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子劳教所酷刑:我被绑铁椅子十七天(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我叫郎贤国,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在三年的受遭迫害期间里,我曾两次被恶警强行关在禁闭室里坐铁椅子,恶警对我进行电击、灌食、威逼、利诱、恐吓以及剥夺睡眠等迫害。下面是我两次坐铁椅子遭受非法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六年八月一日,大法弟子抵制邪恶的迫害,集体绝食、绝水、拒绝奴役做苦工。八月二日开始邪恶残暴灌食,由于我坚决抵制不配合邪恶的灌食迫害,并高声呼喊其他大法弟子不要配合邪恶的灌食迫害。邪恶的五大队恶警队长赵爽见我极力反抗,就叫恶警们把我强行按在禁闭室里的铁椅子上,手脚都被固定在铁环上,嘴用胶带封住,不让发出声音,大小便也不让下铁椅子。恶警流氓队长赵爽还用电棍电我,边电边发出狼一样的嚎叫,恐怖的气氛笼罩着四周。

我被绑在铁椅子上长时间不能活动,致使手脚、胳膊、腿浮肿,固定胳膊和腿的铁环都陷在了肉里。由于长期被囚禁在阴暗、潮湿、发霉的劳教所里,很多大法弟子都被迫害的一身疥疮。我的小腿上也长了疥疮,长时间被迫坐在铁椅子上,腿上疥疮处就开始腐烂,严重的地方已经烂到骨头上了,发出阵阵臭味,招来不少苍蝇,许多蚊子也肆意叮咬我,晚上又无法睡觉,又不让上厕所大小便;恶徒灌食时插管插的我鼻孔直流血,残酷的迫害连有些普通的劳教人员都不忍心看下去,关心的偷偷问我需要什么?而五大队恶警队长赵爽和副队长强胜国非常邪恶,背地里让那些在禁闭室看守我的普通劳教人员不要“关照”我,不给我接尿,让我往裤子里拉尿。在我们绝食的第五天晚上十点左右,恶警队长赵爽和副队长强胜国甚至用塑料袋去套另一个坐在铁椅子上的大法弟子的头,令大法弟子窒息的快不行了才松手,以此迫害来达到威胁和恐吓我们的目的。这次我被绑在铁椅子上整整五天。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邪恶的五大队又开始所谓的整顿,主要是针对大法弟子的反迫害,恶警搜走了大法弟子的部份经文。我开始以绝食、拒绝苦役反迫害,并炼功、喊“法轮大法好”。三十日早饭时间之后,顶替赵爽的恶警大队长王凯(此人极邪恶,膀大腰圆,阴险狡诈)和副队长强胜国、教导员杨宇三人把我叫去,再次强硬的问我,是否还坚持绝食、炼功、拒绝奴役做苦工,我不假思索的说:“是。”恶警王凯一声令下,等候在一边的汤洋、卢学民等几个恶警一拥而上,连撕带扯强行把我弄到禁闭室的铁椅子上,我拼力抵制迫害,并高呼“法轮大法好”。其他同修听到呼声,也配合着高喊“法轮大法好”,一时间“法轮大法好”的呼声响彻云霄。

恶警特别害怕,他们就用胶带把我的嘴封上,用绳子把我的上身和胳膊紧紧捆在铁椅子上,不让活动,想动弹一点都很难,更不让下铁椅子大小便。东北的深秋昼夜温差很大,尤其坐在冰凉的铁椅子上,到了晚上特别冷。看守禁闭室的普教明白真相,知道大法弟子都是最好的人,是被诬陷非法迫害的,对我很好,偷偷拿衣服和被子给我御寒。这事让恶警副队长强胜国知道了,把这个普教训斥了一番,不许普教关照我,还不许普教说出是他说的,真是做贼心虚。

这次铁椅子酷刑,我的两条小腿被迫害的肿象大腿一样粗,那些还没有痊愈的伤疤又开始变坏,两条腿又麻又木,没有知觉,不能行走,好象根本不是自己的腿。据悉,被绑铁椅子如果超过半个月,大腿肌肉就会萎缩、坏死,以前就有过先例。而我这次被绑坐了十七天。幸而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得以很快恢复了行动能力。但直到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我走出劳教所时,小腿上还留下的疤痕、黑斑,有照片为证(上面的照片),这是我被邪党恶警肉体折磨留下的证据。照片是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照的,虽然时隔一年多,依然疤痕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