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

  • 给黑龙江依兰县父老乡亲们的一封公开信

  • 长沙市大法弟子给长沙市国安的一封信

  • 给锦州监狱二十监区长程军、张宝志的一封公开信

  • 给黑龙江依兰县父老乡亲们的一封公开信

    父老乡亲们!

    大家好!又一个新年到了。在这个万象更新的时刻,法轮功学员给您拜年了!

    从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全国的力量迫害法轮功直至现在,所以法轮功始终是个老百姓的话题。几年来,在法轮功学员们不断的把真相告诉世人的过程中,很多人明白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完全是为了别人好;但还有一些人,仍然被中共的宣传毒害着,被电视中的自焚,杀人等谎言迷惑着,仍然带着仇恨的心理看待法轮功。常有人说:当初法轮功不去北京“闹事”,共产党不会抓他们。有人说:你在家炼功,不出去没人管你们。也有人说:共产党不让炼,非要顶着干又图个啥?

    说这些话的人,不一定都是恶意。但你们是否想过,你们虽然是为了炼功人好,却是站在中共一边,无意中在替中共说话,假如一个人杀了你的亲人,你去向别人讲述,他不但不让你说,反过来还说你参与政治,说你跟他对着干,甚至还要迫害你剥夺你说话的权利,这样的组织或个人不邪恶吗?共产党就是这样的组织。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信仰的权利。但是许许多多的中国人,在中共对中国几十年的强权统治下,在中共发动的一次次大大小小的运动中,在不断的对中国人进行洗脑与迫害中,很多人对中共已经产生了极度的恐惧心理,看问题的角度与思维已经陷在中共的强权逻辑中,人们都不敢发出自己内心的声音,不敢用自己的良心说话。中共做什么,只有拥护和跟着说好的份,否则就怕被视为异类,随时成为被中共打击的对象。处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甚至对好和坏、是与非的认识也没有标准了,好象谁有权力有武力,谁就是好,就是对,觉得好人坏人又能怎样?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为好,何必自找苦吃呢?!说句笑话,当年日本人的铁蹄践踏中国的土地时,很多中国人奋起反抗,共同抵御外患。而有人为了眼前的利益和暂时的荣华富贵,屈服于刀枪的压力做了汉奸。当时在他们看来,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结果怎样?他们受到了后人的唾弃与永久的指责。

    目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经九年多了,在面对强权、暴力和虐杀,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依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其实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先生向社会推出,修炼者以“真、善、忍”为指导来提升心灵与精神,以简单柔和的五套功法来修炼净化身体,从而达到身体健康,道德与精神升华,吸引了不同阶层、文化、年龄背景的人们,其中很多是拥有博士、硕士学位的科学家、工程师、律师、医生、学者,以及各行各业的佼佼者,也有在宗教和修炼界修行探索多年的智者。法轮功修心健体,不搞政治,更没有组织,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没有任何条条框框,没有任何形式。

    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他们善良、真诚、乐于助人,在别人遇到困难时,不管相识与否,他们都尽力相帮,无论在工作中、在社会上都不贪不沾,路上别人遗失的钱,他们不拣;买东西多找的钱,他们转身退回去。工作兢兢业业,不弄虚作假,不搬弄是非,不耍人事诡计,亲朋好友都乐意和他们在一起,觉得有安全感,信任感,以至于了解他们的人都由衷地感叹:法轮功的人,让人放心。

    就是这样一群对社会有益,处处考虑别人,奉公守己,受欢迎的好人,他们心中时时装着别人的安危,而无暇考虑自己的安危,用他们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出来的慈悲、纯善、大忍救度着迷中的人们。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讲述着提高道德品质与无病健身的相辅相成的关系,讲述着中国大地上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与迫害,讲述着天灾人祸是对人的善恶报应,要人们不要听信谎言,迫害法轮功而为自己带来灾难。而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神就会眷顾他,人就会有福报,在灾难面临时人会化险为安,还会有美好的未来。就这样他们把所有善良的人都当作自己的亲人,慈悲地救度着世人。就是这样一群善良的人们却遭受了九年多的无辜迫害。自1999年7月中共和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以来,黑龙江省依兰县的不法官员及恶人,不顾大法学员在大法中身心获益的事实,为了个人私利配合中共,迫害善良百姓给大法学员及家庭造成了深深的痛苦和伤害。

