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长半夜闯民宅绑架村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县农村妇女郑宝珍为大女儿准备第二天上学去,母女两个准备好了,到了晚上准备要睡觉时,祸从天降,阜平县公安局长王益民、副局长翟向宇、国保大队长张进辉、范振华,指使着城关派出所长王梦杰、李秀海、安军为首的恶警通过苍山大队邪党书记陈贵玉,十五六人,闯了进来,一阵抄家抢劫后,抢了给郑宝珍女儿上学用的电脑,绑架了郑宝珍。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祸,郑宝珍女儿哭着说:“不要抢我的电脑,不要绑架我妈妈。我妈妈没有罪。她身体不好,没法干活。炼法轮功为了身体好,能干活。我和妹妹就能上学。没妨碍谁,也没影响谁。为什么绑架我妈妈?你们这样做是非法的。”这些中共政府人员们不但不听,恶警安军指挥一群警察,往车上拾,还叫去抓人。郑宝珍穿着睡觉的衣服,拖鞋也没顾得穿,就被拽到了车上,恶警们随便拿了一双没法穿的拖鞋扔在了车上。

就这样半夜三更在家里,郑宝珍被绑架了,剩下她女儿一人在家里,吓得直打哆嗦。

郑宝珍在修炼法轮功前,丈夫长年不在家,自己一个人带两个女儿上学,种地。只因劳动的辛苦,生活的艰辛,使她染上了一身病,腰疼,腿疼,胃病,心脏病,头疼病,肩周炎;下地干活不行,不干吧,又没人干,苦不堪言;多年来四处寻医问药,偏方也找了不少,药也吃了不少,也无济于事。后来看到有人修炼法轮功病好了,她炼上了法轮功,随后,她的病神奇的好了。她真正体会到了无病的幸福,从此她再也不用吃药了。这在当地是人人目睹,人人皆知的。两个孩子可以无忧无虑的上学了,不用担心妈妈的身体了。从此,郑宝珍不怕吃苦,任劳任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找,勤勤恳恳的种地。自己的地边,别人载上了树,她不和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别人家都有自留地,就她家的自留地别人种着,她也不和别人一般见识,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郑宝珍按她师父说的与人为善,做事要先考虑别人,做一个好人,最好的人。她处处这样要求自己。

就这样一个好人,却遭到阜平县邪党警察的骚扰、绑架。邪党警察们把郑宝珍非法绑架到城关派出所呆了一夜。郑宝珍强烈要求无罪释放。李秀海,安军声称明天再说。第二天,国保大队长张进辉,所长王梦杰,李秀海指挥着恶警安军和几个警察把郑宝珍抬上车,把她拉到了拘留所。

拘留所非人的生活,使郑宝珍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昏了过去。狱医和安军要给检查身体。把她拉到了县中医院。从县中医院出来又押到了拘留所,安军和狱医就溜走了。

上大学没走成的女儿和上高中的小女儿到城关派出所要人,恶警不但不让,还拧着两个孩子的胳膊和背到公安局,疼得两个孩子哭得成了泪人。恶警们说:“再来要人,把你们抓起来。”

迫害病危的郑宝珍,几天都没有进食。可恶警们在第五天又暴力灌食,而且加进了不明药物,使她几次昏死过去了。第八天,几个恶警抬着郑宝珍,塞进车里拉走了。拉时没通知家人,偷偷摸摸把人拉走了,拉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可那里的人看到人都这样了,拒收。恶警又把她拉到另一个地方,通过关系把人送进去。可那里还是不收,才给拉了回去。可是家里没有人,恶警们把人交给了村里大队会计,就赶紧溜走了。郑宝珍生活不能自理,头昏失去记忆,走不了路,人瘦的都认不出来了。

以阜平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益民为首的邪党恶徒,在二零零七年六、七月份对当地大法弟子进行绑架、勒索,各村邪党人员逼迫大法弟子签字,国保大队恶警夜晚闯入民宅绑架大法弟子。

奥运前夕,阜平县以公安局副局长翟向宇,国保大队郭锦贞、张进辉、范振华为首的恶徒对全县大法弟子骚扰、绑架迫害。阜平县、城关镇、财政、检察院、大队、村委会等各种恶党机构人员,又到郑宝珍家骚扰。这就是邪党官员们的所谓“政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