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谈谈责任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今天遇到一点小事,因为公司有一个不记名评价,其中有关于我的评价,因为丈夫是负责人,给我看了对我的评价。第一张纸条上写的是“做事情毛手毛脚,太慌乱”,我当时心里一沉,感觉有点不得劲;丈夫又给我看了另外一张评价“非常真诚”,我又暗自高兴起来。接着冒出来一个念头:“肯定是甲说了我好话,我以后要对甲好点,肯定是乙在说我坏话,她这个人可真够呛!”出来之后,我立即警惕起来,觉的这种想法好象不对,师父的话瞬间打在我脑中:“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 ”(《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我马上明白这件事情是针对我的心性来的,我应该提高心性了。联系到自己的第一反应,向内找,发现了很多执著。名利心还很重,喜欢听好听的,不喜欢听不好听的,当时的情绪反差就是因为触及到了我的名利心。还有人的情很重,停留在一种常人式的好,谁对我好我就对她好,谁对我不好我也就对她敷衍,根本就没有生出慈悲心出来。师父说过一个接近圆满的人,说他好说他坏都不会动心的,而我一听到别人的评价心里反应如此之大,真的是实修方面还很差。

联系到最近一段时间,向内找也只是停留在表面。看到别人好坏也愿意评论,而不是看到别人的不足来对照自己是不是也有同样问题,学师父讲法时又出现了以后的老毛病,认为师父的讲法都是在讲别人,而不是讲自己,把自己抛在的法外,其实只要是自己在学法,就应该把自己摆在大法之中,而不是摆在大法之外,这才是真正的实修。以前一直认为修的差不多的色心又开始冒了出来,虽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但是看到异性经常心猿意马,身体没有出轨,但心已经出轨了,而且没有的事总是照镜子,自己觉的自己象一朵花漂亮,结果就是周围的赞扬声不断,称赞我“皮肤好,漂亮,年轻”又加强了自己的色欲之心。其实人体的漂亮都是表象,我悟到这并不是我们真的自己表现,人体是利用来修炼的,而不是执著于人间的色相的,修炼的年轻是用来证实大法的,而不是用来满足自己可耻的色欲之心的。

还有上面同事提到的我做事毛手毛脚的情况的确有,从小我就有这个毛病,但现在已经严重干扰到我证实大法,因为我大大咧咧,同修都不太信任我,给我点真相资料都要反复提醒我,要注意安全。因为我做事这种态度,直接影响到同修之间的共同协调,谁愿意和一个不够理智的人在一起呢?就是拿我自己来说,如果和一个莽撞的人在一起证实大法,也是不愿意的。可想而知,由于我的做事莽撞,给周围的同修带来了多大的心理压力呀!

我再深入向内找,发现自己的大大咧咧,毛手毛脚的背后就是一颗不负责任的心,怕麻烦,图省事,得过且过,没有做到一种为大法,为众生负责的心,不光如此,在我的人生中好象根本就没有“责任”二字。我是八十年代后出生的大陆人,没有接触过传统文化,生来就在党文化中泡大的,父母一生中历经过邪恶党的多次运动,被整怕了,学会了在常人文化中偷生,因此形成了一套非常自私的观念,只教育我要好好学习,要服从领导安排,但从来没有让我做人有起码的责任,因为在中共的社会中,谁如果要真的负起对民族国家,对别人的责任心,那么就很可能落到一个非常可悲的下场。所以我从小父母只教育了我如何自保,从来没有教育我如何作为一个有责任的人,那天看到同修关于责任方面的文章,我觉的真是太及时了。因为没有责任感,所以才会想当然,做真相的时候也没有纯净的心,而是认为只要每天都在做真相就行了。千万年的等待,因为自己没有责任而荒废了大量的时间。而没有责任还会直接导致许多私心,引出许多自己都意识不到的问题。认识到这些了,我在发正念清理自己的这些不好的因素,相信自己能够做好的。

个人体会,不足之外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