    2006年6月3日,依兰县护林乡苇子沟村法轮功学员李军被国保大队刘丹阳、三道岗镇派出所陈喜文、刘继彬等多名警察非法绑架,家中只剩下他的妻子和四个未成年正在上学的孩子,还有一位将近七旬的老人。由于家庭经济条件困难,孩子多次提出休学,在老师和家长多次劝说下,她们才同意了继续读书。李军被非法抓捕,无疑给家中原本并不富裕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痛苦,由于李军的被抓,李军的母亲突然间病倒了,出现了脑血栓症状,植物人一样,生活不能自理。李军的妻子即要照顾近七旬病重的老人,又要照顾四个未成年的孩子,还要侍弄四垧多地,生活举步维艰。当时李军的亲人找到县长张万平,说明了李军家里的情况。张万平给县公安局局长和法院院长打电话询问李军情况,要求他们尽量不要对李军进行处罚。可是由于省公安厅的参与,李军被非法判了三年刑。张万平又让三道岗镇党委书记陈重等人到李军家给李军家200元钱,并说有困难找他们,张万平也说如果孩子念书有困难找他,县政府会帮助解决。由于张万平善待大法弟子,得到了福报调到了阿城区任区长。

    2007年3月27日中午12点左右,黑龙江省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文国、副队长宋宇哲,伙同三道岗派出所副所长李玉文、外勤郗景武、金少峰等六人,开两辆车闯到三道岗镇新民村村民、法轮功学员吕慧文家中,连鞋都不让穿,光着脚,外衣也不让穿,将其强行绑架。吕慧文抵制非法迫害,拒不上车,张文国、宋宇哲等恶警强行将其硬抬上车,将其绑架至依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劳教。依兰公安局的恶警们在绑架吕慧文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与法律文件,并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身份。绑架过程中态度粗暴、蛮横,语言粗鲁。

    2006年12月12日,依兰县达连河镇法轮功学员孙仁、马洪刚、宫凤强被方正县高楞林业局非法绑架。孙仁、马洪刚、宫凤强及吴淑莲被强行绑架至高楞公安局,受到恶警们凶残的折磨。12月18日,宫凤强等又被从高楞绑架回依兰。宫凤强在高楞被恶警残酷毒打致昏,送到依兰县看守所时已经不能独立行走是被抬下车的。12月末,依兰县国保大队又将孙仁和马洪刚送到哈尔滨一个秘密的邪恶黑窝迫害多日。这三名法轮功学员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在依兰县“六一零”和公安局局长曾凡辉、副局长轩振江的指使下,被依兰县国保大队张文国、张钰、刘丹阳、宋宇哲等人非法审讯、酷刑折磨,后被依兰县法院非法判重刑,并送到佳木斯莲江口监狱继续迫害。

    2006年2月11日(正月十四),在依兰县委书记刘文斌的策划下,依兰县公安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抓捕,先到三道岗镇郭晶芬家非法搜查,然后到三道岗镇北兴村王云峰、段淑华、李晶家和依兰镇付桂芹家中非法搜查,并将他们绑架至看守所迫害,后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王云峰,自九九年迫害开始以来,四次被抓、一次被强制劳教(两年,关押于长林子劳教所)、被强行罚款万余元……。

    王云峰的母亲八十多岁了,白发苍苍,在王云峰第三次被抓时,每天以泪洗面,哭得双目失明。这是中共这场迫害一手造成的!由于抓捕王云峰带来的影响,他的女儿学习成绩明显下降;儿子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经济几近崩溃;而王云峰则在一次次被非法抓捕、关押中承受了种种摧残……像王云峰这样的家庭在中国何止千千万万!

