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劳教所的毒打和奴役 【明慧网】

河北邯郸劳教所的毒打和奴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截止2009年元月1日,仍有七十多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邯郸劳教所。

一、毒打及电棍电击

2007年10月1日至2008年2月5日,以特教队大队长葛庆习,王志命为首的邪恶,对李秋生及许凯进行长达四个月之久的残酷迫害,多次毒打及电棍电击,不让入室休息,长期站立体罚,四十多天昼夜不准睡觉。2008年6月至7月,一个多月恶警又对二人进行残酷迫害,二人被打的躺在床上好多天不能动。

二、“普教”殴打、“训练”迫害大法弟子

邯郸劳教所还把法轮功学员称为“特教学员”,把一般社会上的犯罪人员称为“普教学员”。他们利用普教学员看管大法弟子,纵容普教学员经常毒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张希望在08年6月被普教学员李明朝打的耳膜穿孔。

恶警大队长葛庆习对年老体弱多病的法轮功学员也不放过,命恶警郝长江进行强化训练等迫害。08年9月17日,他们让这些学员在操场做俯卧撑,夹树叶(两脚跟并拢立正站立,两膝之间夹一片树叶,不能掉下来。如果掉下来,就会遭受其它的处罚),这些学员分别有内脏不全的,高血压在一百八以上的,股骨头坏死的,心脏不好的,年龄近七十的,还强制他们进行劳动。

三、长时间、高强度、超体力的劳动迫害

2008年11月6日,他们将三十四名大法弟子分到两个普教大队进行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长时间、高强度、超体力的劳动,不分年老年幼体弱多病,不让过星期六、星期天。劳教所内设有意见投诉箱,他们害怕大法学员投诉,每当法轮功学员吃饭或劳动经过投诉箱时,都派专人进行看管,不允许大法弟子进行投诉。

四、每天不给吃饱

邯郸劳教所张贴“被劳教人员生活标准”公告,上写着:每人每月面粉17-25公斤,大肉1.5-2.5公斤,食用油0.5-1公斤,豆制品,鱼等其它2公斤。而实际生活却是经常馒头特小,两个不顶一个,大法学员只能吃半饱,早晚的菜类,加上变质的咸菜还不够吃,中午是白水煮青菜,只有咸味,没有一点油香味。每逢上面检查或过节时,菜里才放点肉,平时每个礼拜只能有一次。累计下来,每人每月的肉和食用油连半市斤也不到。为了赚学员的钱,劳教所不让来探视的家属给学员带食品,让学员买它们质次价高的东西。张贴的生活标准只是为了应付外界参观人员。

五、限制家人探望和日常生活

家人来探望时,最长只给二十分钟时间,一般只有十分钟左右。学员每个月只能往家拨打一次电话,并且在奥运期间6-9月份的四个月时间里,不让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探视,也不让和家人通电话,还强制学员进行体力劳动。平时也不让学员戴手表等计时器,不允许学员随便出入房间,非同班学员不能说话,有什么事或上厕所都必须要向值班的普教打报告,未经批准连上厕所都不行,有时去厕所要等一个多小时,有的学员长期憋尿,导致前列腺病变,学员赵新生大小便拉在裤子里多次。

六、几位被迫害的个案

1.靳龙洲,河北邢台临西人,身体有残疾(肾切除一个,肺切除一叶,脾脏切除一半),被关押前体重近75公斤,关押迫害两个月后,体重急降至不足60公斤,身体极度虚弱。2007年5月3日晚十点至十二点,恶警曾毅伟用自己的皮鞋底抽打靳龙洲的脸数次,又用鞋底朝其头顶猛击两下使其当场晕倒在地,醒来后又命普教张新等人对其继续毒打两个多小时。

2.石献国,河北邢台沙河市人,身体残疾,患左腿股骨头坏死等症,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2007年7月18日,恶警左涛用电棍电击其全身,包括肛门。还强迫其跪棋子(将棋子放在膝盖下面跪在地上)。

3.李敬军,曾身患股骨头坏死等症,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2007年9月16日,恶警左涛用电棍电击李敬军的嘴、胸、两肋及肛门小便等处,10月16日,左涛又对其进行毒打,将其头用力向墙上碰,并说,你如果喊我爹,我就不打你了。

4.耿三环,河北深州,曾患精神疾病,身体有残疾,2008年新年后,被送到邯郸劳教所,进行长达18个月的迫害,(耿三环本人不是法轮功学员,是以法轮功学员名义被送往劳教所的),吃饭不让吃饱,还强迫其劳动,恶警还纵容普教学员对其进行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