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真萍被冤判八年,小女儿遭法官殴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二零零九年的第一天,陈真萍的小女儿得知,为了坚持信仰,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母亲,居然被郑州市金水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陈的小女儿金昭环几次去法院要母亲的判决书,想请律师上诉。法官任远不但不给判决书,还动手殴打金昭环。


陈真萍

二零零九年元旦这天,一位好心人找到陈真萍的小女儿金昭环,告知了陈真萍在第一看守所的最新情况: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法官任远和马庭长一同来到第一看守所,强迫陈真萍在判期八年的判决书上签字,陈真萍坚决否决,不配合邪恶,不承认迫害。最后,任远等人临走说,你不签也是这样了。

陈真萍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郑州市国保大队绑架到第一看守所之后,于八月十九日被郑州市金水区法院秘密判刑。法官任远当时在拿不出任何书面文件下叫嚣要给她判七至十五年。如今,陈真萍的女儿替母亲请了北京维权律师李苏滨提起上诉,按照法律程序法院必须给予律师起诉书和允许律师见当事人陈真萍,但是法院执法犯法,拒不履行此法律程序。

陈的小女儿金昭环之前多次去法院要母亲的判决书,请律师提起上诉,但是任远等人为了拖延时间,每次见到陈的小女儿就是不理不睬。还多次重复地说:“现在不能确定你的身份,不能给你,谁知道你是不是她的女儿。”当陈的小女儿拿了户口簿和身份证再见任远时,他却说:“我要请示领导,你回家等吧。”

陈真萍的辩护律师李苏滨说,法官(任远)居然连起诉书都不给,一切都是在秘密进行。他现在已经不单单是违法了,他的行为实际上已是犯罪;不仅是滥用职权,还涉及到破坏法律实施罪。李苏滨律师表示,还是要依法维护当事人的权宜,根据相应的法律规定,对这个法官进行举报投诉。

法官任远在陈真萍小女儿的催促下,答应一月四日给判决书。一月四日,陈的小女儿再次来到金水区法院要判决书,法官任远又摆出一副不认识人的样子,说:“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她的女儿,请出示户口簿和身份证件。”陈的小女儿气愤地说:“你们欺负人,今天你不给我判决书,我就不走了。”然后法官任远把她推倒在地,并开始拳打脚踢,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击,任远的办公室人员开始拉任远。陈的小女儿被打得直哭,说要找庭长,打110找警察报警。

她来到庭长办公室,告诉马庭长自己被任远殴打的过程。马庭长却说,你不要乱说话,冤枉人。立即带领一起来到任远办公室,办公室每个人都回答统一口径,说“没看见。你不要乱说话。”陈的小女儿又拨打了110,110报警中心说,不管。陈小女儿的朋友也随后来到法院讨理,庭长等人撒谎说她是乱说造谣。法院没有打人。陈小女儿的朋友们也气愤地说:老天有眼!

陈真萍的大女儿金昭宇在芬兰呼吁国际社会营救在中国被迫害的母亲,联系了近两百个议员,及欧盟、大赦国际和红十字会等组织,他们对陈真萍遭受的迫害和在狱中被强迫劳动的事实,感到不可思议,想不到这种残酷的迫害就真实的存在于中国。其中有芬兰议员表示将会把这个情况报告给总统。

金昭宇和丈夫也给芬兰总统写了求救信,总统也给他们回了信;回应他们的还有欧盟、大赦国际等,其中大赦国际还拟稿让全世界每个国家的大赦国际组织同时往河南省郑州市发营救信,要求当局立即释放陈真萍,信仰无罪。

以下文章是之前陈真萍被迫害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1/19198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1/19136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4/18916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5/185356.html

