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学法走神的同修背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明慧周刊》第三五五期刊登了机缘同修的修炼心得“也谈认真通读《转法轮》”,联想到许多同修先后多次谈到过如何改变通读《转法轮》时不能集中精力的问题,从法理上提高认识,要真正做到尊师敬法,这当然是关键,但在具体通读的时候,真正做到精神集中,一点不走神对部份同修来说,恐怕一时还是很难,我个人的经验是背法,背《转法轮》。背就不能走神,走神就背不过。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师父就肯定了“背法”的事。只是我当时觉的太难了,认为自己记不住,无法实现,就觉的“背法”是别人的事,做不到,这样就把自己排除在外了。二零零三年底,我从劳教所出来之后,总感到读《转法轮》效果不好,经常是精神不集中,老是走神,有时一句话读过去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再重读一遍,还是没入心,就再次重复读,如此反复,自己很是苦恼。这期间,从《明慧周刊》上看到许多同修介绍背法的经验和心得体会,于是我想:我也背法吧。

记的那是二零零四年八月七日,我开始从头背《转法轮》。大约到上午十点钟,刚背到“净化身体”我感到肚子不舒服,一会就憋不住了,赶紧上厕所,心想:早晨没吃什么呀,昨晚上也没吃什么不好的东西呀?感到莫名其妙。等起身一看,便池里都是血,我立刻明白了,师父还管我呢,师父真的还在管我,我高兴极了。之后,我接着背法。到十二点、我第三次上厕所。每次都是那么多,都是那么红。第二天,也是十点到十二点,还是三次,当我最后一次从厕所出来时,感到腿软、头晕。我躺在床上休息睡着了。下午三点多,从床上起来,头不晕了,但还有点不舒服,身子发软,心想,再休息一会儿吧。大约四点来钟,还没等我起来,儿子回来了。我从床上起来,告诉他我这两天便血的情况。他吓坏了,星期天说要带我上医院,我说没有事,是我们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因为我掉下去了,是从头来。儿子赶紧把电子血压器拿出来给我量血压。量了两次都很正常。在儿子面前,大法的神奇再次得到了证实。

此后,四年多来,我一直在背法,虽然我背法的速度没有同修们那么快,也谈不上精進,但在背法以来,基本上没有出现过走神的现象。只有几次因为遇到什么事情一时悟不清法理,精神烦躁,不能静心背法,很快问题解决后,心情平静了,就又恢复正常了。

这几年在师父的引领下,在背法的过程中,我逐渐学会了向内找和为别人着想,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开始承担起做部份真相资料,传送资料和发送资料,生活充实,精神饱满。七、八年不见的同事说我“怎么模样没有变呢?”,多年不见的老乡都说“怎么这么年轻?”,生人也说“不象那么大岁数的人”。当然,这没有什么可说的,凡是得了大法的人都这样。我只是想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在我身上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其实,因为人的观念,我长期对法的认识不足,对信师,信法打了折扣,执著于怕死;旧势力看在眼里,几次要毁掉我。所以,我在修炼的路上栽了大跟头。是师父洪大慈悲,一再嘱咐弟子跌倒了赶紧爬起来,不要背任何包袱,从而又一次救了我,给了我从新修炼的机会和勇气。我背法的目地非常简单,就是为了解决学法走神,不能集中精力的问题,所以,并没有追求学了哪一段,有没有什么收获,提高,反正就是照师父说的,天天往脑子里装法。

我的实践证明,背法确实能解决学法走神,不能集中精神的问题。我今天把自己走向背法道路的过程讲出来,是想为目前通读《转法轮》时如同我二零零四年八月七日前类似情况的同修提供借鉴。我衷心希望这样的同修:您就背法吧,绝对可行,绝对是好。

修炼层次有限,悟性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