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我,放下执著,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三日】零八年正月初一,师父发表了新经文《问候》,文中说:“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天要变,谁能挡的住!宇宙正法,乾坤再造,尽在收尾;大穹从组,突飞猛進,天上地下几个丑类算什么?大法弟子的威德光耀寰宇。神与人等待的、担心的,都来了。救度你们的众生、完成你们史前的洪愿、兑现你们的誓约吧!”

看完师父的经文,深感法正人间的脚步临近,救度众生的时间紧迫,但至今在我的亲人、朋友、同学、同事中,尚有相当一部份人未接受和明白真相,他们还在邪党制造的虚假繁荣、稳定的幻境中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还没有看到危险正在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生命正面临最后的抉择,生死就在一念间。我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如果在“真相大显天下茫”之前,他们还未明白真相,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这将是我最大的遗憾。这个想法象一块石头压在我的心上。在这些有缘人中政府工作人员和高学历的人较多,讲“三退”有一定的难度,加之自己有怕心,求安逸之心,虽然心中着急,但在行动上却比较懈怠,所以事情一直没有什么突破。面对这些还沉睡在邪党谎言中,需要立即作出生死抉择的生命,我不知如何去進一步深入的告诉他们真相,讲高了他们不相信,讲低了又悟不上去,我有些为难、悲观。

在师父的启悟下,我决定还是用我十几年来在大法修炼中的亲身经历去唤醒他们。于是我整理出了我修炼中的一些故事作为我向有缘人讲真相的资料。现在,我将部份内容抄录下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大法同修个个都有一个不同的得法故事和得法初期经历,慈悲师父给调整和净化身体的过程,我也一样,回忆起来总是感想万千。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下旬的一天,我去省城开会,晚上到父母家中。母亲问我:“有一本《转法轮》你看吗?”我说:“看。”我接过一看,封面上方正体的《转法轮》三个字金光闪闪,正中一个色彩鲜艳的大法轮和二十几个转动的小法轮图形光彩夺目,扉页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像片,慈祥亲切中透出一股威严。再看《论语》中的第一段话:““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这段话浅白易懂,但内涵却很高深。短短数语将我心目中认为高不可攀、虚无缥缈、遥不可及的“佛”与现实中的科学联系起来,这一点使我感到既新颖又惊奇。

我一路看下去,全书共分为九讲,第一讲“真正往高层上带人”、“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书中一个个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震撼着我的心,时间凝固了,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了,直到母亲说:“你还要去开会呢,收拾收拾吃点东西吧。”我回过神来,一看表已是早晨六点多钟了。

晚上回到家,我又接着看完最后的两讲。我感到我的心变的光明、透亮,在人生中四十多年建立的无神论世界观土崩瓦解。原来常常困扰着我的“我是谁?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为什么活着”以及许许多多解不开的谜,在这本书里都找到了答案。该书还阐明了宇宙最高的法理“真、善、忍”的内涵,道出了宇宙空间的结构和生命产生的根源,宗教的处境,“科学”的真面目以及各种修炼法门的秘中之秘。我隐隐感到大法与我有一种不解之缘。我对母亲说,想把这本书带走再看看。母亲说:“送给你了,你带回去看吧。”从此开始,我每天晚上都要看一段《转法轮》,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我还感到这本书与其它书有一个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如同师父所说的,你每看完一遍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和领悟,你这次看的过程中产生的一些疑问在下一次看的过程中都会得到破解,你会感到这些法理是全新的,以前看书时怎么没有看到?《转法轮》是一本指导人修炼的天书,当你开始读的时候,他给你展示的是初级层次的法理;当你提高以后,他又把高一层的法理展现给你,只要你继续提高,它可以给你展示更高、更深、更大的内涵,可以一直指导你修炼,直到无限。

我决定修炼法轮大法后,打听到了当地法轮功的辅导站,与他们联系在本单位办了一期《济南讲法九天录像辅导学习班》。这次学习班有五、六十人参加。在观看、聆听了师父亲自讲法传功的录像后,在老学员帮助下学会了五套功法。为了炼功方便,随后我又和两位一起学功的同事在住地附近建立了炼功点。开始只有我们三个人一起炼功,两三天后不断有人加入,到一个月后炼功点的人数增加到四十多人,大家也不问对方姓甚名谁,开始只在六—七点炼动功,后又提前在五点钟开始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完成。炼完功就各干各的。从此,我真正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放下执著证实法