中共恶党的一个法官、庭长,却无视法律,一个出手打人,一个撒谎包庇造谣,你们可知道,今天你们所做的一切将来都要为其负责。善恶有报是存在的。可悲的是,江泽民邪恶集团镇压法轮功,公、检、法首当其冲,成了牺牲品。奉劝二位赶紧悬崖勒马,否则等待的将是可怕的下场。国际法轮功调查组织终将作恶之人绳之以法。


郑州市金水区法院

郑州市第一看守所

附:芬兰国会人权组织主席Ilkka Kantola为营救陈真萍给中国政府的信:

致中国政府:

芬兰国会议员设立的人权组织非常担心来自中国的有关信息。国会议员非常担忧并怀疑,中国政府实际上未尊重所签署的国际人权协议,也未贯彻履行国内正在实施的基本法、刑法和国民权利的最基本原则。我们尊重并呼吁中国政府必须停止侵犯人权行为,并要求当局保证贯彻履行,对中国国民实施的基本法律。

中国年轻妇女金昭宇今年7月份通过旅游签证到达芬兰。于2008年10月17日,她在赫尔辛基会见芬兰国会人权组织,并讲述她非常担心居住在中国河南省郑州市的母亲的生命安全。

金昭宇说,她到芬兰第二天,中国警方无任何理由闯入她母亲的房子。她母亲陈真萍被逮捕,并且房屋内的几乎所有东西被腾空。

金昭宇通知我们并断定,她母亲的逮捕,涉嫌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任时候开始的政策。他们的目的是,彻底禁止法轮功人员在中国炼功。

通过她所陈述的情况,我们获知她母亲现在的状况和法轮功炼功人员正在遭受中国政府的镇压。我们非常担忧自从7月份开始被拘留的金昭宇的母亲陈真萍的情况。我们被告知,她母亲每天被殴打、折磨,并且她的手指被折断。据我们所知,她每天必须做15小时以上的强行劳动,这样她才能得到食物。被拘留之后,她未得到跟外界的任何联系。

我们会见金昭宇时,她补充,另一天警方逮捕陈真萍的另一个女儿金昭环。不过一小时后,她被释放。我们非常担心,中国警方有可能任何时候又逮捕她。此外,她向我们断定,中国劳改监狱中的法轮功炼功者内部存在器官大规模的被移植。因为才满18岁的金昭环有被移植内脏的很大危险。

不久前金昭环得到通知,陈真萍有可能被判7-15年的监禁。我们非常担心她向我们陈述的情况,并且我们怀疑,在中国,人们由于个人意见和宗教信仰而被惩罚。

芬兰国会人权组织呼吁,并且要求中国政府核实清楚陈真萍的处境,如果她被监禁,尽可能早些释放她。

2008年10月17日 赫尔辛基
国会人权组织
Ilkka Kantola
主席

参与迫害者的相关电话:
刑庭马庭长 办公室电话371-63912039
河南郑州金水区法院,任远法官:371-63936628
民事一庭371-63912030
民事二庭371-63917885
立案庭 371-63912036
刑庭 371-63936628
审监庭 371-63930126
行政庭 371-63912055
立案庭内勤 371-63912036
立案副庭长371-63912063
立安庭长371-63912035
看守所 371-66777311
国保大队 程队长 371-66356510
国安科长 李新建 13598831511
副科长 陶文跃 13838007918
河南省“六一零” 办 公室:371-65902233; 65904038
“六一零”人 员 米涛:371-63526074,13137109268
郑州市金水区反教协会
“六一零”督察科科 长 左擘伟:13653868551
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371-63933713
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刑事庭(刑庭):371- 63936319
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371 -67151858、371-65830304
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 公 诉科:371-67151858
郑州第一看守所电话:371-66777311
动物园派出所: 371-65721852 丁所长:13838340298
金水区邪教协会督察科长左献伟手机;13653868551
金水 区“六一零” 办 371-63526075
郑州市公安局:371-66222023
河南省“六一零” 办 公室:371-65902233; 65904038
郑州金水分局马头岗村拘留所电话:0371-65769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