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弹棉车间的奴工情况 【明慧网】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弹棉车间的奴工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弹棉车间卫生条件极差,强制被非法关押的人员每天从早上6:30~晚上8:00左右做十分繁重的奴役劳动。目前有十几名大法弟子和几十名普教在弹棉车间做着奴工,经常受到带工唐魏(吸毒人员,被队长任命的车间监工)的打骂,遭受着身心折磨。

不法商人用黑心棉制造的棉衣、棉裤完成后,由于惧怕社会谴责,又运到马三家女所150包质量较好的棉花赶制1万棉衣、棉裤,准备将此1万棉衣、棉裤应付社会有关部门检查,以此掩盖以生产并大量送往地震灾区的黑心棉衣、棉裤(长春3504工厂制造,2008年10月出品),想逃脱责任。

请社会正义人士、各界警觉,不要被不法商人及马三家女子教养院欺骗。此1万多好棉花又做的棉衣、棉裤,2008年12月在马三家女所弹棉车间赶制棉片,每天早上6:30赶到晚上8:00,估计工期20天左右。

2008年11月7日晚,马三家女所弹棉车间晚上加班,大量棉片堆积在地上,院长带张良突然来车间检查,不准棉片堆在地上,为此带工(吸毒犯,被队长任命的监工)唐魏大声叫骂并踢打了被迫劳动的大法弟子李利、苏南、耿国歌,11月8日又在车间打了大法弟子刘树芝。11月12日,被一大队非法关押的上访人员卢梅君,被一大队二分队的管队队长赵国荣拳打脚踢,并用电棍电击,至身体多处受伤,脸上多处黑紫。

12月8日,铁岭大法弟子张英林因拒签考核被酷刑殴打,并上抻刑2天2夜,参与抻刑迫害的除一大队队长恶警张春光外,还有恶警翟耀辉(干事),此人从对张英林用抻刑从开始到结束一直十分狠毒。

辽宁朝阳大法弟子耿国歌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一大队被迫害,现在浑身无力,头昏,每天上楼需人搀扶,不能走快,被强制劳动强度大时,就胃疼、呕吐,吃不下饭,却还被迫害在生产条件十分恶劣的弹棉车间劳动。耿国歌2003年至2006年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二大队,2005年11月,因二十几名大法弟子拒绝佩戴胸卡(劳教标志牌),被关在寝室中,寒冬中穿着单薄的衣服,而且两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上厕所。无奈之下,大家将尿便在一个塑料盆中,耿国歌将装着尿的盆子扔出寝室,不想激怒了恶警,用耿国歌的被子拖擦在走道上的尿液。恶警张桌慧(现任三大队大队长,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张秀蓉、周谦(现任马三家女所一大队文管生产的大队长,曾将所有拒绝劳动的大法弟子施以抻刑等酷刑)、队长高某(男,现一大队大队长,张春光的丈夫,马三家女所迫害大法弟子有名的打手),将大法弟子耿国歌带到禁闭室,双手拉开靠在身体两侧椅子背上几小时,后三天不让吃饭,喝水,而且天气十分寒冷。耿国歌吐出大量的鲜血,先后两次,大约直径20厘米,深10厘米的盆,有四盆的血。恶警怕出人命,才将铐了一天的耿国歌放出禁闭室。而满头黑发的耿国歌顶部头发白了一半。

2008年6月大法弟子耿国歌再次被朝阳恶人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7月份送到马三家女所,因拒绝放弃信仰,被关在一大队二分队弹棉车间,被强制做奴工。9月因棉片重量问题,监管质量的王姓女子和带工唐魏(吸毒普教,经常在恶警纵容下打、骂普教和大法弟子),将耿国歌侮骂了半个多小时。晚上耿国歌吐了两口血,几天后又吐过。她目前身体情况十分糟糕。

马三家女所一大队对大法弟子实行包夹制度进行迫害,就是一名普犯包夹一名大法弟子,行,走,坐,卧,包括上厕所寸步不离。恶警用加期,体罚等手段威胁包夹严密监控大法弟子的言行,并要求报告给恶警。目前有两名普犯因包夹大法弟子,向恶警打小报告已遭恶报:一名手摔断,一名手指卷入机口中绞断。

马三家女所一大队部份恶人:
李明玉(指导员,所有命令及对法轮功的迫害由他指挥)
张春光(大队长、参加对大法弟子及普教实施酷刑)
赵国荣(一大队、二分队主管队长,打人手段极其凶恶,残忍)
周谦(主管生产的大队长,要求带工唐魏打、骂普教及大法弟子,强迫完成十分繁重的生产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