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大法弟子马英巨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内蒙古多伦县大法弟子马英巨再次被当地公安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大法弟子杨玉莲和张春荣。目前三人都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

马英巨,男,四十四岁,原是多伦县第一小学语文教师。在九九年邪党发动迫害法轮功以后,该县有五名修炼法轮功的教师被调离教育岗位,马英巨被调到县林业局工作。九年多来,马英巨因坚持信仰,多次遭到绑架、关押,并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到过残酷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马英巨为讲清真相进京上访被截回拘留十五天,罚款二千元。两个月后再次上访,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在公安局长王蕾的命令下,把他铐到暖气片上,恶警用电棍和木棍殴打头、胸等部位,造成肋骨断裂,胸骨错位。同年十二月被遣送到锡盟劳教所,九个月后又转押到五原劳教所。

到五原劳教所初期,马英巨受到所谓“专项教育”:每天只许休息两小时,午休时强迫读诬蔑大法的资料,以达到洗脑目的。劳教所这样折磨他持续一个月的时间,最后以失败告终。

零二年初,马英巨等三名大法弟子为了要回被没收的大法经文,绝食抗议。二月六日,马英巨被架到一楼会议厅,恶警李卫东、赵乃卫、刘军、张骞、陈雷、张大虎等八、九名干警把他围在中间。孙国庆、李卫东、刘军三人用一根绳子把他的胳膊勒紧,反背摁成跪姿并用力提绳子使他上身一直保持直立,然后用三根电棍在他的胸、腰猛击。恶警陈雷借酒劲一边电他的肚脐一边说帮他找法轮;接着孙国庆又脱去他的裤子电脚心;然后他们把捆胳膊的绳子松开,开始抓着他的双手狠拉狠拽,当时他的裤子在脚跟附近胡乱绕着,全身左右乱晃,恶警们大笑。直到马英巨的胳膊动不了,才把他反铐在一张椅子后背,中途小便只能由身边的劳教人员解裤子,背着椅子跪在地上小便。

到了下午,这些恶徒用上午的方式用绳子捆紧,再次用三根电棍连续电击,而且整个电击的过程中用毛巾堵住嘴,喊叫声别人听不见。马英巨被电的全身抖动,陈雷却说让你跳桑巴舞。身上被电击过的地方发紫、发黑、脱皮,胳膊有勒伤的血痕。

零二年九月初,因五原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六十多名大法弟子拒绝配合邪恶。劳教所在上级部门的操纵下,发动了由百余干警及全部劳教犯参与的大迫害,期间多位大法弟子被打伤。马英巨被关入禁闭室达四十天,在犯人的包夹下不让睡觉,直至在其神智不清时写了所谓的保证。零三年一月,面对恐怖高压,他毅然写出严正声明,表示坚修大法。劳教所恶徒非常恐惧,立刻强制马英巨日夜罚站,犯人轮流看守,不让其闭眼。副所长杨富荣亲手对他拳打脚踢,用绳子背捆双手再全身吊起。

马英巨双腿浮肿的象水桶,大小便失禁。期间昏死过去两次,苏醒后,继续被罚站。第三次昏死后,经抢救脱险。

经历近一个月的疯狂迫害(包括大年夜),这伙暴徒面对马英巨坚不可摧的正念,受到极大震慑,不得不放弃了对他的迫害。当时就连最邪恶的犯人都伸出了大拇指以示敬佩。

零三年解教后,受到当地“610”、公安的长期监视。后来又被非法拘留一次,罚款数千元;零四年被绑架到赤峰洗脑班一次。

时至今日,这场由中共邪党发动的迫害已经彻底走向失败,邪党正在大法弟子讲真相的进程中走向解体。疯狂的迫害不仅挽救不了其解体的命运,所有恶党的随从都难逃正义与天理的审判。诚心奉劝所有迫害参与人员,为了你自己生命的永远,请立即停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8/193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