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法弟子曹东被中共邪党迫害的情况(图) 【明慧网】

北京大法弟子曹东被中共邪党迫害的情况(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九日】中共邪党当局长年累月的残酷迫害对曹东的身心造成了很大摧残,肠胃功能紊乱,经常便血,晚上难受的睡不着觉,再加上在狱中一直被关在阴冷的牢房内不让出去活动,常年不见阳光,曹东的头发大量脱落,出现大面积秃顶;视力急剧下降,眼睛经常疼痛发胀;牙齿松动,牙龈时常出血;面色苍白,身体很虚弱,走路直不起腰;大脑反应迟钝,记忆力明显减退。


曹东和妻子杨小晶

北京大法弟子曹东因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与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见面,为了营救当时正遭受关押迫害的妻子,曹东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即遭中共国安特务绑架迫害,被劫持到他老家甘肃,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邪党法院非法判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

大法弟子曹东,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专业,老家在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曹东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一家旅游公司工作。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东城区片警杨东接到“把辖区内所有法轮功学员抓到派出所关起来,以防他们去天安门广场请愿”的恶令,妄图绑架曹东,因曹东当时送一个旅游团去了机场,杨东与另外三名国安人员赶到机场也没绑架到后,就找所在公司经理威胁说,“怎么能让法轮功从事这种外事工作。”曹东被迫离开了这家公司。2000年11月20日夜,曹东被警察抓走,与20余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审讯,其间被辗转关押在北京多个看守所内,其中包括关押死囚犯与重刑犯的七处。2001年3月,北京恶党法院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审判,曹东被判刑4年6个月,被劫持到原籍甘肃的监狱非法关押。

二零零五年,曹东从监狱回家,此时他的妻子杨小晶却被非法劳教。在曹东被非法判刑不久,杨小晶就曾被非法劳教一次,被关押在北京新安劳教所五大队,因为不“转化”,饱受各种酷刑折磨。杨小晶回家后,国安特务设下圈套,于2004年4月再次将她非法拘捕,又非法劳教两年半。杨小晶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二大队(攻坚队)受更加残酷的折磨。曹东回到北京与朋友合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经营的很理想,又因接受采访被非法绑架,北京国安二处查了车厂,并对车厂人员进行监视,车厂终于关闭,导致曹东负债累累。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曹东在接受完欧盟副主席麦克米伦-斯科特先生有关人权问题采访后回家的路上,被北京市国安局二处共匪便衣突然绑架,并在北京秘密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期间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每天用手铐把曹东铐在审问室椅子上十几个小时,曾六天五夜一百三十多个小时铐着不让睡觉,同时每天七、八个人轮流对曹东辱骂、恐吓、威胁,不断进行精神围攻,其罪恶目的是不让其合眼,并将曹东左眼打伤;后来在曹东抗议下说让其睡觉,但半夜十二点又将其叫醒,俩人强行把他按在距离电视机不到一米的地方,把音量调到最大,强迫他看攻击法轮功的碟片给其洗脑。

在残酷折磨下,曹东开始吐血,每天大量便血,曾昏死过去一次,三次被送往医院。恶警还把曹东送到北京市朝阳区“洗脑班”实施精神洗脑,北京市公安局和“610”的人对曹东诱骗说:只要曹东配合国安二处帮他们做事就一定放曹东出去。

恶警坐飞机到庆阳找到曹东父母,威逼其父母到北京给曹东施加亲情压力,迫使曹东就范。当这一切都没能达到目的后,为了逃避国际社会的关注,三个月后偷偷地把曹东转到偏远的甘肃省,秘密的关押在甘肃省安全厅看守所。在这里曹东又一次断然拒绝了让做国安内线的无耻要求,北京市国安局通过甘肃省安全厅操控的庆阳市西峰区法院给曹东秘密非法开庭,于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以“向境外组织提供法轮功人员受迫害的材料、信息”(判决书语)为由非法判刑五年,并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庆阳市法院又无理驳回了曹东的上诉。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甘肃省安全厅秘密的将曹东送到了甘肃省天水监狱。自从曹东被非法关到天水监狱后,狱方就对曹东采取定点包夹和隔离关押的措施。定点包夹就是把曹东固定关押在一间牢房内,派四个刑事犯人和曹东同住一起,由这四个刑事犯人每天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全天候监视其一举一动,强制看管,强制剥夺合法自由;隔离关押就是单独关在牢房内,由四个包夹者看管着不让出牢房,不让出去放风,不让听收音机,不让接触任何人,也不让其他人接触曹东,与其他所有人都隔离开来,形成“狱中之狱”。这四个包夹犯分别是杀人犯、吸毒犯、强迫妇女卖淫犯和经济犯。狱方欺骗包夹说曹东随时会自杀,精神有问题,让他们严加看管,并用所谓的“奖罚机制”来利诱和威逼包夹犯,许诺如果尽心包夹就给立功减刑,如果不卖力就给处分加刑。在狱方的纵容下,这些包夹经常对曹东辱骂、恐吓、威胁甚至动手。

