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故乡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自从96年从家乡来到特区后,仅仅是在偶尔出差或过年时才回去几天,每次也都是来去匆匆。如今我已八年多没再回故乡了,家乡的父老乡亲、亲朋好友、老同学、老同事,你们可否知道真相?可否做了“三退”?这颗牵挂的心,使我产生了要回故乡的愿望。

当我有了这颗救人的心,师父就安排了我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不久,为了公司其它部门的事,老板非得派我先去联系我的故乡那座城市,我便带着盼望已久的心踏上了故乡之路。

在火车上对面卧铺上的两个同乡也都是来自特区,谈起来一个是我的校友,一个是家乡最大国有企业的退休员工,一路上越唠越熟。当他们知道我在保健品公司工作时,就都想以内部价格买些保健品。我答应帮忙。返回公司后,当她们来取保健品时我给他们讲了真相,办了“三退”,同时送给了她们每人一套神韵晚会光盘。

回到了家乡当天,忙完了公司的事后,就急忙去了医院看望住院的婆婆,在场的还有一大帮来看她的亲戚。护理婆婆的小姑子见到我后说:“嫂子,这么多年你怎么一点也不显老呢?”我丈夫的几个表弟、弟媳等也说:“咱们都已经有十五、六年没见了,你比当年显的还年轻。”而我看他们随着岁月的流逝从颜面、体态都已过渡到了中年。我说:“这都是炼法轮功、修大法的结果。以前我一到冬天就犯哮喘病,咳嗽不止,一冬都出不了门,三十几岁的人,看上去像四十多岁的人。现在这些病全好了,在特区不仅跟年轻人一样的快节奏工作,而且十二年没吃过一片药和一粒保健品。”在场的人都为之惊叹,纷纷讨教防老治病的良方。我告诉他们一定要相信“真、善、忍”宇宙大法,常念“法轮大法”好,最好能坚持炼法轮功。在场的人都频频点头表示赞同。他们当中有的过去通过电话已办过“三退”,等我回公司后又给他们寄去了神韵晚会光盘。

婆婆前几天一直在病危抢救中,我原以为这可能就是我们最后的见面机会了。可她见到我后自己坐了起来。我教她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从此婆婆一天比一天好,饭量也逐日增加,一周后病情稳定且出院了。连医生都觉的神奇,不可思议。

晚上我去了大小姑子家,小叔子的两个孩子也来看我。二侄女小时候天目一直开着,当时能看见所有的法轮章和法轮图里坐着师父的法身,还能看见五彩缤纷的天女散花等另外空间的景象。“七·二零”以前,她才只有8、9岁,炼功很勤勉,讲法录音也听过,“七·二零”以后由于受邪党的迷惑而放弃了修炼,特别是我曾经因坚定修炼大法而被非法劳教后,她们全家人更是不敢提起此事。我多次在电话中提醒她,根基那么好、缘份那么大,千万别失去这万古机缘,她只是相信大法,办了“三退”,表面答应从新走入修炼,可没有丝毫的行动。这次见到她,我严肃的告诉她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再不抓紧真的就永远失去了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机会。她听后真的着急了,告诉我她没有书,也没有炼功带,“七·二零”以后的新经文一篇也没读过,怎么办?第二天我就给她买了个MP3,灌上了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和炼功音乐,晚上我教她回忆五套功法的动作,给了她一套《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光盘。现在她每天听法炼功讲真相,用行动回到了师父的正法洪流中。

