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崇拜心的危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我市在去年年初,有一同修(刚得法两年)被非法绑架,她个人的原因这里不提,就说大法弟子们的心是怎么促成的。

这个同修开个诊所。有些人听说她讲真相每天能退二、三十人,去诊所看病的人一个也不放过,就起了心,有的就整天往那儿去,听听她是怎么讲的,有的就去她的店里和她一起讲,有的装成客人看看她怎么讲,有的带着人去学,有的甚至说:我炼功二十多年了没出功能,别人刚炼就出了功能。这些心最终招来特务,把此同修绑架,并非法判刑。这位同修到邪恶派出所就写了保证书,后来又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在派出所给邪恶写的保证书作废。现在想起这位同修来都觉的很痛心。

零八年中旬,一位非常好的同修离世。这位同修是开着修的,几年来崇拜她的学员几乎到了学人不学法的地步,她说的什么都对,甚至有人说她能号令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云云。她离世前,有的同修看到这位同修非常偏离法,就跟崇拜她的人指出她的不足,并劝告不要崇拜她,对她不好。然而,这些人一听说说她有不足,马上就跟你过不去了。另一方面,也有的人在妒嫉心及其它人心的驱使下,排斥她,孤立她,最终导致这位同修被邪恶迫害离世。

最近,又有一同修被非法绑架,市里大法弟子对她营救的非常及时,可是却在几天之后被劫持到劳教所。痛定思痛,又是崇拜心所致。这位同修每天都去讲真相,每天都要退七、八个人。许多人听说后心就起来了,在她被绑架迫害前,她的某些心已经膨胀了,甚至说:还弄揭露迫害的材料干什么,哪儿还有邪恶,讲三退让人退了就行了。这个时候应该是提醒她的时候,可是恰恰相反,邀请她到各片谈体会,与其说是谈体会,倒不如说演讲比较贴切。协调人还安排一些人跟她一起出去学讲真相。她刚带五个人出去讲真相,就被绑架了,并在非法行政拘留上签了字,后又写了严正声明。

崇拜心刚开始时非常不容易被察觉。举一例子,我们要起诉派出所,要写控告书,同修甲说外地同修乙对法律这一块认识的非常好,要去跟他交流。交流回来后,我按乙的观点写了控告书,写成之后给甲看,甲把乙的观点那部份全部删除,换成了某小册子上的某一部份。要删除那一部份时,我心里很不愿意,差点和同修搞起矛盾来。我就向内找,发正念清除人心,但并不知道是自己跟乙交流后产生的崇拜心所致。一同修指出我有崇拜心。我向内找找,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觉的确有崇拜心。紧接着我市又邀请乙来我地交流,并要我也去参加。我和一同修切磋此事时忽然明白了一点:任何人都有自己在法中悟到的理、突破的东西,如果拿自己悟到的这点东西到处去宣讲,其实已经在证实自己了,如果别人都推崇你,拉你到处去谈体会,那就是崇拜了,如不及时纠正,就很危险了,不知不觉中就偏离了法。

明白了崇拜心是怎么回事,回忆当时崇拜离世同修的人那种极其不理智的表现,我看到了崇拜心的危害。它使人不理智,它使同修之间产生间隔,是大法弟子证实法这条路上的一个非常大的障碍。

该清醒清醒了,由于崇拜心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无法挽回,我们每个人都不要因自己某些地方一时做的好了,心就起来了,就在同修中把自己树起来,“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精進要旨》〈定论〉);我们每个人也不要因某个同修有哪方面的特长,或一时做的不错,就把那人树起来,立为榜样,害人害己。我们不要认为同修遭迫害跟自己没有关系,我们应该在教训中成熟起来,不能一错再错。

在这里引用师父的法特别给各地协调人们提个醒,目地是归正在这方面走的不正的地方,以便把今后的路走的更正更好:“还有些地区私自组织什么讲法团,到各地学员中招摇撞骗,也有邀请个人演讲破坏干扰学员修炼的,这些人明着好象在宣传法,实质上是在宣扬他们自己。学员都有我的法身安排系统的在修,只是有些学员不悟,或没感受到而已,那他们是不是在干扰!特别是那些刚刚学法时间不长的很难分辨清楚。有些人还在几千人的会上搞什么报告,讲的都是他自己,甚至给大法的那一句话下定义或解释大法,身体向学员们散发着黑色的业力和执著的物质。我在《转法轮》里已经明确不准这样干,你们为什么不想一想,特别是负责接待和邀请干这些事的负责人,你们很可能给大法弟子造成一定的无形的伤害,是不配再做大法弟子的负责人的。不听我的话,不能按着大法要求做的能是我的弟子吗?这不是在和大法对着干吗?这不是破坏是什么?弟子们呀!你们不能总是我指出这些事时你们才认识到,其实法中都有,为什么就不多看书呢?我建议人人都放下心来看十遍我写的你们叫经文的《精進要旨》,心不静学法是没有用的,静下心来学。”(《精進要旨》〈猛击一掌〉)

以上只是个人体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