得法之前我曾是一个争强好胜、处处都不甘落后的人,还自以为自己是个“强者”,一个好人。得法后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才知道自己在当今这道德沦丧唯利是图的物欲横流中滑的有多深。因为从三十岁就开始担任科长、主任等角色,虽没有大权,但经常利用职务之便,沾些小便宜的事还是不少的。比如借给单位购买学习、培训资料时给自己买几本喜欢的书一起报销;有时在买奖品、办公用品、会议纪念品时,也给自己多买一份;报差旅费时把自己办私事的一些公共车票、出租车票也拿来报销等等,认为这样才不吃亏。得法后,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作,对照自己以前的行为向内找,认识到自己的做法是不符合“真、善、忍”大法的要求的。从此尽量注意杜绝这些不好的行为,逐渐修去自己的私心。

但是修炼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常人中修炼。那些不好的人心随时都会不自觉的冒出来。比如一次到小姑子家找她陪我办点事,当时她一个朋友的姑娘生小孩后得了乳腺炎,让她到医院给找大夫。我想这些事她们应该自己到医院去看大夫,用不着给别人添麻烦,就给小姑子说:“你就说联系了,大夫不在。”当时外甥女就说:“舅妈,你怎么还叫我妈骗人呢?”我当时立刻悟到,这是师父借她的口点化我没有做到真,也不善,完全是一种私心。我马上承认说,对不起,是我错了,不象个修炼人说的话。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以后,师父陆续发表了一系列新经文,认真学习了师父关于《走向圆满》、《排除干扰》、《去掉最后的执著》、《在美国大湖区法会上讲法》等经文后,我明白了什么是正法修炼,这一时期许多大法弟子都先后到北京去上访,也就是护法正法,当时我也动了一念,心想如果有人叫我去北京我就去,但从思想行动上不积极主动,最终还是没有去成。我向内找自己,除了客观上工作忙的原因之外,主要还是有怕心。

后听说某省厅一位处长,修炼法轮大法治好了尿毒症,他将自己重获新生的经历和大法的真相现身说法写成信,复印后送给他的领导、同事、朋友。我从中受到启发,认真反思找到了自己的差距。萌生一念,我不能只在大法中受益,我也应堂堂正正的去证实大法。对照大法向内找,我看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是私,怕走出来证实法失去自己的职务、待遇及眼前的利益。我当时内心很矛盾,也没有人可商量。因大法修炼是严肃的,每个人都要走自己的路,没有榜样。我随手拿起了一本讲法,翻开一看是师父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一日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打开书本正好看到学员问师父的一个问题:“弟子:师父说,修炼的人如果在内心深处还固守着自己最本质的利益那是假修。”我心中一震,我的最本质的利益是什么呢?不就是自己人中的职务吗?我下决心要从内心真正放下自己所执著的东西,正好机会来了。公司经理提出辞职,给党委打了报告,让我找总公司领导谈一谈,当时正值过大年放假我回家探亲,就打电话约了总公司党委书记与总经理,于正月初六分别向他们汇报了我们公司的班子情况,谈了我继续修炼法轮大法以及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的真相。为了不给上级领导带来麻烦,我主动提出辞去现任的公司党委书记职务。

不久,上级派人到公司考察领导班子后,找我谈话,说经考察大家对你的品德、工作能力、作风反映不错,希望你能继续担当现职务,但必须放弃对法轮功的修炼。我当时明确表态,宁可放弃职务和待遇,决不放弃修炼大法。上级领导怕担责任,免去了我的领导职务。工资降了,待遇低了,小车没了,还要面对一些势利者的冷言冷语和不理解的目光,我都堂堂正正坦然面对,证实大法。