大小姑子女婿是某大型国有企业厂长,他为人善良、仁义,他们全家都已办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头两天晚上我还给他進一步讲真相,他说:“我在南洋时有人就说我有三世佛缘,早晚也得入佛门。我看过《转法轮》,确实是一部佛家上乘大法。能不能把李洪志师父以后陆续发表的一些经文让我看看?”我就把师父其他经文用U盘都给他复制下来送给他,又送给他天音和预言等光盘。他看完光盘后感慨的说:“觉的很震撼,感到整个人从灵魂到身体都得到了改变。”第三天,他接到在老家的表弟因车祸死亡的消息,急忙前去奔丧,当我要离开的那天才回来。回来后深有感触的说:“送走表弟深感生命的脆弱和无助,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弟,瞬间说没就没了。”他告诉我,因此在丧宴上他对全体前来奔丧的亲朋好友都讲了真相,让所有在场的人一定相信“真、善、忍”宇宙大法,退出邪党、邪团、邪队,才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在家乡的几天里,我工作之余还与大学、中学同学相聚,还看望了过去单位的几个老同事、老朋友。前两年我基本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都给他们讲了真相并办了“三退”,这次见面聚餐时我都给对方发一套神韵晚会光盘,没时间见面的,我就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对方的电话,回公司后通过电话问候,并用特快专递给每个人寄上一套神韵晚会光盘,让我的父老乡亲、亲朋好友在欣赏轻歌曼舞中被救度,最终达到“人从剧场出来,对大法弟子的态度基本上是百分之百的变,对法轮功的态度都变了。人的念头一动,那就决定了他的留和不留。”(《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小姑子由于俩口子离婚,女儿一直寄养在奶奶家。这孩子没有因为父母的离异而自暴自弃,而是自强不息,还考上了重点高中。我丈夫和我一直非常同情这个孩子的命运,经常在经济上周济她、学习上指导他。我也通过电子邮件给她讲过真相并替她起了小名帮她退出了邪团、邪队。在送别我的家宴上,我特意让她过来,主要是问问她是否真的知道真相,她眨眨她那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告诉我“法轮大法好!”。

我过去的老领导曾经担任过国有大型企业的厂长和主管局副局长,前两年我打电话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立马表示:“好!好!坚决退出邪党。”这次我们见面,他说:“为了听你的话,达到彻底的退出邪党,退休时我到局里就谎说要把组织关系转到街道,便于过组织生活,当我拿到组织关系后,半路上就把它撕了。”

听到这我心里一热,被深深的感动。我屡次惨遭邪党的迫害,家乡的亲朋好友还是那么信任我,相信我的话,这都是大法的威力,是这部伟大的法启迪了他们明白的那面,并通过我这个大法弟子而表达了他们生命中的愿望,那就是相信大法、同化大法、等待大法的救度。

星期天,我去了表姐家,她们一家过去都是修炼人,现在只有表姐和她的儿子紧跟正法進程,坚持做三件事。表姐夫是军队的高级军官,身材魁梧。“七·二零”以前他学法炼功勇猛精進,因此更显年轻英俊。“七·二零”以后面对严酷的迫害形式他选择了放弃修炼,如今已身患糖尿病。

我是亲眼目睹我的姨妈的变化才学的大法。那时我姨身患半身不遂已瘫痪在床,由于身体较胖,先后雇了几个保姆都累的干几天跑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炼起了法轮功。开始是她躺着听讲法录音,渐渐能坐起来看书和坐着炼功,最后能站着炼功了。在“七·二零”以前身体恢复的已经能给全家人做饭、下楼散步等等,此事在当地广为流传,成为了弘法的典型事例。可“七·二零”以后分局、派出所、街道等隔三差五上门干扰,逼迫写不修炼的保证,强行按手印画押,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的前途,从此中断炼功,而后不久就病逝了。

我姨夫“七·二零”以前已七十多岁了。炼法轮功使他红光满面、精神抖擞,还被几家建筑公司聘为工地总监。“七·二零”以后由于怕心而放弃了修炼,完全沉浸于常人的吃喝玩乐中,虽然去世时已是八十多岁的高龄,但只享受了人间的福报,却失去了修炼的机缘。

表姐一家的结果使我领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想要冲出生、老、病、死这旧法理、旧法则的束缚,唯有持之以恒的信师信法,在任何外界大气候的变化下都不能动摇其意志。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路〉中所讲:“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

八年中,故乡变化够大,高楼林立、昔日的景象早已不复存在,我最要好的同事由于搬家已有八年失去联系了。回去后得知她于三年前得脑溢血而去世,留给了我永久的遗憾,使我更加感到救人的紧迫和时间不等人。

回到出生地,重游了小学、中学、大学,还去了谈恋爱经常光顾的公园,進進出出的人中已无熟悉的面孔,只有陌生人在你身边匆匆而过,偶而问一下路,回答也是:“阿姨请这么走……。”我已从叫别人阿姨变为被别人叫阿姨,真是“人生苦短”,转眼就是百年。真的庆幸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得大法,走上返本归真之路。感谢师父、感谢上苍对我的厚爱,唯有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