    2001年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张敏被抓后,短短60个小时,张敏就被政保科副科长韩云杰毒打后死亡,后来韩云杰遭恶报暴死。

    九年多来,依兰地区有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还有多名学员因发生迫害而失去炼功环境或被迫放弃了修炼,致使旧病复发而离世;有7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至少有100多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还有数百人次法轮功学员被抄家、绑架、非法关押;被勒索、罚款、强迫缴“保证金”至少100余万元。本文所述是部份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这些情况只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世人和警察明白了大法的真相站出来保护大法弟子。例如:依兰县某村屯,有三名大法弟子去讲清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恶意举报,在抓大法弟子过程中有一位正义的老大爷站出来说她是我亲戚,放了她吧!(其实他并不认识这位大法弟子)。这三位大法弟子其中有二人走脱,有一位大法弟子被带到派出所,这名大法弟子给警察讲真相,大法弟子包里有大法护身符,警察把护身符揣在兜里戴在脖子上,因为他知道这是他和他的家人能够保性命保平安的法宝,明白了真相的警察当场释放了大法弟子,明白真相的警察和这位老大爷都会得福报。因为他们有利的保护了大法弟子,他们全家都会有美好的未来。

    也许你会说:镇压法轮功,是共产党的政策。共产党给我饭碗,党叫干啥我就干啥……

    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首先是在农村搞家庭联产责任承包,实际上就是共产党放弃对农民的管理。因为在改革开放之前,农民种地种什么,都是共产党说了算,还有一个就是统购统销,就是粮食销售完全是国家统一来包办。实行联产责任承包之后,等于说你爱种什么种什么,你爱卖什么卖什么,等于是对农民不再做束缚的时候,农民自己就富裕起来了。在城市改革的时候,当时有两个词很流行,一个叫“政企分开”,一个叫“简政放权”。说白了就是说,政府不再干预企业,就是共产党不再干预企业,让企业自己决定怎么生产,怎么进行销售,这样城市经济就发展起来了。所以在这一方面是共产党松绑,造成经济发展。

    农民种地如果共产党去管,农民就会没有粮食吃,当初成立人民公社,农民挨饿,共产党不管了包产到户,不是它愿意放手,是因为它的政权维持不下去了,没办法了,让农民自己说了算,农民才富起来的。企业由共产党管,企业都倒闭了,共产党不管企业了,由资本家自己管,企业才真正得以生存,事业单位让共产党管,事业单位都一屁股债。只有没有共产党的管理,农民才有出路,企业才能发展,事业单位才会好转,所以没有共产党中国才真正意义上有出路,人民才会更富强,国家才会更安定,共产党才是折腾百姓之根源,共产党才是使中国民不聊生之根源,中华古国之败类。

    有的人说要一分为二的看问题,共产党总不能一点好处都没有吧?

    如果是国家和政党来进行类比的话,我们可以看一下二战以前的德国。因为我们都知道一九二九年到一九三三年的时候全球经济大萧条,当时有很多国家的人甚至都饿死了。在一九三三年的时候,希特勒成为德国的元首,成为德国元首之后,以他的经济政策,就使德国的经济连续多年以每年百分之百的速度增长,速度非常快。由于这种经济成长的拉动,使得德国的失业率从百分之三十降到百分之零。等于说每一个德国人都有工作可以做,而且德国当时的国际地位大大提高。当时德国很多地铁的挖掘都是希特勒完成的,而且希特勒当时说要让德国的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轿车。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当时希特勒在对德国经济的推进速度事实上是非常高的,但是不管他在经济上做了多大的努力,在军事上取得多大的成功,有人说他是个军事家或是经济学家,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他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了全球九千万人的伤亡,造成了四千亿美元的损失,同时他在集中营里面对犹太人残酷的屠杀,有六百万犹太人因为二战在集中营里失去生命。

    这些事情就足以给希特勒定性了,所以今天你要是到德国去的话,没有人说我们要对希特勒进行一分为二,如果说德国还是离我们比较遥远的话,因为在二战期间德国跟中国没有直接开战。我们再拿日本人做一个比喻。我们(国内)在去年针对日本都有大游行,要求日本对二战罪行进行反思。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在中国不仅仅是杀人,尤其是在东北三省,它办了很多实业,办工厂,开矿业,一直到中共夺取政权之后,当时东北三省的老工业基地,很多都是日本人留下的底子,包括当时东北三省是全国铁路网最发达的地区,都是日本人弄的。包括南京大屠杀之后,日本在中国也搞了很多文化活动,比方说盂兰盆会,我们到南京秦淮河两岸看一看那也是花柳繁华、温柔富贵乡的,大上海那也是朝朝饮宴、夜夜笙歌的地方。那么我们要不要感谢日本人对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呢?我们好象没有人这样想吧?因为日本人有南京大屠杀,有“七三一”部队,有“三光政策”,而且这场侵华战争造成了中国两千万军民的伤亡,就这些事情本身就足以给侵略战争定性了。

