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点讲真相和中使馆发正念的事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师父说:“最近有些大陆大法弟子陆续的到海外来,师父都知道。希望大家在新的环境中,也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无论在哪里你都是一个大法弟子。”(《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我们一群海外的大陆弟子,去到哪里,都在大法中;去到哪里,都要助师正法,完成我们的使命;在各种环境下,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以下是我们的点滴小故事。

先谈谈自己。我得法一年多,我们没有过好关,我和丈夫(同修)就双失业。信师信法,我们先在家精心学法一个星期,虚心向同住的同修请教有漏。月头交完房租,剩下少得可怜的钱作生活费。我们阅读了《解体党文化》。悟到自身太多太多的漏。我在阅读《解体党文化》,突然看到一个大房间,墙上挂满了一条条黑布,看不到墙壁。我每看书中一句话时,一条黑布飞出去,渐渐我看到白墙壁了。我悟:师父让我体会,我学恶党专业的,中毒过深,《解体党文化》真是解体党文化。同时,师父鼓励我走好以后的路。几天后,丈夫在烈日下(没有钱搭公共汽车)四处寻找工作,终于有了一份薪水低而时间长的工作。下个月房租怎么办?先不想了。关是一步步破的,邪恶干扰不了我。一切是幻象。

我无意中得知一个旅游景点,搭公共汽车就可以了。第一天,我去讲真相,邪恶干扰十分厉害,我发着正念,等车要两、三个小时,还塞车。下车后,四处问人,东南西北都走遍了,才找到其实十分近的景点,游客都走了。此后,天天去讲真相。等车和坐车的时间,我学法。一天保证了六、七个小时学法。三、四点回到家,同修为我留了午餐。

一次,约五辆车的中国游客(几百人)同时下来。我动了欢喜心,邪恶钻空子。我心脏很不舒服。我发正念,突然,嘴唇粘紧,不能言语。我心一惊,立刻全身僵硬,不能动了。幸而没有倒下。我请师父加持,发正念。眼前一片黑,不能看了。我心想:信师信法,信师信法,信师信法……心里平静些。耳边是中国游客的笑声。我十分想讲真相,但仿佛只有耳朵与鼻子是正常。信师信法,我背《论语》,背第二次时,眼前慢慢有光了,接着背,突然,四肢可以动了。我走到僻静处学《转法轮》,口默念,找到了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怕心,干事心等心。突然,口能张开了。我多读15分钟,心脏正常了,我继续讲真相。以后,心脏很不舒服时候,我先学法,向内找,稳住状态。

过了几天,丈夫的老板,同事及部份顾客,都了解了真相。丈夫找到另一份工作了,丈夫辞职了。前老板一定要给他十天的工资。我们靠这点钱,维持到月尾的生活。月尾,第二个老板给他半个月的工资,我们有钱交房租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一个月后,我找到一份下午的兼职;等车要一个多小时,塞车时间变短了;心脏很不舒服的次数和时间几乎没有了。拿资料的人多了。讲真相,听的人多了。

又过一个月,人到车就到,几乎没有塞车;心脏再没有不舒服了。接受真相的人越来越多。

一次,有六、七辆车的游客,我站在车门,对每位下车的可贵的中国人说,2千6百万人退出中国共产党。很多人在思考。我的显示心,欢喜心,成就感都出来了。邪恶让四个导游串通,一个电话报警,两个持机关枪的警察来了。四个导游立刻围上,和警察说马来话,说了我很多话。两个警察用枪对我,还打开保险丝(大概吧),就是随时可以开枪了。我想,枪走火了,怎么办?全身颤抖。信师信法。我发正念。开始讲真相,心慢慢的稳定下来了。前后来了三批警察,一个较高级便衣,一个是会华语的马来人警察,都听了真相。便衣看完难民证,要看我的学生证,突然,我想起不配合的法理。我今天给了,以后的同修也给其它的证件给警察看。我不同意,我说,你没有权利。便衣要逮捕我。我不承认,我只认师父的路。继续发正念。最后,我安全回家。下午,我悟到自己更多的执著:争斗心,好胜心,怕心,干事心,领导欲,控制欲等等。我哭了,自己没有修好,邪恶钻空子。

之后,我用一段时间,让警察慢慢从新接受我。其间,大量学法,向内找。

甲阿姨来马来西亚不久,天天到景点讲真相,天天勤学法。慢慢有干扰了。一次,警察收到投诉后,把她和另一位同修抓上警车。警察拒听真相。他们发正念,警察局不接收他们,只好送到难民署,最后,安全回家。回来后,除了学法,静心向内找。也积极与同修交流。学法,向内找,学法,向内找,……形势慢慢改变中。现在,景点的警察偶尔来看看,不抓人。

丙同修天天勤学法,向内找。在景点讲真相,当地人也不知道真相。他就和一个个景点的当地人讲清真相。善心让饭店老板从反对到暗中支持。允许他在饭店门口讲真相,把中国游客吃饭留下的《大纪元》或《九评》偷偷拿回给他(老板怕领队看见)。老板也有福报了,饭店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几乎全到他的饭店吃饭。

丙同修在中使馆前发正念。开始,警察不允许中国难民发正念,说见一个抓一个。他不承认。发正念和讲清真相,善心和耐心让警察默许了。有一次,中使馆的人向他扔石头。他曝光此事于明慧网,再没有发生过了。另一次,《九评》刚出来,他带书到中使馆发正念。几个不明真相的常人(大男人)要一起打他。他发着正念讲真相。一次不通,下次再来,直到他们慢慢明白,不再干预。

丁同修一个人长时间在景点讲真相,她勤学法,遇事向内找,状态稳。警察仅仅查她一次难民证。另一同修想替换她,她正想到新的景点新开的讲真相点,同意了。结果,不到十天,警察勒令另一同修离开。同修没有悟到是过关,离开了。

丁同修三人在中使馆前发正念。两辆警车开着警鸣,冲过来,下来十几位手持枪支的警察。同修们心不动。警察奇怪,三个人坐着,能有什么危险?

丁同修等人送劝善信给中使馆的“馆长”。师父慈悲,他们来到中使馆时,“馆长”刚好在门口经过,亲自收信。其后,大怒报警。警察将四人(一个是正义的常人)收监。三人在监狱中讲真相和发正念。监狱外,同修们讲真相和发正念。明慧网及时刊登消息。丁同修也绝食三天。三天后开庭,全部无罪释放。

个人体悟:勤学法时常内找,熟读《九评》讲真相。交流一些心得,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二零零八年马来西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