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最近有这么一个小插曲。我和一个男同修最近经常到一个边远的山区去做证实法的事情,该同修是开着天目修的。因为我们每次去那里都几乎是去两个不同的地区,但由于时间紧,我们总是把行程安排的很密,所以一天下来就要开大概十个小时的车,而通常就我一个人开车,他还不太会开。

有一次,在回来的路上,我无意中就生了一念:真搞不懂是不是我哪辈子欠他的,他一个大男人不会开车,就我一个女人开几百公里,真是累死了!当时我只这样一想,他天目中马上看到了一个情景:有一辈子,我和他同时出生在上海,当时他是拉车的车夫,而我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太太。我坐他的车,拉了很长的路。下车后,我付给他很多钱,他兴高采烈的在一张一张的数。听到这一幕后,我立即明白了,是师尊借他的口告诉了我同修间的这段缘。

从这件小事,我也悟到了一个理,以前总是不明白,不理解师尊曾说的:“精神上造下的罪业可以在修炼的艰苦中偿还”(《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以前我怎么都搞不懂欠人家精神的东西,怎么欠?怎么还?经过这件事,我终于懂了:上辈子同修是车夫的时候,表面上看我没有欠他的,我坐他的车,他拉我,我付给他钱,表面上看很公平。但他拉车的时候,他会很累啊,这个“累”就体现在精神和体力上的,所以这辈子反过来了,我开车他坐车,我也要从精神和体力上去实质性的偿还他以前经历的那种“累”。

想想这人世间有多少事情是我们不可知不可明的,一下子我的心很震动,我感受到了师尊为我们安排修炼道路的艰辛。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看似再平常不过的一件小事,倾注了师尊多少的苦心,牵动着多少大大小小的因素,善解着多少世间的恩怨!师尊的慈悲我们怎么能懂,倾尽我们所有的感恩和智慧,都不可能想象的到师尊为造就今天的我们,而在历史上付出过多少,费了多少苦心。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