    所以回到共产党这块儿,我们看到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后,它造成了中国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其中四千万人是被它屠杀掉的,四千万人是活活被饿死的,这个屠杀的数量超过纳粹德国法西斯的十几倍,超过日本人四倍,另外一方面,共产党又出卖了数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所以就这两件事情本身,就足够给共产党定性了。其实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流氓组织,中共在建政之初分了地主的土地,杀了地主,分了资本家的资本,杀了资本家,在一九六六年的文化大革命中共屠杀了中国人民700多万,八九年的爱国学生反腐败,中共又向学生举起了屠刀,这样一个地地道道的黑帮流氓组织,谁如果真正的和它为伍,或者是它的一份子,都会成为永久的耻辱,都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无尽的灾难。假如说一个人杀了人,即使他做了多少公益事业,都会定性这人是杀人犯,而不会看他以前做了多少好事。

    也许你说:共产党给我钱,没有共产党能有这么好的日子吗?

    其实共产党花的每一分钱,都是税收的钱,都是人民的钱,是共产党给您造成错觉,说工资是党给的,其实都是人民税收的钱,如果没有共产党的领导,象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那样,政务透明,财政支出透明,现在工资就得是现有的3-5倍。共产党在政府上边还有一个庞大的党组织,本来作为一个省城有村长、县长、市长、省长等就可以治理好,可共产党成立村支部书记、乡镇书记、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省委书记等人,人员数十万之多,白白花掉人民的血汗钱,共产党每年的公款吃喝(三千亿元),公车消费(三千亿元),公款旅游(三千亿元),还不包括大大小小官员的贪污受贿,中共官员的开资就超过了每年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二十以上,中国官员外逃卷走的钱就达四万亿元人民币,可想而知中国百姓这些廉价劳动力辛辛苦苦创造的价值都被中共给吞了。

    现在国际油价由147美元降到40多美元,中国的油价却迟迟不下降,共产恶党控制油价是在搜刮百姓的血汗钱,不是真正的为百姓好。2001年山西发生2万多农民不堪政府的税收,冲进乡政府、县政府等机关,砸毁了政府车辆等物资,政府出动了警察镇压,事件才平息,这件事震动了中央,1997年至2001由于各种杂费太多,粮价偏低,农民有的土地都荒芜了,中共怕一担出现粮食危机,怕中国出现内乱,加之法轮功学员在国际社会呼吁中国农民太苦,各种杂税太多,种地还交地税,其实德国、法国、加拿大等国很多年前就已经免地租了,而且还给百姓补贴。

    由于以上各种原因中共才给农民免除了各种杂税,但中共在汽油、柴油、化肥、农药、农膜等物资上都涨价。并不是真正为了农民好,比如燃油附加税征收百分之十七,其实就是100元钱有17元已经落入了中共的腰包。企业职工每人必须交几千或数万元的费用,才能加入社保,有的人由于家庭困难没有资金交钱,在企业干了十几年或二十几年,也成了生活上没有保障的人,中共用年龄限制加入社保的人员,把收的年岁小的人交的钱给年岁大的人,还是老百姓自己的钱,并不是中共拿钱真的为人民好。中国征收个人所得税时,中共官员透露,职工工资超过2000元的不足百分之二,现在物价、住房、医疗、社保等费用繁多,这点工资又够干什么呀?

    2008年,毒奶粉事件再一次告诉了人们共产恶党是怎样欺骗人民的,本来它的政权就不是真正的人民选的,三聚氰胺这种化学物质为什么要加入到奶粉中呢?其实主要是为了使奶料在加入水后蛋白质的成份中不降低,到目前已有多名儿童死于毒奶粉事件,卫生部公布患肾结石的孩子就接近5.3万人,已有1万多儿童住进了医院,这一切到底是谁造成的呢?其实就是中共恶党,有些奶粉企业根本就没有加入三聚氰胺,中共不去让这些企业怎样更好的发展,而是让所有企业都可以加三聚氰胺,不超过一定的标准就行,这难道不在是害每一个家庭吗?这不是在使我们中华民族“断子绝孙”吗?所以有专家学者痛斥中共借毒奶让中国人“断子绝孙”。