二零零八年五月在防震棚内,吸毒犯因曹东单独去上厕所对其大声辱骂,并出手打他,后被人拉开;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狱方召开所谓的“迎奥运座谈会”,让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会上曹东刚要发言,杀人犯和吸毒犯这两个包夹犯不让他讲话,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曹东架起来拖出会场。这两个包夹犯因“包夹有功”,狱方给他们每人40分奖励,均获提前减刑。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因一名犯人在牢房窗口和曹东打了声招呼,不但被包夹犯人殴打了一顿,还被狱方盘查了一番,最后被调到环境最差的二监区干苦力活。

一年多来曹东就是在这样被包夹和隔离的环境中度过的,至今这种境况每天仍在持续着。

按中国法律规定,一个人被判刑后可以上诉,上诉被驳回后可以申诉。但对曹东来说当他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后,就马上写了上诉材料,可是甘肃省安全厅扣押不给发。到天水监狱后又写好了申诉书要寄给律师,狱方扣押住不给发。二零零七年底因家人再次给曹东请律师,需要曹东写一分聘请律师的委托书,写好后狱方不让交给家人,致使曹东至今无法行使申诉权。狱方还威胁曹东说:通信中不许提其案子的事,不许提及何时被抓、何时被判刑、何时被关到天水监狱及在监狱处境等话题,否则一律扣押信件。家人寄给曹东的腰带、手表等非狱内违禁品也被无理扣押,连家人在邮局给曹东订的报刊、杂志也全部无理扣押,曹东多次找狱方交涉,狱方却一直置之不理,一切正常的合法权利全被无理剥夺。

天水监狱是甘肃省十五个监狱中专门关押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基地”,目前关押着十几名大法弟子。狱内设立的所谓“反×教科”专门负责强制转化大法弟子。庆阳大法弟子刘志荣二零零六年一月十日就是在这里被恶警活活打死的。刘志荣被害真相在国际上曝光后,狱方表面上有所收敛,实质上采用更阴毒的办法来对付大法弟子:让几个犯人逼着不让睡觉,强迫看攻击大法的碟片。同时狱方还让大法弟子的家人到狱中来以亲情施加压力,或以减刑早日释放出去为条件诱骗“转化”;对于坚定不放弃信仰的,狱方称其为“顽危犯”派四个犯人24小时包夹,不许放风,不许接见,不许通信,不许在小卖部买日用品和食品,不许自由活动,不许接触他人,整天关在牢房内不让出来。更甚的是在狱警中招标,谁能转化这些“顽危犯”,奖励人民币一万元。经常散布中共伪造的谣言,欺骗不明真相的狱警和犯人,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等等。

曹东的家人也受到牵连与迫害。曹东的父母都是退休在家的六十多岁的老人,父亲是患严重脑溢血后抢救过来的人,生活基本不能自理;母亲患严重关节炎,不能正常行走,既要照顾父亲的生活,又要照料八十多岁的外婆和领养的十几岁的小妹妹,生活极为艰难。曹东是独子,家中再无人照顾他们。二零零零年曹东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对其父母打击很大;走出魔窟刚刚一年又被非法抓捕判刑,再加上国安人员不断的恐吓与刺激,其父母精神濒于崩溃,其母给曹东写信说他们已经不想活了。

