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离失所七年 雷必富回家二月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重庆市开县临江镇大法弟子雷必富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八年一直被迫流浪在外,才回家二个多月,2008年12月12日上午9点钟,被江镇派出所副所长刘学峰带人按在地上轮番用电棒殴打。其妻子上前阻止,劝不法警察们不要行恶,被刘学峰拉住。

恶警将雷必富夫妻劫持到派出所,途中一直殴打他们。两人都被打得严重的内外受伤,不成人形。在恶警绑架、殴打过程中,雷必富夫妻没有还一下手,只是一直在说:“我们是好人,我没有罪,我没有犯法,犯法的是你们。” 直到晚上8点,派出所才给雷必富夫妻饭吃、水喝。期间还有八个恶警到他家非法抄家。
雷必富仍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开县看守所,其妻子在被劫持的第二天放回家。

大法弟子雷必富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是一生意人,因为生意上的纠纷被人捅了几刀,落下了半身残疾。1998年11月喜得大法,身体恢复健康,结束了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人生。在恶党迫害法轮功后,被610骚扰迫害。

2001年6月,开县恶警抓捕了几位大法弟子,并对他们施以酷刑。恶警用酷刑折磨得到所谓的口供后,恶警开了两辆警车到雷必富家非法抓人、抄家。在无任何证件、手续的情况下,一群全副武装的恶警气急败坏的强行将他家的电视机、影碟机、录音机以及大法书籍等物品抢走,并在门柱上贴了两张纸:一张说雷必富是反革命份子,另一张是通告,说任何人抓住雷必富就有奖。

雷必富有幸躲过了这次劫难,但从此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但这帮邪党恶警随时到他家进行骚扰。2003年10月的一天凌晨,开县县城的恶警在临江镇派出所陈彰松的带领下,又来了十几人把他家团团围住。雷必富家人还没来的及开门,这群恶警就用铁棍把大门撬开,并威胁他家人必须把人交出来,不然派出所有权随时到家来撬门搜查。2004年12月的一天,恶警把雷必富妻子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拘留了15天。

雷必富家人几次到派出所要被没收的东西,这帮恶警不但不还,还任意辱骂大法和他家人,连他那七旬的老母也不放过。恶警们三九天强迫雷必富母亲起床后只穿单薄的衣裤挨冻,多次污言秽语谩骂他母亲,不堪入耳。雷必富妻子一人承担了赡养父母,哺育小孩的重担。

2006年1月18日,雷必富家人又到派出所索要自己的财产。恶警陈彰松恶狠狠的说:“你们还来要东西,春节还要到你家去抓人呢,回来了照样抓。你们不要在这里闹,再闹,就要处理你们。的确,这几次(去雷家)都是我带的路,只要上级交代的任务,我就要执行。只要他雷必富敢回来,我就一枪打死他。”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上午九点,临江镇派出所副所长刘学峰就带着五个恶警到农贸市场抓雷必富,另外还带着十多个社会流氓堵在各个路口。四个恶警一上来就用麻醉枪将雷必富麻倒,然后按在地上轮番用电棒殴打。然后将雷必富夫妻抓进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还有八个恶警到他家非法抄家。

雷必富被恶警打得全身是伤,目前被非法关在重庆市开县看守所。希望海内外各界人士营救。

法轮大法自92年传出已洪传十六年,有上亿人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使人的道德提高,身体健康,对社会稳定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对个人对国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如今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近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褒奖近三千项,受到世界人民的欢迎。就因为中国有亿万人修炼大法(超过共产党员人数),恶党江泽民处于极端自私和妒嫉变态的心理,发动了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利用中共垄断的电视、广播、报纸等网络媒体诽谤、造谣、栽赃陷害法轮功,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煽动仇恨、逼迫民众表态,使民众无知地参与迫害,以达到毁灭众生的罪恶目的。他们迫害大法弟子,非法绑架、劳教、判刑、性虐待、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甚至丧尽天良地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牟取暴利后焚尸灭迹……到目前为止,全国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已达3209人。

成都市武侯法院于零八年十月十日对九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北京和本地的七位律师义正词严为大法弟子做了无罪辩护。律师们雄辩地指出,中国现行法律没有一条将法轮功定为邪教,持续九年多的迫害完全是非法的。唐吉田律师指出,《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信仰自由是普世公认的基本人权。”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理应受到宪法的保障。但是有的执法人员严重背离了宪法确立的信仰自由原则,造成相当普遍的冤案、错案。韩志广律师指出,用《刑法》第三百条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处罚,明显违背《宪法》第三十六条,实属无效,不能适用。

唐吉田律师进一步指出,对法轮功信仰者采取高压政策不但违反了普世原则和中国宪法,而且效果适得其反,如今法轮功已传遍世界。“从历史上来看,尽管过去的一千年里对各种‘异端’的迫害不遗余力,但没有一种‘异端’思想、哲学或教派被消灭。烈火、枷锁和刑具从来不能迫使人们放弃或改变信仰。”从世界范围看,法轮功除了中国大陆外,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宣扬他为邪教,禁止他的传播。对比之下,律师们提出质疑:“难道中国大陆的信仰自由原则与其他宪政国家不同吗?”“到底谁的标准有问题呢?”