    2008年1月25日,南方21个省遭受了冰冻灾害。2008年12月1日长春、哈尔滨、依兰等地冬天下起了大雨,并且长春有的地方打起了巨雷,大家都知道一个窦娥冤造成三年大旱,六月飞雪,而在中国大地有数以千计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苍天能不愤怒吗,明明是天在警告世人中国有奇冤,法轮功学员被迫害。2008年5月12日四川发生大地震,一批豆腐渣工程,使数以万计的人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这明明是大地也愤怒了,共产恶党却拿着全世界善良民众的捐款为其歌功颂德。共产恶党有钱去吃喝、有钱去公款旅游、有钱公车消费,却利用一些有爱心的人捐的钱建了一批豆腐渣工程,这使天地为之震怒,人怨沸腾,每个人都是在谎言和欺骗统治下的受害者。

    自古以来,善恶有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理,人做了什么,都得去承担,何况一个政党,不是共产党杀人就可以逃脱天惩的。

    那些“党叫干啥就干啥”,以“执行公务”,“执行命令”为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也许现在可以依赖中共政权的保护伞,暂时逃过正义的审判。可是中共垮台以后,每个人都将面对法律的制裁和正义的审判。那时上边的指示不会成为开脱自己罪行的依据。谁说了什么,谁做了什么,抵赖不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抄家、抓捕、构陷入狱、洗脑、转化、酷刑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行为。在这乱世的险象中,在这社会的艰辛中,明智的多为自己、为家人着想。时间不等人。

    文革结束后,表现积极的做恶者很多被下放到劳改队,甚至被处死,当时的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在调查开始之前就畏罪自杀了,一批一线卖命的军管人员与负责人被秘密押往云南枪毙,当了中共的替罪羊。

    近几年来,许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官员和公检法人员,接二连三遭恶报:暴病、车祸、突发事件并祸及家人,而中共极力掩盖死因。其实,这就是天谴。中共的无神论再夸夸其谈,蛊惑人心,也抵挡不了上天对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不听劝阻的人的惩罚。

    请关注受难的法轮功学员,立即释放他们,做件好事。他们无罪。因为信仰无罪,告诉人们真实的一切无罪,做一个道德高尚,有益于社会,有益于百姓的人无罪。只因他们太善良,只因他们想使天下人都善良、美好、幸福。

    中共的罪恶累累,“天灭中共”已势在必行,退党,退团,退队才是自救的最好办法。所有加入过邪党这个组织及其附属组织的人,都是这个党的一份子。退出中共,不要再让这个党继续束缚自己,做一个纯正的炎黄子孙!只有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才能彻底的摆脱中共,远离中共,远离灾难。我们不可能离开生养我们的土地,但我们可以通过声明的方式从思想中脱离中共,这是中国人自救的关键所在,每一次机会对我们来说都很珍贵。人做什么都得自己决定,自己说了算,行为的表示才是人心真实的反映。

    也有一些人不理解:退不退党跟能不能留下来有什么关系?这是哪跟哪呢?因为所有参加过中共组织党、团、队的人,当你举起你的拳头宣誓为它效忠,要为它牺牲性命的时候,不仅在人间,也在天上留下了记录。共产党是由什么组成的,是由每一个入队、入团、入党的人组成的,你要不退出,就要与它共生死,那么天灭中共之时,老天当然就要将那些宣过这毒誓的人一起灭掉,因为这是你自己的誓约!这是一定的。李洪志老师说:“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粒子、它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众神消除的目标。”这也就是法轮功学员冒着危险劝人退党的根本原因。

    如果您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当您接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后,您一定要认真阅读,并将它们传给亲友,自己得救,帮助亲友得救。用心思考,赶快作出自己的选择,不辜负大法弟子的良苦用心。自己的未来就在自己的选择中。

    退党自救,认同大法得福报!

    最后,再一次向大家拜年!

    祝愿大家都有美好的未来!


