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心态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前几日,同修被迫害,对警察的仇恨心徒然增强,导致自己发正念胡思乱想,学法也静不下来。自己也感觉不对,就是排不掉。营救同修也是一头雾水。

一次跟几个同修一起交流营救同修的事,同修说你这个心态怎么能救人?讲了一个实例,把我一下惊醒了。外市有一国保大队长迫害同修很卖力,同修被迫害一年,谁要是去说情还多给加一年。当地同修感到很困惑。他们就静下心来学师父的讲法,当学到 “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这段法时一下明白了,哦!原来是我们的心促使他变的越来越恶——当时参与的同修都感到这个国保大队长没救了,都对他发狠,以恶制恶是错的,同时另外空间的邪恶也钻空子,用加重迫害的方式对付同修不好的心,导致情况变复杂。

法理上明白了,找到了不足,心态也就好了,几个同修就去找这个国保队长,一见面就象朋友似的,就是给他讲真相。同修走的时候那个队长一直把同修送到楼梯口,说你们怎么不早点来呢?第二天有两个非法关押的同修被放了回来,其中一个都已经被劳教了。

同修说完这件事,我对警察的仇恨心去掉了,同时也感到自己对师父讲的法理认识的很浅白。以前自己在学师父的这段法时总觉的世上的大事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好象跟我们没有关系。其实就是不会修自己,遇到事情往外推,我没有这方面的心,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就象师父说:“现在存在的最大的问题,也就是刚才我讲的这个问题,就是不能够修自己,不向内找。”(《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法理上明白了,在这些方面又找了许多不足。

师父说:“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因同修出事牵连了我,在外面呆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晚上去了我妈家一趟,正巧孩子也在哪。孩子见了我也不叫爸爸,撅着小嘴不说话。看到孩子这个样子,心里非常不好受,孩子以前见了我总是“爸爸、爸爸”的叫,今天怎么了呢?想到孩子的妈妈现在在看守所,爸爸流离失所,孩子刚刚才两岁,想着想着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当时心里也在背师父的法但不管用。事后冷静的想了想,自己修了十多年了,这方面的心去的也差不多了,为什么孩子看到我会这样呢?想来想去还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刚流离失所的时候,唯一牵挂的就是这个孩子,心里也知道孩子是个小弟子有师父管,但想到孩子从来没离开过父母,多少还是有点放不下。我想就是这颗心促使孩子见到我才那个样。如果自己在法理上真的很清晰,堂堂正正,我想孩子见到我是又一个样了。

以上是对师父法理的一点粗浅认识,不足之处我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