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强:神韵给人绝美的艺术享受与生命的启迪(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记者荷雨采访报道)二零零九年中国新年前夕,刚来美国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李建强,在纽约无线电城连续观看了两场神韵新年晚会。李先生认为神韵名符其实,神韵展现出令人升华的纯美艺术,揭示了促人觉醒的真机,带给他身、心、灵的震撼。


中国维权律师李建强

(以下内容据采访录音整理)

我是个对艺术审美苛刻的人,一向喜欢以挑剔的眼光来看晚会,更难说被其感染落泪了。对神韵,虽早有所闻,但我就是无法相信那些观众的毫不吝惜的极致赞美,我想人不可能作出那样的作品。

这次有幸在纽约无线电城连续观赏两场晚会后,我认为,神韵在艺术上无懈可击,其水准远远高于人的想象,她所传递的信息之多之大、承载的内涵之深之广已远远超出人的智力水平。我必须承认,我被神韵深深的震撼和感动了,以至每次观看都忍不住的流泪。

此景只应天上有

我想,神韵感染我的首先是其艺术的纯美,那种纯如出水芙蓉,没有一丝俗气,洗尽铅华的绝美。神韵的舞蹈或激越奔放,或优雅柔美,出神入化,纤尘不染,感人肺腑;神韵东西合璧的现场交响音乐与歌唱家的演唱有如天籁,让人如坐春风;神韵的背景天幕气势恢弘、如诗如画;神韵的每套服装都那么自然明丽、雅致和谐、赏心悦目。晚会节目的衔接、切换如行云流水,舞蹈、音乐、服装、灯光和场景配合得天衣无缝,每个节目都那么精美细腻,雅俗共赏,扣人心弦。

比如《木兰传奇》,这个故事我自小就知,我都想象不到看这舞蹈内心还会起多大的波澜。可这次神韵用舞蹈演绎的木兰竟令我感动落泪。

起篇的场景是桃红柳绿的恬静山村,木兰与一群花样的女儿在刺绣女红,音乐是那么的徐缓、柔美;而在“万里度赴戎机,关山度若飞,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的一幕,音乐变得雄壮激越,衬着舞台背景的巍峨长城与连天烽火,将人带入硝烟弥漫、万马驰骋的疆场;最后的一幕又回到亲情盎然的宁静家园……。

舞剧情节跌宕起伏,气氛张弛有序,短短几分钟就将复杂的故事和人物内心世界演绎得淋漓尽致。一个女孩既要于父尽孝,也要于国尽忠,替年迈的父亲从军打仗,那种自我的牺牲和亲情的割舍,都淋漓尽致的被这种最强烈的肢体语言表达出来了,激起人情感的共鸣。

再如《李白醉酒》,我想象不出怎么用舞蹈来诠释“李白斗酒诗百篇”的艺术境界。大幕拉开,映入我眼帘的是碧蓝天幕中的一轮巨大皎洁的皓月,是在突兀山石上的一丛清瘦黄花,是那位独饮醉卧山中的白衣诗人,这已美得令人喜出望外了。更想象不出的是,一群仙子又从天幕上的月宫中的亭台玉宇飞出,袅袅而落,翩然起舞,让人如临仙境;然后是诗人带着醉意即兴挥毫作诗的出神入化的舞蹈,飘逸洒脱有如玉树临风……这时,李白于我已不再是那些千古绝句背后的模糊影子,而是一个形神兼备的有血有肉的生命,李白活了!

大幕起起落落,展现着一幅幅美得令人窒息的如梦似幻的天上人间的真真切切的美景。在这里,一切的语言文字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

纯新的文化

我不是民运人士,但有时也跟民运朋友聚会。象那次在哈佛大学聚会,开了一天的会,晚上搞了个晚会娱乐一下。大家唱歌,唱到最后,没有别的歌可唱了,有人就唱起《要把美蒋匪帮一扫光》。他憎恶共产党,可在美国的土地上,他最后还唱这个,这不是在讲笑话。因为那个党就根深蒂固的附着在文化里面,附着在人的思维里,要去除它很难很难。

我来的时候还担心神韵晚会也会演着演着就会有党文化的东西,肯定不会没有一点痕迹,因为它统治了中国六十多年,毕竟你在那片土地上生活过嘛。但是我实在是意外,那么多的歌啊,舞啊,都那么纯净真切,都是我们民族传统的,就是没有一点党文化的东西,这是一个即传统又纯新的境界。