曹东的妻子杨小晶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次,结婚八年多了,但他俩在一起的时间没有一个月,不是他被抓,就是她被抓。这次曹东被非法判刑时其妻还在劳教所。回来后为了给曹东请律师申诉又遭国安跟踪、监视、监听,去年十二月北京东城区恶警把她绑架到派出所盘问了一天,还抄了家,为曹东申诉的材料全被抢走,所请律师也遭国安殴打和车撞。其妻至今流离失所,没有生活来源,处境极为困难。

曹东北京的家也屡次被抄。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北京市国安二处胡松涛、陈守水等人拿着从曹东身上抢去的钥匙,在未通知家人及亲属的情况下,非法入室抢劫,把家中笔记本电脑等贵重物品拿走后,故意在扣押物品单上不填写,然后私吞,至少有近两万元的物品被它们私吞掉了。还有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九日晚,丰台区恶警在看月桥附近一所住宅楼内非法绑架曹东时,把曹东的手机、六千多元现金、银行卡和电话卡等物洗劫一空,不做任何记录,抢劫的随身财物价值一万五千元左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丰台国安为给曹东妻子找证据定罪,再次入室翻箱倒柜,抢夺物品。

曹东的朋友大多遭受牵连。在绑架曹东时,国安二处的恶警从曹东身上抢走了电话号码本,对号码本上所有电话一一进行了排查,好多炼功朋友遭绑架,也有好多炼功朋友被秘密调查,长期监听监控。在奥运期间,基本上炼功的朋友均遭绑架并非法劳教了。

甘肃天水监狱,地址:天水市秦州区100信箱( 建设路196号),邮编741000

天水监狱:1 监狱长 郑占海(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  电话0938-8279097)
2 狱纪委书记 周永康
3 狱政科科长 姚文强  赵根顺
4 教育科电话:0938--8278937,0938--8278957
教育科科长 赵剑平  李进科(副科长) 王钰(干事 业余作家)毛治平
钱建军  燕天一(此2人是入监队队长)
5 王彩霞(女网络中心主任)
6 四监区;0938-8278971
张建华(四监区教导员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 白明 张军 夏建军  张彦明
7 董曙堂 (邪教科科长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  刘江涛
(邪教科副科长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电话13139382077极邪恶,每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遭过他的毒手)
张桂芳(女)(邪教科干事)
8 韩岱成 (天水市政法委书记)
9一监区电话0938-8278849
苏卫荣 (一监区教导员,迫害致死刘志荣的凶手  电话13893853656)
覃 剑   吴金生 (一监区队长  09383374346 )
监区长:王强 13893803369干警:王辉
10三监区:0938-8279072
三大队电话:0938-8278968 8278987,
副队长:8278938 8278956 8279086
何定平:13519083681
徐方明  (三监区教导员)陈方明;干警:石小勇、韩传信、刘波涛
11五监区五监区电话:0938-8278934
区长:张真祥;教导员:董兆吉;干警:牛治学、候志全、杨军平
二监区电话:0938-8278954
12办公室主任:段永州
13公司经理:张宏斌
14狱侦科长:夏建虎
15生产科长:何少华
16质检科长:张鹏飞、景益民
17内管巡警:杨志强、李改峰、陈勤生
18供销总公司经理:蒋银章;干警:李春文、刘艳平、王卫娟
19动力公司经理:侯亚丽;工人:张天喜、吴惠东
甘肃省监狱局局长:王忠民;政委:梁仪坚;副局长:刘琰 梁秋明  魏兴刚
刘琰  郭建中;
纪委书记: 李发叶
教育改造处处长:潘新盛
司法部长:吴爱英  副部长: 郝赤勇
基层司司长:王钰
监狱局局长:邵雷  副局长: 李豫黔
甘肃省司法厅厅长:王禄维
天水监狱纪检委书记:周永康
迫害大法弟子的犯人:
迫害大法弟子曹东的犯人:(入监队)
邵岗伟 (杀人犯他姐的电话13993815089)
范 杰 (吸毒犯他姨父的电话0938——3639620)
张一平  (经济犯)
迫害大法弟子徐锋的犯人:(四监区)  赵枫林(杀人犯)  苟万强(吸毒犯)
迫害大法弟子赵后玉的犯人:(四监区) 姚全红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