针对法轮功学员普遍受到的酷刑折磨,谢燕益律师说,法轮功学员正直、朴实、本分,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不唯利是图,反而坚守做人的良知。他们都是可敬的人,应该得到好的结果。辩护律师指出,对遵纪守法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的种种惩治行动“包括监视、跟踪、窃听、搜家、拘捕、罚款、转化、劳教、判刑等等”,“无疑都是违法的”,“转化”、“劳教”均无法律依据,限制和剥夺了公民的自由,是一种公然犯罪行为,而对法轮功信仰者实施骇人听闻的刑讯逼供已经违反了我国刑法的有关规定,构成了犯罪,而且,情节严重的应负刑事责任。

辩护律师还指出了侦查和审判过程中的大量瑕疵,如对律师介入法轮功案件的限制,未做到审判公开(如不允许家属旁听),“六一零”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对司法机关的不当干涉等。特别指出“六一零”机构既非立法,又非司法,也不是行政机构,其设置毫无法律依据,是一个非法的东西。李春富律师指出,“六一零”对律师进行人身攻击及威胁,法庭却听之任之,这些全是非法的。

辩护律师赞扬法轮功学员是一群好人,“非常纯朴善良,都非常的宽容,具有忍耐精神”,他们的行为无社会危害,“具有当然的合法性”,“作为律师,为他们辩护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他们痛切地指出,对众多法轮功修炼者长达九年的打压,其后果是灾难性的:“耗费了纳税人的巨额财富,众多人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天怒人怨、人人自危,很多人不敢面对真相,不敢面对发生在我们周围的暴行和苦难”,因此,结束对法轮功的非法打压刻不容缓!

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些年来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的人已不少。重庆长安公司一厂公安分局“六一零”科长邓昌龙,二零零零年死于肺癌。现任重庆长安公司一厂公安分局“六一零”科长吴卫,五十五岁,在其妻得癌症后,吴不悔悟,继续行恶,目前自己也得了肝癌。重庆市奉节县“六一零”头目杨大才,五十七岁,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一直参与和策划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当地的首恶之一,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在重庆暴病身亡。奉节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子洪,男,五十三岁,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抄家、监视、抓捕的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离杨大才死亡仅四十八天,王子洪乘车遭遇离奇车祸,全车人只有他被甩出车外死亡。

远的不说,近在眼前的你们应该知道,开县乡镇企业局的黎方兵,大法弟子任兴琼向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向上恶意诬告,恶警跟踪任兴琼,导致任兴琼、张中芬、周晓英被抓。张中芬、周晓英二人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开县看守所。黎方兵最近暴死在自家门口,做了中共的陪葬品。

现在,随着法轮功学员持之以恒的讲真相和迫害大法的恶警不断遭报,有多少民众、警察开始觉醒。如:在奥运前夕和奥运期间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大搜捕中,石家庄市部份派出所的警察已明白真相,不愿再当“替罪羊”,很多警察私下通知法轮功学员本人或家属应注意的事项,使很多法轮功学员免遭迫害或少受损失。辽宁省葫芦岛市某乡镇派出所所长说:我觉得法轮功没有错,早晚得平反。他们不是刑事案件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一个整体,你抓了他们一个人,就是针对他们整体,将来有一天,就是他们家人不找你,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够找到你。所以做了不该做的,就会留下无穷后患,我可得吸取教训。今年开春有一个举报的,说法轮功聚会了,我说“愿聚不聚,没那功夫管那闲事”。那人当时就蔫了。我这几年没抓一个,上边满意,下边高兴,我落个清闲,何乐而不为呢?

希望身在“六一零”的人员,身在公、检、法的人们,能够以这些事例为鉴,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负责。


重庆开县临江镇派出所

电话023-52812033
恶警人员名单如下:所长吕钟、指导员李靖、副所长刘学峰,警察高启家、唐应有、唐勇、罗吉钥、邵金鱼、梁国检、王郑鑫、莫贵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92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