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洗脑班囚六旬老人一年余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明慧通讯员甘肃报道)龚家湾“兰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实为非法私设监狱)非法关押现年六十岁的兰州大法弟子陈桂芳,至今已一年三个多月,洗脑班仍不放人,称不写“保证书”就不放人。


兰州大法弟子陈桂芳

陈桂芳家住城关区草场街甘肃电力变压器厂家属院,据知情人讲,陈桂芳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被兰州市公安局警察劫持时,家中亲人不在,她是穿着睡衣被警察绑架走的。后家人去龚家湾洗脑班探视,被告知“奥运”后就放人,可是过了“奥运”,人仍没放。家人再去,又被告知到“十一”后,过了“十一”,还是不放。最后得知,要写“保证”放弃修炼才放人。

陈桂芳老人坚持信仰,拒写什么保证,龚家湾洗脑班不法人员就长期非法关押陈桂芳。二零零九年以来,陈桂芳为维护信仰,抵制迫害,曾绝食,被殴打。

据悉,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共有三十五大法弟子被劫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洗脑”迫害。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报道,从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一被非法关押在此洗脑班的大法弟子(现共有十人)开始绝食反迫害。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报道:“四月二十七日,大法弟子被恶徒残忍灌食,牛万江、苏锦秀、杜文慧、陈桂芳等被铐在洗脑班的一楼床架上,铐到下半夜三点,苏锦秀、杜文慧、陈桂芳被放出,绝食九天的牛万江现依然被铐在一楼。”

家人曾多次去龚家湾洗脑班探视,洗脑班有时让见,有时不让见。家人探视后发现陈桂芳身体虚弱,面色苍白。家人很担心老人的健康状况。

兰州龚家湾洗脑班犯罪事实:

自二零零一年来,龚家湾洗脑班已非法关押了三百名大法弟子。据明慧网证实,已有两名大法弟子在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

刘植芳,女 ,四十八岁,甘肃省豫剧团琵琶演奏师。二零零五年七月第二次被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因她拒写“转化材料”被关押在禁闭室,长期吊背铐,七月底被折磨致死。

钱世光,男 ,六十五岁,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退休高级工程师。钱世光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再遭绑架,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遭受了三年多长期的折磨和迫害后,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钱世光被迫害致死。

除陈桂芳外,龚家湾洗脑班仍被非法长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有:

牛万江,男,四十九岁,兰州铁路局兰西机务段职工。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兰州监狱非法关押期满后,于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至今已非法关押四年多。

苏锦秀,女,四十七岁,兰州市红古区平安乡农民,二零零六年曾被非法判刑,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一年多。二零零七年九月,又被乡政府、乡派出所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至今已非法关押两年。

杜文慧,女,四十岁,兰州市七里河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四月中旬被七里河西园派出所恶警魏东、综治办、“六一零”等恶人预谋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至今已非法关押一年半。

侯艳清,女,五十七岁,兰州运输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二月,被其所在单位非法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一年多。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被丈夫打晕伙同兰州团结新村派出所恶人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至今已非法关押一年半。

赵庭儿,男,六十五岁,兰州飞控仪器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四年十月,赵庭儿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兰州监狱遭受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九年五月二日,赵庭儿在回老家经临夏转车吃饭时,被临夏恶警非法劫持,在临夏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兰州飞控仪器厂保卫科王成刚等恶人非法送到臭名昭著的兰州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

杨学贵,男,四十四岁,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总务科干部。在经历了八年冤狱后,身心饱受摧残的大法弟子杨学贵于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晚再次被兰州城关区“六一零”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详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八日报道《冤狱期满 杨学贵又被劫入洗脑班》)。

龚家湾洗脑班是一座法律之外的监狱,所谓“法制学习班”是践踏法律的黑窝,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和信仰权利被剥夺,残酷的迫害每天都在发生。

请全体兰州大法弟子关注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黑窝中的大法学员,正念加持,积极营救。整体协调,更加深入广泛的曝光龚家湾洗脑班的恶人恶行,形成社会舆论,震慑恶人;关心被迫害学员的家人,多沟通,化解积怨,建立正念;具备条件的建议聘请正义律师,通过法律手段营救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