    长沙市大法弟子给长沙市国安的一封信

    长沙市国安系统的朋友: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由于前段时间各位的“工作目标”就是我,我想大家对我的生活、工作、家庭情况都很了解了。我几次想找各位聊一聊,但各位悄悄地来了,在我周围隐蔽的“工作”一段时间,又悄悄地走了,我甚至不知道各位姓甚名谁,该去哪里找你们,就不如写信吧!我想大家一定会看得到。

    为什么称各位是朋友呢?虽然各位直接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所以很多时候不能不被视为“恶警”、“坏人”之类,但我想,“人之初,性本善”,我还是不愿意把大家和那些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人、那些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将大法弟子致死致残的人、那些强奸女法轮功学员的禽兽不如的人、那些完全冷血毫无人性的人等同起来。那些罪大恶极的人等待的就是被清算,我对他们没有任何话说。还有部份的国安特务、便衣之类的工作人员,其“工作”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在正义的法律面前、在神面前都是有罪的,但也许是命运的无奈,也许是为了生活,各位自觉不自觉的就走到了这一步。应该说很多生命的来源和本质都是高贵的,在各自的家中或许是位好兄长、是好父亲、是父母引以自豪的儿子(女儿),人性中的善良美好在生活中的其他方面都会流露出来(参与迫害时除外)。不管大家对我做了什么或曾经打算做什么,我都愿意尊称各位为“朋友”,愿意象朋友一样的和各位聊一聊。

    几个月前跟踪我到我家门口的那两个年轻人看起来气质都不错,当时出于疑惑,我反跟踪他们直到他们走出我住的小区。然而也许就差不多从那个时候起,我被当作重点对象,我的周围就存在着一群特工、便衣之类的人,秘密的干着他们要干的事。我的电话被24小时监听,我和家人、朋友的对话你们都在听着;当我外出两天归家时,发现门锁有异,原来在我们外出时,我和女儿的这个温馨的小家中来了不速之客;晚上我送到楼下门口的生活垃圾一会儿就没有了(我们小区晚上是不会有清洁工人或捡垃圾的人)。我知道我遭遇了不是一般的公安,我遭遇的是特工、特务,那也许是一个专业团队和几辆车,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具体安顿在哪,其实也未打算去了解。我一如既往的生活着,并没有让女儿知道这些。但她在周围朋友态度的变化中有几天心情相当难过、压抑,不过她在压抑中仍表现出了很好的心理素质;那是大法的无限慈悲,头一天她上学回来时还低着头拉着我说:“妈妈,我心情一点都不好!”第二天上学她就恢复了阳光灿烂的童真与快乐。

    有的时候在家中或走在街上都能感受到那种弓张弩拔的气氛。特别是在一个周末,我直接提醒别人,不要到我家来,我被盯住了。之后面的一天一晚,对于我、对于各位都在选择……当然最后大家的选择都是正确的。当我的周围又恢复了平静时,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的心中都想起那两位年轻人,男的年轻有为的样子,女孩子笑容如花,他们将走过怎样的人生之旅?还有曾经围绕在我周围的各位,不管带着什么样的想法和目的,对我来说都是缘,我都想善待各位。同时也会想:他们从我这儿撤走了,又会悄悄地跟在哪个修炼者后面?是心怀着“真、善、忍”的鹤发童颜的老者?还是平和善良的年轻人?

    不想在这过多的讨论这场针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是多么的不应该、多么的邪恶。虽说各位可能为自己的工作找到一些理由,但香港一直都能公开派送《九评共产党》,“天灭中共、退党保命”标语到处可见;联合国一直给予在国内受到迫害的法轮大法修炼者难民保护,仅从这两点就可看出各位维护自己的理念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多么的站不住脚。

    每个人都有其上天赋予的天性:善良、高尚、纯洁、宽厚、诚实、勇敢、正义等等,这些是人类觉得美好和能够生存下去的基础。古语云:“哀莫过于心死”。当人的思想和行为完全背离了自己内在的高贵的本性时,那就是最大的悲哀,那就是一个人的“死亡”。就象特务的存在状态,挑拨离间制造事端、跟踪窃听非法入室等,这还是一般的手段。可是为什么要让自己沦为阴暗、卑劣、见不得阳光的工具呢?男子的阳刚之气浩然正气何存?!