中国的传统文化里的仁义礼智信啊,从我们的父母身上,从我们幼年乡间纯朴的民风与亲情及社群关系当中也能反映出来。遗憾的是,在共产党统治的这六十多年给破坏的差不多了。可喜的是,神韵汲取了我们传统文化里最优秀、最美的东西,而且将其推向顶峰,向人展现了一种人与人、人与天地自然和谐共存的美景。

神韵是纯真的,是纯善的,是纯美的。这就是我为什么敢说,如果神韵能回到中国大陆去演,肯定一样受欢迎。

揭示生命与中华文明之源

如果说神韵的艺术之美把我惊醒,那么她所蕴涵的内涵与真机却让我震撼。

中国文化中自古就有对神佛的礼敬和信仰,在四大名著和优秀的传统剧目中就贯穿着这些东西。而且我发现越是这样的作品,艺术造诣就越高,也越被百姓,特别是知识分子所接受。象我父亲,虽然他是个共产党员,过年过节时,他还会做一些仪式,对祖先啊,对神佛啊,他会有一个礼敬。我妈就更是了,初一、十五她都要敬,她脑子里面肯定是神在主宰我们。我看晚会的第一个念头是,以后我一定带我父母来看,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喜爱神韵。

晚会的开篇就是《开创五千年文明》。第一次看时,我觉得她是用那巍峨雄壮的天上宫阙、美轮美奂的仙界林苑和美妙的仙乐来描绘我们华夏文明的源头,把那当作一种对我们文化渊源的美好艺术象征。是啊,人乃万物之灵,这个星球最高贵的存在,怎么会从猴子变来?一只猴子,用石头打了几条鱼,吃后脑子发达了,就变成人了?那岂不可笑?说我们的文明来自茹毛饮血的猿猴,那岂不是对我们五千年文明的辱没?

再观神韵的这一幕,我就感到一种强大的神秘力量的启示,在向我揭示真相:在茫茫宇宙中,人虽卑微,但我们的精神是从上界来的!在这能容纳六千人的世界最大的剧场,不同种族的观众与之共鸣,报以雷鸣般的掌声,因为这舞台上所呈现的,不仅仅是艺术的形式美,更是人精神深层的东西,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追寻和向往。

神韵告诉我们,我们的灵魂、精神与文化有一个更高的来源,向我们揭示了我们中华民族的文明源自于天,这无疑给我们的精神以一个很大的提升。这也解释了那个萦绕我心中的难解之谜:我们内心的良善、仁爱、灵慧和对美好追求的冲动从何而来? 我们所要追寻和靠近的东西从何而来?

象《神笔的传说》,就讲笔的来源是我们的祖先得到了更高境界生命的启示。这种解释,从逻辑上也讲的通,并且更让我们感到我们中华民族的尊严。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无论你从文化的角度来欣赏,还是从信仰的角度来理解,都可从中感到美好和愉悦,都可获得生命的启迪。

对神韵晚会,有很多东西让我感觉不可思议。神韵无论舞蹈、音乐,还是服装、天幕都是美轮美奂的,比人能想象的还美;象开篇与结尾的真切不虚的天国境界,那震撼灵魂的巨大的宇宙转轮,这超乎人的智慧是从哪儿来的?

当得知这些原创的大师级艺术作品全部出自于法轮功修炼人,并且这么多的技艺精湛,万里挑一的神韵艺术家也都是修炼人,他们的三个大型专业舞蹈团和两个交响乐团正在全球巡回演出,广受热爱,被誉为“演艺界奇迹”,我既惊讶又感佩,一个遭受中共打压长达九年的修炼团体是怎么做到的?我能感受到,神韵有一种神圣的力量。

觉醒

晚会最令我震撼和感动的,莫过其中两个反映大陆法轮功信仰者遭遇迫害现实的舞剧。《迫害中我们屹然走在神的路上》描述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丈夫因坚持信仰被共产党的警察抓走、毒打致死。因我的职业关系,我对这些太熟悉了,我知道,这没有一点夸张,没有一丝刻意渲染,这种悲剧每天都正在中国大陆发生。

我亲戚从清华大学毕业,一直从事信访工作。他告诉我,他最头疼的事就是得服从政府的命令,带工作人员和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去骚扰他们,拿他们的东西,让他们过不好日子,动辄就抓人、打人,也不管他们是炼还是不炼,上访还是不上访。他也对此不理解,也非常反感。

