筋晕倒;

桂柏华双腿痛,有时心慌、血压高;

王世范血压高,晕倒过两次;

胡火妹血压高,经常头晕;

罗秋兰、周丽娟、王月兰、王春梅等大法弟子都出现血压高的症状;

杨银屏被非法关押在九江市看守所时,被恶警非法逼供、毒打、吊铐,现在她一只手整天耷拉着,不能用力和上举,连裤子都不能提。她是在家照顾年迈卧病在床的母亲时被绑架的,现在老人没人照顾了,她自己也没有了生活收入,现在连日用品都没钱买。她姐姐杨金凤,也是大法弟子,在看守所被恶警勒索现金几万元后,回家才几天,就又被关进江西省劳教所;

张玉珍在女子监狱被迫害三年,一只手被吊铐吊成残废,他们怕她回去曝光,三年后从监狱直接送入劳教所,现在她两腿出现许多红点,很痒,皮肤都抓烂了,还经常遭吸毒犯的打骂,吸毒犯方慧珍就经常参与打骂大法弟子;

张玉珍、周美丽、钟祥微、吕三秀、张待娣因拒绝非法奴役性劳动,整天不许出房门,不许出来洗漱、洗衣,很热的天都不能洗澡。吸毒犯廖丽霞经常骂周美丽,包夹经常骂钟祥微,强迫张待娣军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