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真善忍” 我学会了善待他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刚得法修炼时,我按照师尊的教导,遇事向内找,在生活中努力实践“真、善、忍”。对小孩教育,身教胜言教,要孩子受到别人欺负时说声谢谢。一次,邻居的小孩打我儿子,我儿子说:“谢谢!”不料那小孩却骂脏话,儿子回家问我再咋说,我说……还是谢谢吧!一次邻居的孩子又要打他,我儿子将身靠向他说:你打我吧,反正我班的同学都能欺负我,邻居的小孩反倒不打了。

楼上楼下,邻居的孩子经常往我门前丢手纸、果皮、饮料瓶、玻璃碴、撒尿,邻居从没有打扫的意识,我主动打扫。我住五楼,一次下楼到一楼时被一楼的邻居截住,说我家的小孩给她家的小院中扔墨水瓶,我说:你别生气,我回去教育教育孩子,我给你去拾吧。因为我态度好,她不生气了,不要我拾。又一次,我在家里休息,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心想:谁这样敲门,要干啥呢?开门一看,是一楼的邻居。她拉着脸说我儿子把白菜粉条汤倒在她家晒的被子上了,要我赔被子,我说如果是我儿子倒的我给你赔。我到儿子的房间里去问,邻居也跟着進来,责问我儿子为啥给她家的被子上倒白菜粉条汤,儿子没有反应过来半天不语,我以为儿子真的倒了(因为我家的厨房里有白菜和干粉条)。于是邻居就训斥我儿子:你上一次扔墨水瓶我原谅了你,你怎么就不改呢?说了半天,气势汹汹,眼睛睁的很大作出一副要打的架势。儿子终于开口了,气愤的说:“你怎么知道是我倒的呢?”邻居更生气了,放大了嗓门说:就是你倒的,再没有人倒。她一边是肯定的语气,一边说着她的推理分析,你看么:“六楼的孩子还小不可能去倒,二楼、四楼的两个孩子在外面上学,三楼的孩子也不在家,你没有倒是谁倒的?”我笑着拉着邻居说:这几天我不在家,白菜和粉条我们家里是有,不知孩子他爸做吃没有。这样吧,等晚上他爸下班回来我问一下,如果是我家孩子倒的,我一定赔你,行不?邻居气呼呼的下楼去了。这时儿子坐在沙发上握着小拳气的直哭。到了晚上,孩子他爸回来,还没有等我问,孩子就把发生的事告诉他爸,他爸领着儿子下楼去要问个究竟,我说你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

第二天午饭时分,我正端着一盘水饺往客厅里去,有人敲门,儿子去开,進门的是一楼邻居的丈夫。一進来就很生气的问我儿子:“你说你到底要咋咧,啊?”儿子被问住了,愣愣的站在那儿不知所措。我问他又出了什么事,他指着我儿子说:“他今天又给我家院子里倒了面皮”。我指着盘子里饺子说:娃他爸,你看我们今天吃的是饺子,又没有买面皮吃,那不是我儿子倒的。他一看不对劲,自言自语的说,那是谁呢?摇着头很不高兴的走了。过了一会儿又来敲门,一進来立即向我儿子道歉:“对不起,今天的面皮是六楼的孩子倒的,昨天的白菜粉条也是他倒的,我错怪了你,请你原谅!”我说没关系,弄清楚就行了。

他走后,我从自家的阳台向下看,六楼小孩的母亲正在一楼邻居的院子里收拾面皮。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总算平息了,邻里之间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自修炼大法以来,工作就是我修炼的环境,处处有我要修去的执著、提高的因素。单位过年值班,每年除夕安排给我,我没有怨言,一切随缘,顺其自然。发奖金,我是人家的三分之一,我也不去争辩,修炼使我把利益看淡了。一次分发夜餐费多给我20元,我向股领导退还,领导惊奇的睁大了双眼。厕所的灯没有人关,水龙头的水哗哗的流没有人关,我主动的去关。楼道的垃圾桶满了,我主动去倒。办公室拖地,擦桌子我都主动的去干,任劳任怨。有一次闲聊时,一个同事说炼法轮功的人思想不好,我心平气和的说:思想支配行动,思想不好行动怎能好?同事急忙改口说:我是听人家说的。

我今天学会了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善待他人。说我宽容也好,忍耐也好,量大也好,所有这些都来自于大法,来自修炼。修炼“真、善、忍”我学会了善待他人。个人所悟,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