我有一个武汉的当事人,她女儿黄曌就因为坚持修炼,几次被抓、劳教,第三次被劳教时,带到警察办公室后不久就死了。我找当事警察,他们告诉我会按交通事故赔偿。我质问他们,人死在你们的办公室,又不是死在马路上,为什么按交通事故赔?他们说是上面的指示。后来她家人对尸体做司法鉴定的要求遭拒,尸体被强行火化。我当时替他们打官司,但是从基层法院到高级法院,没一个法官敢接这案子。

据我所知,因炼功被迫害致死的已知的数字是三千多,而这还仅仅是冰山一角。对这些天天都在发生的惨剧,因见多而又无能为力,我们渐渐都麻木了。以前除了在法庭上帮他们作无罪辩护,写写文章发点声,就没什么大作为了。甚至当别人站出来发出强烈谴责的声音时,我还认为那种策略和方式不对,在那里品头论足的。

但当这种悲剧在这个文明世界最大的舞台上呈现出来的时候,我被震撼、惊醒了!迫害如此善良美好的民众的这个政权实在太邪恶了!我就觉得,受它统治的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为自己容忍在这片土地上发生这样的悲剧而感到羞愧,我们知识分子更应该为这些不该发生的悲剧在自己的胆怯、沉默、麻木和纵容中继续发生感到羞愧。这事实上是在得罪天,得罪神佛!在这么大的悲剧里,每个人都背着沉重的十字架,如果我们还分不清是非,推波助澜,甚至助纣为虐,那真的是危险至极啊!

更令我感动的是,这个节目的结局不是以暴易暴,而是让被迫害致死的修炼人在世人的仰慕中飞升成佛,生命得到永恒的升华;在《威严与慈悲》中,当天神要惩治恶人时,被凌辱、毒打的修炼人以宽容去化解恩怨,更用坚忍和慈悲感召施暴者,唤回他的良知。

他们为了谁?

还有那首《给你希望的路》,歌中唱到:“我们为了谁风雨无阻?我们为了谁风餐露宿?站在街头的是大法弟子,手中的传单渗透着慈悲与辛苦……”听着它,我热泪长流,感慨不已。

这歌唱得一点没错。就在这纽约法拉盛街头上,无论天下着雨雪、刮着寒风,一天十几个小时,他们就站在那里发传单、发报纸,真的是“风雨无阻”啊。以前我每走过他们的时候,我会接一张,也说声谢谢。但当时的感觉是,这些老人站这多不容易啊,赶紧拿一张吧,象是怜悯他们。

我又想起国内那些不惧毒打,不怕坐牢,坚持信念,冒死上访,也要发传单告诉人们真相的法轮功修炼者;当然,还有这不辞辛劳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传播美好、光明与希望的神韵艺术团……

他们究竟为了谁啊?以前我真不明白。

看了神韵,我开始真正理解他们了。其实他们不是为了回报,也不是为自己。尽管我们对当局在他们身上制造的人权灾难,装聋作哑,缄口不言,甚至无心无肺地蔑视他们,嘲讽他们,受难中,他们依然无怨无恨、满怀慈悲的带给我们真相,帮我们摆脱厄运,给我们指出一条希望的路。他们的坚持和牺牲,正是为了救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芸芸众生。

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啊!他们的包容,他们的境界,让我既汗颜又感动。

神的恩典

看神韵,我萌生一个强烈的愿望,什么时候我们能把神韵搬回中国大陆去上演? 给那里的每个人一个机会去思考和判断,能创作出这样充满美好和正气艺术作品的会是什么样的人?能上演出如此精湛、绝美晚会的会是些什么样的人?这些人究竟于国于民有益有害?他们与迫害他们的政权谁正谁邪?这也是给那里的每个人一个机会重新选择生命的路。

神韵不仅给我以绝美的艺术享受,也洗涤着我的心灵,更给迷失在红尘中苦苦拼搏挣扎的我指明了出路。他让我明白,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应选择更好的归宿。当我们能选择那条“真善忍”至高无上的路,远离尔虞我诈、执着争斗,我们就能进入更高的境界,以至天国。

从这个意义上说,神韵是神的恩典,是神用艺术的形式向我们彰显我们该去的天国。能有幸观赏神韵的人实在是幸运,实在是有福了!



人物背景

李建强,笔名刘路,著名大陆维权律师。1964年出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著有《维权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仰望明天的朝霞》等书。二零零八年九月暂居美国。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9/2/7/104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