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伦会数次遭重庆万州恶警毒打昏死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一日】牟伦会,男,40多岁,家住重庆万州九池乡。在过去的九年中,牟伦会数次被万州区公安绑架,在拘留所、西山坪劳教所遭恶警数次毒打致昏死。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晚十一点左右,牟伦会去朋友家办事回家,路经九池场镇时,被九池乡治安室的周世银、潘荣涵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然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此次,牟伦会被观音岩派出所拘留期满时,家属去李家河拘留所接人,不见人影,托人四处打听,也不知去向。原来公安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心虚,怕人去找他们,偷偷从李家河拘留所把牟伦会转送到塘坊劳教所,并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又偷偷强行绑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零九个月,既无文件,又不告知家属。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龙宝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一科科长付超、副科长张勇,伙同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八人闯到牟伦会家里,强行抄家。没有搜查证,就象一群发了疯的土匪满屋到处翻,抢走大法书五十七本,这是救牟伦会命的宝书。牟伦会跟着这些人到公安局去要书。这伙恶警非法拘留了牟伦会。

在拘留期间,牟伦会受尽折磨,副局长毛开新猛踢他的下身,牟伦会当场晕倒在地。那些恶警经常来打他,全身到处都打烂了,牟伦会上不了床,走不了路。任凭邪恶怎么疯狂迫害,牟伦会就是不写“三书”。

十五天满后,公安又把他交给牌楼办事处继续迫害。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十分阴险,唆使和强迫牟的亲属毒打牟伦会,陈红军在一旁督战,直到把他打昏倒在地,陈还不放手,喊继续打。最后,打他的亲属都支持不住了,送进了医院,才算罢休。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证实法,又遭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刑拘半个月。姓杨的恶警用警棒一气打了牟伦会三十二棒,拳脚踢打多少次,无法计算,就象打沙包一样,打累了,停一会,又打,牟伦会全身到处都被打青紫了,很多地方打烂了。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个人轮流下死手,毒打他。牟伦会被打的鼻口冒血,直打到休克倒地,不省人事,已死过去为止。医生抢救很长时间,牟伦会才活过来。这帮警匪又非法劳教牟伦会一年半,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继续迫害。

西山坪劳教所秉承万州区公安局的旨意,残酷迫害牟伦会,长期让他坐水牢,经常往死里打他。有一次,牟伦会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将牟伦会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又才拉到医院抢救。像这样,他还被打得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就这样还加刑三个月,才放牟伦会回家。其实放他回家也是因牟伦会的身体被他们折磨的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医生说他活不了多长时间,牢头怕担责任,才叫人把他背着上下车,一路看护着送回家。

但万州区公安局全不管牟伦会死活,不准他回家,直接又绑架到万州区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时的牟伦会已站不起来,起居都要人背,仍然遭到政法委的曲静、骆波、刘体富这帮人的毒打,牟伦会被打的死去活来。

一次,在洗脑班有位大法弟子被恶警迫害的不行了,牟伦会说了一句公道话,牌楼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把牟伦会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直撞到双耳出血,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才弄到医院抢救。牟伦会无法进食,用吸管喂米汤,其惨状难以言表。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公安局要强制“转化”牟伦会,而他拒绝配合,坚修到底。“转化”班的恶警、牌楼办事处的邪党副书记肖克健、熊律师等十多人轮番的毒打他,又打昏死过去才罢休。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万州区公安局没有停止过对牟伦会的迫害,不讲什么理由,不管什么事情,想抓就抓,想打就打。这回牟伦会因夜间走路,又非法将他劳教一年零九个月。牟伦会是菜农,很多买他菜的市民听到他又遭迫害,都愤愤不平,咒骂邪党太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