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女二监下药导致多人精神失常 【明慧网】

云南女二监下药导致多人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云南女二监前身是云南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刑事犯人,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氏集团和中共为打压迫害法轮功,改为关押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云南女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关押在这里进行迫害,成了一所没有人性的人间地狱,残酷的手段超出二战时期纳粹镇压犹太人百倍、千倍,恶警的罪恶令人毛骨悚然、触目惊心。

邪党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女二监后的第一步就是实行强行“转化”,不放弃信仰的遭酷刑折磨,如关禁闭、长时间坐小凳不准动,以及各种毒打,电棒相加,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精神失常、生命垂危。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被云南女二监迫害案例:

一、文山县法轮功学员方世敏,坚修大法,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恶警关禁闭长达一年。邪恶警察见不能“转化”方世敏,就在她的饭里拌入损害神经的药物,致使方世敏神志不清,变得呆痴木讷。

二、个旧鸡街冶炼厂法轮功学员万秀英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女二监遭受到非人折磨,她被恶警长期罚站、关禁闭、绑死人床、注射不明药物,被迫害的不能说话、走路,神志不清,生命奄奄一息。回家后至今仍未清醒,失去记忆,只能躺在床上,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三、昆明海口法轮功学员张如芬,被迫吃了拌有剧毒药物的饭,结果七窍流血,恶警管教看到她没有死,竟还说:“你命真大,没有死掉。”张如芬保外回家后,恶警威胁不允许曝光监狱的罪恶,不准接触任何法轮功学员。

四、昆明七十二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王莲芝,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十八时左右,她买菜回家准备做饭,有人敲门。开门后,进来三个警察、一个穿警服、两个穿便服要把老人带走,老人的儿子坚决抵制,把三人轰出家门,恶人贼心不死,躲在楼下,趁老人下楼就被绑架。二零零八年十月中旬的一天,儿子去西山看守所给老人送衣服,可看守所接到法院判决后,已经把老人劫持到女二监。儿子说判决连家人都不敢通知,进行秘密判审,真是不得人心。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儿子办好一切手续到女二监,见到了母亲,儿子知道母亲不写三书,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可十一月二十七日,儿子接到监狱电话,叫他去一趟,一到监狱说他母亲有病,可以保外就医,儿子问:“什么病?”他们不说,再三追问下,监狱管理人员杨欢才告诉他,他母亲得的是精神病,儿子一听如五雷轰顶,十几天前还好好的,怎么就精神分裂呢?儿子问:“谁鉴定的?”恶警答:“市精神病院。”杨欢还说:“你母亲不吃高血压的药就拌在饭里。”儿子怒责:“还拌有什么药?”杨欢不敢回答。儿子只好先把母亲接回家。

五、昆明法轮功学员赵飞琼二零零五年被劫持进女二监迫害,警察逼她“转化”,她不配合、不“转化”、要坚持信仰,被多名警察用手铐铐在办公室的铁条上,用五、六个不同型号的电棒电她身体的敏感部位,脖子后面、身后、腋下、脚后跟等处,一连两天。第一天电了两个小时,第二天电了近三个小时,皮肤都烧焦了,结疤时一块块的往下掉。参与迫害和在场的警察有曾觉、丁莹、谢玲、马丽霞、杨欢、郑频、孙宁爽、周愉、杨永芬等。谢玲还唆使包夹刘淑琼说:“赵飞琼不‘转化’,你用小凳把她砸死。”刘说:“小小赵飞琼就包在我身上。”深夜刘用小凳砸赵飞琼,响声太大把在上床的人都震醒了,刘才停止作恶。有一次天太冷,把赵飞琼的衣服全脱光,让她在禁闭室外光着身子蹲了一天,直到晚上才给穿上衣裤。

以上只是云南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冰山一角,我们现在把它揭露出来,请善良的春城人民给予关注,请全世界的正义人士给予声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