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景县孙素英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一日】我叫孙素英,是河北景县广川乡大董古庄村人,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家庭的不和睦、生活的艰难使我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正在我迷茫的时候,是法轮功让我获得了新生,把一个名、利、情很重的人变成了一个能为他人着想的好人,思想象被洗过的一样干净和清醒,从此我走上了一条幸福而又艰辛的修炼之路。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一意孤行,执意要迫害大法弟子。电视台公开撒谎,污蔑大法。自己心想:人们可能不了解法轮功,我有责任去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个好功法,是教人向善的,是修炼真、善、忍的,对国家对社会都是有百益而无一害的。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就登上了去北京的汽车,到了那里,被公安劫持回来,当夜被送回了当地派出所。第二天,他们把我绑住双手挂在了当地政府的大门上,那天正是广川大集,让这里的百姓都见证了邪党迫害修炼人的一幕。他们把我从早上八点一直挂到下午二点,才把我放下来,然后送到了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我一个月,并勒索家人5000元钱才把我放回来。回来之后 ,他们一直不让我正常的生活,当地乡政府不断的骚扰我,让我们每天去乡政府“报到”一次。二零零零年元旦来临之际,他们又把我们几个修炼人关在了广川乡政府一个冰冷的小屋里不让回家,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左右,把我们其中的几个姐妹,每人勒索2000元后才放回家。把我与一个老年同修送到了当地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里,管教人员不让我们说话,不让我们学法炼功,不让我们有正常人的思维。我没有听从他们的安排,我就是炼功,他们就把我单独关了起来,晚上也不让回宿舍,还把窗门打开,意思就是冻着我,让我受罪。见我不屈服,到了第二天,他们把我叫到了一个屋子里,在那里早就有三个大汉在等着,我只在小说中听说过的什么“抹肩头、拢二臂”的,今天给我用上了,他们把我绑了起来,对我恐吓、施暴,在恶人的高压下,我承受不住,向恶人妥协了。我的精神上受到极大伤害,后来我认识到妥协是错的,我发表了严正声明,从新走入大法坚定修炼。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和一个大法弟子去集市上,给人送真相挂历与《九评》奇书,被当地一个叫刁红雨的地痞无赖看见了,刁红雨家是故城县坊庄乡吴令寺村,听说他家在村里有权有势是一霸,他自家叔当支书,之后他就打电话把我们挟持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问我是哪里人,我不告诉他,他们就让人搜我们的身,把钱、物都给掠夺走了。有一个东北口音的小伙子和一个叫张文中(张文中家住吴梧茂村)的人,他们把我俩分成了两个屋,一会儿,东北口音的小伙子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个皮鞭,他们先给我上背铐,我没有让他们得逞,他们就用手铐铐着我的一只手拉,把我的手腕都拉伤了。然后他们把我的双手背过去铐上,轮流殴打我,打得我身上都是伤。我跟他们讲真相,他们又打我的脸,我因身体承受不住就告诉了他们自己的住址。后来又来了一个叫高洪亮的人,是这所里的副手,又做笔录,又让按手印,大吼大叫,嘴还不干不净。最后他们就通知了我们的家人,并勒索了大法弟子的家人5000元,我的家人8000元,才同意把人接回。

这些人对修炼人犯罪,那后果是不可想象的。我真心希望那些还在有意迫害修炼人的人早明真相,悬崖勒马,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