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二劳教所继续毒打折磨图转化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现在邪恶的迫害每天还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发生着。谎言在前,暴力毒打、折磨殿后,山东省第二劳教所恶警们为了达到所谓“转化”大法学员的目的,极尽各种手段迫害着。

一、主管“转化”迫害的恶人及恶行

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王村劳教所)八大队主管“转化”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孙丰俊(教导员,警号370731211)、刘林、张玉华。

孙丰俊其人阴险,青面獠牙,远看形如骷髅。有一次,因为大法弟子拒绝观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他暗中指使普教把大法弟子叫到厕所中,关上门殴打。我也拒绝观看,被他们带到队部。我告诉他说,“普教打人”,孙丰俊恼羞成怒,撕下伪装,大吼,“打你怎么了,我要打你个半死。”并狠狠的打了我几耳光,其他普教一看,立即上前对我拳打脚踢,并把我吊铐在厕所四天四夜。

之后,他们一伙指使四名普教迫使我写“三书”。当大家都出工后,4名普教(杨祝民,李希伟,刘振波,×××)把我带到被褥室,关上门,进行殴打,用鞋底打脸、头、手,用牙刷把插入我的手指缝中转,用棍子打,棍子被一下打断。他们从上午8点多到11点多,一直折磨我,我始终坚信师父就在身边,在师父的加持下过来了。

孙丰俊经常指使普教殴打“转化”大法弟子,其中有一50多岁的大法弟子被其用棍子打的手指不能动,大拇指肌肉萎缩。但他常在大法弟子面前表现伪善,似乎打人与他无关。开会时,竟恬不知耻说警察与劳教人员是一家人。

刘林,其人狠毒,个头不大,头歪身斜,“转化”迫害大法弟子时,好用大法书背砍人头脸,拳打脚踢,我曾被打的头上起大包,牙齿松动。

张玉华,专好用乱七八糟或佛教中的东西迷惑学员,强迫大法弟子看,抄佛教或其它乱七八糟的书或录像,写体会,直到完全背离大法。如有不从,便指使普教打,罚面壁。临朐大法弟子鲁洪岳因不看录像被罚面壁至深夜。大法弟子耿道虎因为睡觉点名不喊“队长好”被其叫出,遭大班长戴继峰等人殴打,以致呕吐,数天不能进食。

有一次,为达到其目的,张玉华拿来一张加期表让我签字,说不写“三书”,先给你加期三个月。之后又说“再不写,明天把你送管理科,关你小号,用7,8根电棍电你”。第二天,他真的拿来手铐要带我走,这时一个犹大过来为我求情,说再宽限几天。犹大告诉我说:“我告你个实情吧,不写‘三书’,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他们会天天打你。”因为在里面不准说话,不知实情,语言的恐吓对我增加巨大压力。后来他们的招数用尽了,恶警说:“写了吧,随后再写个声明,一起交给我,我们以后再不找你麻烦了。你师父不是允许你们写声明吗?”邪恶多么阴险呀!为了给我们的修炼留下污点,竭尽了各种手段。

二、利用普教殴打大法弟子

在劳教所,恶警们利用人性恶的一面在迫害大法,败坏人类的道德。开会时,恶警们就说,“普教人员分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就是为了看管法轮功学员。”因此,普教人员一分下来,就会被教导员恶警训话:不准和法轮功人员乱说话,不准吃用法轮功人员的东西,不然就扣分加期。他们给人与人之间制造隔阂,极力张扬人性恶的一面。谁打人骂人狠,就利用谁,就给谁减期。其中,杨祝民这个黑社会痞子,打人最狠,骂人不断的东西,被它们评为“文明之星”予以奖励。这连普教人员都感到不可思议。同时,他们又让劳教人员不断写思想道德教育,法律常识教育作业。

在劳教所,他们不允许大法弟子说话。但是普教人员污言秽语,相互传授作案经验,他们可充耳不闻。他们可任意指使,强迫普教人员对所谓不受规矩者关门群殴。充分体现着劳教所警察的知法犯法,目无法纪,一手遮天。

恶警对邪恶的普教人员长期折磨大法弟子,暗中唆使,表面上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反而说大法弟子没做好,不向内找自己。其根本目的使人做邪恶的“顺民”。例如,8队中有一惯犯,叫郝荣刚,东北人。其经常以折磨修炼者取乐,强迫人“开摩托”,“开飞机”。长时间做各种动作,并以此炫耀,恶警不但不制止,反而更加利用他。

有一次,在外面站队等待吃饭,普教大队的一个班长感到无聊,就随意从队中叫出一个人,让他打人,然后这个班长指谁,他就打谁,并且要打出声音,被打者不敢还手,不敢争辩。以此取乐,这一切就在邪党恶警的注视下发生,而没人制止。

三、利用种种手段洗脑迫害

为了“转化”迫害大法学员,恶警们采取种种洗脑手段,想使修炼者放弃修炼。我就被迫坐小板凳一个月左右,最长时间从早上5:30至半夜3:30,每天仅睡两个小时。屁股坐的破皮生疼。有一个昌邑的大法弟子做的很好,让他面壁,他就打坐,不让他说话,他就回以“法轮大法好”。最后恶警,包夹对他无可奈何,把他调到别的普教大队去了。

中共劳教所,它根本上不是教育挽救人,是要完全摧毁人的道德、廉耻,强制的使人变成鬼。在其中,不能有人格尊严,它可以任意践踏羞辱人格。使人生活在红色恐怖之中。有些普教人员虽然干了些坏事,但他们尚有一些善念,对大法学员抱着同情之心。但一被恶警利用,就慢慢变坏,更加泯灭人性。恶警以减期为诱饵,提出恐怖要求,每天找出三个人面壁受罚,致使人人自危。

邪恶的迫害现在每天还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发生着,每天还在这些执法部门发生。本来应该是代表人间公正正义的法律被恶党这些披着法律外衣的罪犯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