    有人会说在这样的社会没办法啊!我想说的是其实不然,这天地间还有更为强大的存在,纯正、慈悲、无所不能,老百姓一般称之“老天爷”。天理至公,人们常说“善恶有报”,这些都是真实不虚的。当你真正向善时,你会得到呵护。而且由于造物主的无限悲悯,在未来美好的人类社会是没有特务特工这样的工作,人不会再有如此低下的生存状态。

    也许在这滚滚红尘中,忙碌着赚钱、养家、职位升迁、朋友来往,各位很难感受和体会到这一切。我用大法弟子的身份写这封信原因,其一是不给各位制造一个必须的工作借口,其二是其实这是很多、很多善良生命的呼唤,希望大家珍惜自己,是非靠用你的善去判断;善待你们的工作对象----法轮大法修炼者,让自己不为恶,就是在善待自己,就是在给自己创造福份。

    牛年将至,愿这浓浓的春意给各位带来真正的幸福安康!

    长沙市一名大法弟子
    1/12/09


    给锦州监狱二十监区长程军、张宝志的一封公开信

    程军、张宝志:

    2008年11月17日,你们打死大法弟子张立田一违法行为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半月的时间了。在这段日子里,张立田的家人都在承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

    七十多岁的老父亲每时每刻都在痛失亲子的悲伤中度过,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张立田年幼的女儿每天也都在失去父亲的悲伤中度日,白天看到警察吓得都绕开走,晚上不敢睡觉,无论母亲怎么安慰都是害怕。

    张立田的哥哥、弟弟背井离乡来到几千里之外的锦州,为了查明真相整天奔波于锦州监狱、锦州城郊检察院、锦州检察院和辽宁省检察院。他们吃尽了苦头,忍受着悲伤,可现在连亲人的死亡证明都没见到。这世道哪有王法啊!

    当家人在火化厂看到尸体多处伤痕时,当天下午家属就来到城郊检察院要求尸检,可是没过几天,你们就背着家属把张立田的尸体偷回了监狱。这种行为令人不齿,人被你们杀害了,还把尸体放在杀人犯的手中。近日,你们又把两名受你们指使一同参与打死张立田的犯人李勇、刘裴岩调到了沈阳监狱,你们不觉得这种行为更能证明你们做贼心虚吗?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12月29日,北京两名律师再次同家属来到锦州监狱,找监狱长。负责接见的警察说监狱长出差了,找其他领导,也都说不在。后来,找到了一名主任,此人却说我不参与张宝志的事情,你们还是找他本人吧。律师只好联系张宝志并与他通了话,又一次要求他给家属死亡证明,可是张宝志却说让家属把在城郊的案子撤回,才把死亡证明给家属,并且态度十分嚣张。

    当天下午,律师又和家属来到城郊检察院,主管此事的刘飞坚决不允许家属找外地法医参与尸检,律师提出双方做尸检比较公正,可是刘飞象是怕真相大白,用各种借口阻止,原因是锦州监狱就归他们管。城郊检察院是在利用手中的权力保护杀人凶手。

    新年快到了,程军、张宝志,你们也有家人,当你们团聚在父母身边时,可曾想过张立田的老父亲因你们杀死张立田而在承受着永失亲子的痛苦?这个新年将给老人一个怎么样的打击?当你们给自己的孩子送上新年礼物时,张立田的女儿得到的确是父亲的遗像,再也没有了父爱。当你们举杯畅饮时,你们怎能忘记张立田那双永不瞑目的眼睛时时在看着你们吗?你们就能吃得下睡得着吗?难道你们给张立田的全家带来这巨大的灾难,就无人管了吗?你们以为你们用权力就能逃过这一劫吗?

    你可知道张立田身后有十几亿人在关注此事吗?神目如电,冰冷的手铐现在不能给你们戴上,当淘汰坏人时,你们将在劫难逃!

    通常在生活中看到的杀人犯都是仇杀或是打架失手的,而你们确是在明明白白的杀人,杀死的还是道德高尚的大法修炼人,你们犯了恶贯满苍宇的大罪,如果你们能马上自首,人民还能看到你们还有一丝的人性,杀人偿命,这是天道理,也是人道。

    没有这些从监狱长到检察院的保护,你们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做偷尸和转移犯人的罪行。当今的中国都是像你们这样的人掌权,离灭亡不远了。你们逼得老百姓没有说话和讨公道的地方。如今邪党如同坐在火山口上,随时灰飞烟灭,所有参与此事的人都将受到历史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