我记住了师父讲过的法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二零零一年年底,当地一资料点被破坏,我因捐钱的事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后又秘密将我转移到某县看守所。为了瞒着家里人,他们连被褥、换洗衣服、洗漱用具都不让带,当时正值寒冬腊月,室外滴水成冰,该看守所的管理人员给我拿来了一床被褥,又脏又破,提起来从这面能看到那面,监室都没有取暖设备,冷的象冰窖,所长很邪恶,他们让我背监规,我说我没有犯罪,我不背,他就打我耳光。后来提审的人说一个月就可放人,但过了一个月,他们还不放我出来,我就绝食抗议,叫他们向市局反映,我义正辞严的谴责他们不应该迫害好人,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并发正念不承认邪恶的迫害,也给同监室关押的犯人讲真相,抄《论语》,背《洪吟》,并在晚上没人时给她们演示功法,她们也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她们说警棍打在你身上怎么轻飘飘的,因为每次挨打后我身上都没有伤痕,我发正念让恶人自己承受了。

我绝食的第四天,看守所一名姓张的狱警头儿对我说,“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们说话,你还对我们气恨恨的。”这句话点醒了我,静下心来向内找,问题就出在这“气恨恨”上,这不还是人的情吗?师父让我们以慈悲为怀,善待一切,而我对这些人却怀着怨恨之心,在态度上是以恶治恶。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里一下子豁亮了,突然感到那些狱警很可怜,他们也是被谎言欺骗,在无知的对大法行恶。他们也是应该被救度的对像。想到这里,我的恨人心和怨气一下子被大法的慈悲融化了。我对同监室的人说:抱歉,我绝食反迫害也牵连了你们。我的态度真诚,使她们感受到了炼功人的宽容大度,从而看到了大法的博大慈悲。她们说:出来后也要学炼法轮功。由于我放下了执著,思想境界升华了,环境很快发生了变化。第二天上午十一点,管教通知我准备回家。我知道我找到了自己的执著,放下了人的情,师父帮我闯过了这一关。

修去私心,走好正法修炼路

正当上亿人在法轮佛法的引导下,按“真善忍”规范自己的思想、言行,坚定的走上这条坎坷却充满了希望的修炼回归之路时,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国的独裁者江泽民之流,为了一己之私和狭隘的妒嫉心理,利用手中的大权,开始了对法轮功全面非法的镇压,所有喉舌媒体都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進行恶毒的诋毁和造谣诬陷,每一条罪状都是基于离奇的谎言。我当时正在省城参加一处级干部培训班,听到这种种诬蔑不实之词,真有一种黑云压城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我的父母到省政府去上访都被抓了起来,第二天早晨五点多钟派出所恶警又去抄家。我工作所在地的派出所找到单位要我写什么三书,办公室代我起草了“保证书”并在电话上念给我听,其中有与大法决裂的意思。我当即予以否认,表示决不放弃大法修炼。我当时想中央一定是搞错了,这么一套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为什么会遭到打压呢?这么一群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好人为什么要受到迫害?

由于法轮功学员的无私付出和大量讲清真相的护法正法行为,使不少世人明白了真相,使这场对“真善忍”的荒唐丑恶迫害难以为继。为了继续加大迫害,二零零一年除夕,江氏之流又策划表演了天安门自焚惨案,嫁祸法轮功。用中共恶党控制下的“一言堂”媒体愚弄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为迫害升级制造所谓的依据。这一诬陷法轮功的自焚惨案、毒害了不少人的思想,污染了人们的灵魂。使不少世人产生了仇恨法轮大法的思想念头,这是很危险的,正如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的:“在世上除了邪恶之徒之外有许多世人是无辜的,是在这种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的宣传中被蒙蔽的。按着宇宙的法理衡量,一个人头脑中装進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就会在考验大法与大法弟子结束时被淘汰掉”“作为正法修炼者,不能够看到这些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谎言带入罪恶中销毁掉,因为这件事情一旦结束的时候,就将开始下一步人类的历史了。”师父的讲法让我们更加明确了讲清真相的重大意义,更多的大法弟子走出来,用微薄的收入自费印制各种真相资料澄清谎言,揭露迫害。被关押、判刑、甚至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数十万之多。我就曾因到打印部复印真相资料和当面给不明真相的人发真相资料遭到举报,先后两次被抓到看守所進行非法迫害。

在讲清真相中由于自己有私心、怕心。想早点法正人间结束迫害的执著心和对家人放不下的亲情。有时讲真相不太理智,讲的高,并且执著预言,执著时间,给讲清真相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比如二零零三年丈夫出于对我安全的担心,说“你们的正法三年能不能结束?我说“用不了三年了。”他就把当时的日期记到餐厅的墙上。结果三年过去了,邪恶还很疯狂,迫害还在继续,法也没正到世间,就不相信我们讲的真相了,这对他们同化大法,明白真相造成了一定的障碍。

