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在我胸口上的石头不见了

新学员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三日】我叫正华,零四年底之前在居委会干了十多年,做的就是收居民的税呀、费呀,让人捐什么钱啦,罚谁的款啦这些事,街头巷尾都熟悉,每家每户都不漏掉,还认为自己对工作认真负责。其实都是在帮恶党坑害老百姓。

尤其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们又多了一项任务,就是要去监视炼法轮功的居民的活动。特别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每天早上早早就要带上一帮人去大街小巷和各个市场查看,有没有法轮大法的传单或标语,有传单就要收缴,有标语都要带上梯子去撕掉。几年中我从没想过我干的是什么事。有大法弟子曾经给我讲过真相。叫我不要去干那些坏事。当时根本没有往心里去。只说你们不贴了我们就不撕啦。上级的规定还有错吗?可见我当时是多么的盲从与愚忠。

早在二零零二年,我心里不知怎的好象撑了一块大石头,难受的吃不下饭,睡觉躺不下,只能靠在床头上。渐渐的手干、脚干,头也痛起来了。到零四年底我实在撑不住了,就辞去了居委会的工作,要在家好好治病。零五年整整一年就是到各个医院去治,然后就是大包小包的买药吃药,可就是没效果。

零六年初的一天,我抱着一大包药走在街上,碰到了曾跟我讲过真相的大法弟子,她一见我就问你抱些啥?怎么瘦的皮包骨?我说一身病缠着,我这日子过的太累了。大法弟子说,来,站到街边去,我们好好谈一谈。这样我们大概谈了一个小时。我知道了什么是法轮功;大法弟子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在做好人;天安门自焚和不让修炼人吃药都是造假;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形势等等。她还谈到中共邪党窃取政权后的恶行,如何害死了八千多万民众,最后送我一本《九评共产党》和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并问我参加邪党的党、团、队没有?如参加过,那就赶快发自内心的退出才能保命。我立即举起手说:我怎么举着手入的,现在当着上天,我也举着手全部、彻底退出。当时快到下午四点了,因我孙子在上初中毕业班,我得赶快回家做晚饭,孙子吃了要去上晚自习。

吃晚饭时,家人们吃,我也盛碗饭吃。吃着饭老伴问我你今晚能吃晚饭啦?这几年来你总说心里有块大石头撑着,晚上水都不能喝,你今天怎么啦?这我才想起撑在我心口上的大石头不见啦。我说我彻底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啦。我得救了。我把遇见大法弟子的事跟他们讲了一遍。

晚上我和老伴急忙去看大法真相资料,看了一会《九评》。我真为我被邪党洗脑后所干的坏事而悔恨,也为我明白了真相而感到幸运、高兴。我将资料看了又看,有的我都能背下来。我就想我也要学法轮功,但又想我做了这么多坏事法轮功的师父能要我吗?

我带着这种心天天都到汽车站去走一走,转一转,因给我大法资料的这位大法弟子不住我们这一带,我知道她总有一天还会经过本站。

零六年三月底的一天,我在这个车站真的又遇上了这位大法弟子啦。她一见我就惊奇的问:学大法啦?你脸色红润,还这么精神。我说,我很想学,可不知师父要不要我。她说:“要!师父法中讲过。”正好她包里有一本《转法轮》。她说,这不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吗?这不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吗?我接过宝书抱在胸前既高兴又激动连连说:我得法啦!我得法啦!并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自己受共产党欺骗对法轮大法做的错事一概作废。

这两年多来和同修一起学法,我的身心变化很大。以前接触的什么村邪党书记呀,某某的局长呀,小学教师啊等等,他们都说我身体不但健康,而且比原来还年轻了许多。我说是学大法带来的。他们见到我的变化也有人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当然我离师父的要求很远,和精進的同修比差距很大。但我一定要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在修炼中走正。在法理中升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