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指导 证实法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得法第二年就出现了邪恶的镇压,就象天塌了似的。我不理解,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将“还师父清白 还大法清白”的标语贴在大街上。恶党徒查出是我贴的,就把我非法抓進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零年底到二零零二年九月份这段时间,我走了弯路。多亏师父不断点悟和同修们苦口婆心的帮助,使我总算又从新回到大法来了。觉醒后我很害怕,因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是师父不承认的,那也是人的耻辱。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本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正走好师父给安排的正法之路。

“我在末劫最后时期再一次把他洪传出来,所以他是极其珍贵的。”(《转法轮》)我们有缘得了法,又成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幸在世间证实法、救人,这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伟大时代,我们一定要珍惜,利用好这段时间。

师父要求我们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我的理解是三件事是一个整体,都体现在大法弟子在世间证实法救人的伟大壮举中。大法弟子证实法,救人这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然而在实修的时候,会碰到很多难题、矛盾、甚至魔难。当然这是正常的。只要记住师父教导的,学好法,这些难题、矛盾和魔难就都是我们修炼中必定能过去的关。就拿讲清真相救人来说吧,开始我就不敢发传单,后来慢慢试探着发,心里总是胆胆突突的,资料扔在人家门口就赶快走。在学法中悟到这是怕心,也是旧势力安排的因素,我们要否定它不承认它,后来怕心渐渐的小了。能坦然的将资料放到住家或商店的门里,让有缘人能看到真相。

二零零二年夏天一个晚上,同修发正念,我把用心做好的真相资料带上,一路背《洪吟》诗,到了目地地细心的将真相资料送给有缘人。真相刚做一半,忽听近处有一辆自行车啪一声倒在地上,还听到有人说话声。这时心一愣怕心就产生了。但马上稳住了心,大脑立刻反映出“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来救人的,邪魔烂鬼靠边,旧势力也不配来考验我。”顿时怕的因素没了,胆子也大了,堂堂正正的发完真相资料回家了。因大法给我们丰富了经验,办法也多了,还到外村去讲真相。二零零五年一个春天,真相资料中有一部份是粘贴的,这对上了年纪的人有点难度,怎么办?正在发愁,忽觉得有一念打進脑子,“考验面前见真性”(《洪吟二》〈见真性〉)。心想,这可能是对我的考验吧,我要面对,夜间天很黑,准备工作做好了,保证能粘好。当时邪恶跟踪很紧,不管常人的事,救人要紧,同修发正念,我行动,刚粘完,一出胡同发现了一辆巡警车的尾灯闪过去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护着呢。

面对面讲真相,我的理解,这是正法的需要,救人的需要,大法弟子要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对熟人还敢讲,陌生人就难了,碰到坏人就不敢讲了,遇到警察就害怕了,这怎么能普度众生啊?!“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只要是我们接触到的人不管他从事什么职业,哪一个阶层,都需要大法来救度,大法弟子要溶于法中,过程中运用好师父教给的发正念的法宝,清除邪恶。在修炼中,大法不断的给我开启智慧,逐渐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这一关突破了。我利用婚丧嫁娶给众多人讲真相也很坦然,从而能使更多的人得救。

即使对监督我们的警察和街道干部,我也能自然而然的对他们進行救度。奥运会期间,邪党十分惧怕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劝三退、上访,便派人到家骚扰。我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他们先后派来了两个人。第一个人来了不等他开口,我对他微笑着说:“我知你来干啥的,你是来听真相的。”他笑了,我就开始讲真相,他很愿意听,讲完后对他说你这个人很善良,我给起个化名退党吧,他又笑了,同意了。时隔三日又来一个,也是来听真相了,退了邪党的组织,高高兴兴的回去了。

到目前我劝三退的人数大约九百多人。大家知道救人这件事都是师父做的,我们只是做了一些表面的形式。也体现了大法弟子整体智慧和能量。

师父的正法已接近尾声,实修时间真的很有限,家庭环境还没有归正,在身边的众生还没得救。“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向内找,确实忽视了给家人讲真相。有了分别心,没有将家人当成众生,遇到矛盾不能忍,妒嫉心、不平衡心表现特别强烈。今日找到了这些心,按法的要求一定要去多学法修好自己,把家庭的环境正过来,兑现史前大愿,不能让期盼的众生失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