二零零四年底,大纪元网站推出了《九评共产党》一书,使讲真相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难度加大。我这个从生下来就泡在邪党文化中的人,受到的污染也是很严重的,从思想到言行已经形成自然,连思维方式都跳不出邪党所划的框框。我知道《九评共产党》讲的一点没错,但半年过去了,我还没有系统的看完一遍《九评》,只是看一看前言,每一章的标题和某些章节。而且一拿起书就犯困,或不想看。我知道这是共产邪灵的干扰。后来我请师尊加持发正念彻底清除干扰我读《九评》的一切邪恶因素和共产邪灵。发完正念后,干扰小了,也不犯困了。我一口气把《九评》读完。我觉的邪党多年来灌输和强加给我的许多变异了的思想观念和败坏物质轰然解体,增强了我传《九评》、劝三退的信心。

我给很多熟人朋友、同学和有地址的有缘人寄了信,也面对面送资料讲真相,但有时效果好,有时效果不好,我知道这都与自己的心态有关系。当我抱着一颗纯净无私的心态时,对方就容易接受真相,同意三退;而当自己心态不稳,有顾虑心,做事心、怕心时效果就不理想。最近一段时间自己产生了一种懈怠心理,讲真相劝三退中顾虑重重,畏难情绪很重。

我的这种心态是从奥运前产生的,当时看到《明慧周刊》上揭露各地相继有近万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虽然我当时就否定了旧势力以奥运为借口,迫害大法弟子的这一邪恶安排,但潜意识中似乎还存在着一种怕心,有意无意的出现一个念头,等这一阵风头过了再讲吧。加之汶川地震和奥运期间,邪党又大肆宣传如何倾全国之力救灾和成功举办奥运,给自己贴金又迷惑了一些世人,我周围的一些在政府工作的人对邪党产生了一些幻想,加大了讲真相劝三退的难度,家中的环境也变的复杂了,矛盾增大了。我的顾虑心更重了,错过了很多向有缘世人讲真相的机会。各种人心也不断表现出来,原来我觉的自己修的还不错,怎么突然间出来这么多人心,什么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求安逸之心、私心、怕心和人的情。学法炼功发正念也静不下心来。我曾在心里求师父加持自己,去掉这些不好的执著心,很快振作起来,跟上正法進程,讲真相,救世人。但总是时好时坏,有两天学法好一些,状态就好一些,有两天放松了学法就又变的消沉。最近我反复聆听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不断向内找。昨天晚上,我在阅读一本明慧文章汇编的小册子《修心断欲 正念正行走好修炼路》中的几篇切磋文章,在师父的点悟下,我突然发现了自己一直深藏的一颗追求向往所谓完美幸福生活的执著心。为了解脱人的生死轮回之苦,我走入了大法修炼,以求生命永恒的美好幸福,大法可以给修炼的人净化身体;可以使人的身体被高能量物质转化;使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健康、年轻,甚至是肉身不死;可以给家人带来福份,使家庭和睦、幸福等等。因为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正因为有追求向往完美幸福的执著,使自己不能完全放下生死;讲真相怕被抓,怕到监狱里受苦;营救劳教受迫害的同修怕连累自己,不积极主动;炼功怕腿疼,一直突破不了一小时,盘腿五十分钟,有时还剩两三分钟都不愿意忍受痛苦,把腿放下来了,不愿坚持;给熟人讲真相怕他们不理解伤面子,对常人中的工作,事务等有一种敷衍、逃避心理,不愿多用心,得过且过,等等,等等。总之觉的修大法了,就是一个十分幸运的生命,一切都应该是幸福美好的,就象上了保险,不应该出现任何不好的事情。这是多大的一个漏啊,我想它就是我不能从根本上突破,提高的根源所在,这就是我在正法的路上时而精進时而懈怠的真正原因,我一定要真正静下心来学法、学法、多学法,因为只有师父的讲法才能破除一切执著,破除一切干扰,纠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只有在大法的指导下才能修去自我,放下执著,走正修炼路,完成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做一名真正成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