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今夜月儿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赵浩把手中最后的一件活干完,伸了一下酸胀的腰,一边望向窗外,这天真是说黑就黑了。

他慢慢地踱步到窗前。天上一轮圆月悬挂着,那皎洁的月光飘撒下来,把他冷峻的脸映得也温柔起来。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啊!

在车间的角落里赵浩放了一张小木床,就成了他栖身的家。白天他在这干活,晚上就住在这里。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山东大汉,听了他的遭遇非常同情,就爽快地说:不嫌弃就住这里,一来给你省房租,二来还可以给我看厂房,好,好。

来到这个加工厂干活已经快两个月了,原先在税务局上班的他,现在已经差不多是个熟练的钻工了。他干的是计件工资,每个月能挣个七八百元钱,这些钱,除了供应女儿上学,还养活卧床不起的老母亲。

妻子和他离了婚。想起妻子,他的心还隐隐地作痛,沉甸甸的像灌了一块铅。因为炼法轮功,警察一次次的抄家、绑架,让妻子身心疲惫。记得妻子离开他的那天哭着说,我知道你是好人,可是我也受不了这地狱一样的日子啊!

赵浩愧疚地把妻子拥入怀中,他咬紧嘴唇不让眼泪流下来。可是,妻子还是走了,也留下了身后泪雨滂沱的女儿。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仿佛要把妻子的身影从心中吐出去,他没有怨恨妻子,在豺狼当道、没有正义的社会,情义与责任有时真是很难两全的啊!

昨天同修云妹给他送来五十份法轮功真相小册子和一些“九评共产党”光盘,他想今晚把它们发出去,让这些真诚的故事去唤醒还在受中共恶党毒害着的乡亲。他从床下把小册子找出来,用塑封袋一一装好,然后又沿着腰际塞了一圈。收拾停当,就走出了屋门。

初冬的夜晚,村庄静悄悄的,空气中弥漫着丝丝的寒气。一阵凉风袭来,赵浩禁不住咳嗽了几声,这是在监狱留下的后遗症。

那是几年前的元旦,他在路边的树上挂了一条“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被派出所蹲坑的恶警绑架。他被带到了刑警中队,在一个布满各种刑具的小屋中,他被铐成“大”字型,靠墙吊站了四天三夜,他的手臂疼痛难忍,手腕几乎要断掉。和他同时受刑的一个抢劫重犯,只吊打一天一夜就招供了。恶警毒打他,逼他说出横幅的来路,他被打得几次昏死过去,这些恶警见从他口中问不出什么,就把他投入了监狱。

在监狱里,他更是遭受惨绝人寰的折磨。恶人用老虎凳、抻床、上大挂等等酷刑,来逼迫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那天,他不写“四书”绝食抗议已经是八十多天了,他体力不支坐在地上,双手被铐在床腿上。几个恶警鱼贯而入,其中一个小白脸脱下皮鞋,对他劈头盖脸一顿毒打,嘴里一边骂着:“嘁!让你不吃饭!你以为你的命值钱啊,你现在死了,马上铺盖一卷把你拉火葬场就烧了,哼!”

直到赵浩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恶人怕他死在监狱里,才通知了千里之外的家人,那天是二姐带着他逃也似的离开了那个魔窟。

在医院救治的时候,医生透视检查说他的肺部损伤的太厉害了,烂了好几个洞,要好好的住院治疗。可是,家里没钱,老母亲也抱病在床,就只好回家了。赵浩每次咳嗽的时候,都背过身去,他不忍看见老母亲伤心的目光。

秋天来了!赵浩家的柿子树上的红红点点装扮了这个冷清的农家小院。

经过几个月学习法轮大法的书籍和炼功,赵浩又一次远离了死神,周围不少人也啧啧称奇,有的也在暗暗跟他学起功来。这天,他早早的去了城里办事,回来时已经是下午。母亲见到他就惊恐地说:儿啊,你快走吧,监狱的人来找过你,他们说你是“逃犯”,要抓你回去。母亲说完便嚎啕大哭。

那天监狱来了三个警察,说赵浩保外就医期已过,要羁押他回监狱。赵浩被迫流离失所了。

今晚的月色皎洁如画,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银色的月光照着赵浩一人独自前行,前边的村庄依稀可见了,赵浩顺手摸了一下怀里的小册子,那些小册子在他怀里变得温暖起来,他不由地加快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