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尊济南第二次讲法班的回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二日】在修大法前,我喜欢看各种气功,中医,宗教书籍。也练过气功。一九九四年五月,同事借给我一本《中国法轮功》,很快就看完了,我立即炼功了。特别是第三套功法做冲灌时,感觉到很强很粗的能量流,随着手在冲灌。

我马上到书店买到一本《中国法轮功》。但是,我想要师父给下法轮。在以后的几天里,梦见了师父在讲台上给我们讲课。几天后在铁路边上捡到半张报纸,我捡起报纸一看这面整版介绍某某功,我不感兴趣,翻过来一看另一面,一眼就看到一个小方框,里面有师父来济南办讲法班的消息。“谢谢老师!老师可来了。”把我高兴坏了!

第二天我就去报名了,一进大院门,冲门是一个小礼堂挂着大幅广告某某功办免费带功讲座。一看不是法轮功,我在院子里找,问了一个老年人,人家还把我给训了一顿,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才找到报名地点报上名。在济南市同时有几个气功师办班,这是邪门干扰,就看你进哪个门。

六月二十一日,济南第二次讲法班在济南皇亭体育馆举办,我在场内木地板上席地而坐,离讲台很近。不一会儿,师父来了,师父高大,和气,面带微笑,祥和中透着威严,令人升起善念。师父讲课时,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抽烟。济南夏天很热,当时气温三十八度以上。体育馆内没有空调,汗水不是滴而是流,我感到汗水不是热的,而是凉的。有时聚精会神的听课时,感到看到自己只剩下头和耳朵和眼睛在听法。有时睡着了,可是师父讲什么都听进去了。我明白了许多过去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教功时,师父亲自给大家纠正动作,师父离我很近,大约两米多,我真想跑过去,看着师父可亲了!但是一下子又没有了冲动的感觉。有几天上课时,外面打着响雷下着暴雨,但每次听完课走出来时雨都停了。后来悟到是师父慈悲,不影响学员来听课。师父让大家都写心得体会,师父都看。讲法班的最后,师父给大家打大手印,我感很庄严,殊胜,洪大,美妙,无以言表。

在邪党开始迫害时,由于怕心,在邪恶的劳教所里曾经失去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每当想起听师父讲法的日子,就想流泪,非常痛悔,自己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以后要真正实修自己,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不负这万古机缘,不再辜负师父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