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所带来的沉痛教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最近,本地邪恶十分猖狂,十一前夕,保定南部地区三个县就有五十名大法弟子被保定市、当地公安局恶警绑架,其中四十名在数日内被送到劳教所迫害。面对突如其来的邪恶迫害,我们震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个县的大法弟子从整体上看一直是比较稳定的。

据了解,表面迫害的原因可能是由于手机的问题,几个县的一些同修都存在手机对着打,据说已经好几年了。其中一个同修已被当地公安长期监控,分析可能被绑架的同修多数都与这位同修有联系或有间接的联系,当地公安已经摸清这些同修的底细,几乎在同一时间绑架了这些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个体、局部地区出现的问题一定与我们整体有关系,也就是与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自己心里虽然明白这个理,而习惯的外求思维还是认为是出事的同修的问题:他们是不是放松了,麻木了,自满了,怎么这么不注意安全呢?并没有真正的静下心来找一找自己,直到听说可能是由于那位被长期监控的同修引起的,因为我也曾经与那位同修有过接触,联系到自己了,触及到自己了才向内找自己。

这一找真找到了很多问题。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很注意安全的,经历的魔难多,教训也多,所以就比较注意了,这是以前。通过向内找才发现现在在安全方面已经是很放松了,这种放松我根本就察觉不出来。不只是在安全方面,其它方面也不如以前了。再看周围的环境、我们这个整体也是很放松了。在另外空间邪恶越来越少、世人越来越能理解我们的大环境中逐渐的放松了修炼的意志,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在安全上:除了以上几个县,还有区县的同修在打电话上不注意,存在手机对手机通话,其实就是现在这么说,有些人还是不在意。为什么?最充份的理由是:“都打了好几年了,我们也没出现问题,怕什么?不在问题的表面,关键在心,心正就行了。老上外面公共电话打多麻烦呀!”这个问题在此不用多讲了,网上在这方面的交流很多了,因此造成众多的沉痛教训还是没有引起我们的重视。我虽然没有对打,开始见到还提醒他们,后来也就见怪不怪了。师父多次讲法中已经讲了这个法,嘱咐我们要注意安全,法已经定了,要我们注意安全,我们不按照法的要求做,怎么是证实法呢?那在这个问题上还我行我素的是不是在证实自己呢?查查自己是否有自以为是的心,觉的自己正念强,别人都怕,我不怕,或者凭侥幸,以暂时没出事作为做事依据,坚持自己。我们都说要以法为师,如果这么做不在法上,会有安全的保障吗?我想,法理从上到下是贯通的,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表现形式,那在世间也有表现人的一层理。师父要我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去修炼,常人现在研究出的软件邪恶利用能监控我们的手机,我们是应该正念正行,从思想上不承认它,但在人的表面行为上也要有人的防备、反迫害的行为。在人这儿不承认它的最好办法是不让其监控到,严格按照明慧网关于手机电话的技术要求去做,不给它可钻的空子就是彻底的否定它。

除了电话的安全存在问题,在诸多方面的安全意识也很淡泊了,现在有很多事情都是公开的了。听说以上三县中有的同修去学法小组学法,走在街上,常人问:干什么去?这个学员说:学法去。有的协调人到学员家去,当地的百姓就说:这就是法轮功的头儿。想一想,我们的环境真的正到这种程度了吗?另外空间邪恶还存在,我们不能不理智。

这不仅仅是个别县的问题,可能是我们这个地区普遍存在的问题。只是程度不同而已。现在静下心来,用法来衡量,过滤我们的整体情况,才惊醒,发现我们的松懈程度:有的学法小组是公开的,协调人是公开的,资料点是公开的,同修们之间不修口,谁干什么都知道。打电话直来直去的,不加隐讳。想一想,这正常吗?有的资料点门庭若市,出出進進的。

资料点虽然建的不少,但很少达到明慧要求的独立运作,单独与明慧联系。多数只是能够上网下载,打印一些周刊、传单、小册子。耗材需要协调人供应。有的地区都是统一供应耗材,有经济能力的同修把钱交给协调人,由协调人统一购买、送货上门,还延续着大资料点的办法。这样也人为的造成不安全因素。统一买货,就得发货、接货。刚建的资料点还不成熟,是需要这样扶持的过程。要是能够自己独立去买就不应该依赖别人了。购买的同修是为了方便同修,也为了节省钱。等着要的同修觉得这样省事省时间。其实用修炼人角度看问题,这是不符合法的,每个人都得走出自己的路,想省事其实是省去了自己很多的修炼机会,掩盖了自己许多要修去的人心。很大程度上是在用人心做事,觉的已经能够自己打印材料就行了,走到这就不往前走了,不知道自己嫌麻烦的事,发怵的事,才是自己最应该做的,是自己应该突破的。

这是从安全上讲,我们放松自己直接造成的损失。在其它方面也有表现。

很多同修觉的现在不如以前精進了,好象没有以前的那种劲头了。其实就是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由于看不到自己所做的那一切在另外空间的展现,做好做不好在人这也没有明显的表现。有些同修觉的这么多年该做的都做了,虽然现在三件事也在做着,就有些疲塌了,提不起原来的那股劲头了,再加上人的惰性、环境的宽松,慢慢的就不那么要求自己了,有的甚至被常人的东西所吸引,看起了电视、常人的小说、浏览常人的网站……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在这种大道无形的形式中修炼是最难的,没有人逼着、强迫我们修,全看我们自己,不能严格要求的本身就是放松。我们整体上松懈不精進,是旧势力的邪恶因素在我们这个地区这么猖獗破坏的借口。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用了很大篇幅讲了造成安逸、放松、消沉的问题,这是整体普遍存在的问题。也是我们当前要突破的问题,必须闯过去的关。越最后要求越高,越到最后,在这种宽松的环境下修炼越难。难就难在这些关难不容易使我们重视,在没有外界压力的宽松环境中就容易放松自己,停滞了修炼的步伐,忘了修炼的初衷。如果我们不真正的精神起来,静心学好法,正念足起来,严格的按照法要求的去做,就很难跟上正法的進程,就会被安逸、放松、消沉这些物质所拖累,也就难以完成大法弟子所肩负重大使命。

大法弟子不能迷失,人的眼睛看不到什么,可是法理我们看到了,衡量我们做事的标准就是大法,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法对我们的要求标准是不变的,不同层次就得达到不同的标准,那是一点不含糊的,我们自己不能蒙骗自己。修炼是“逆水行舟,不進则退”,中共邪党长期禁锢人们的思想,思想行为完全受它的控制,多年来在这种强制化的氛围,以形成的简单化的思维方式及奴性,虽修炼多年了,还存有痕迹,习惯于别人管着,不好好自觉的要求自己,走自己的路。习惯于做事,所谓的事业心。有多少同修的用心还是在做事上,包括我自己。学法小组或在交流会上,很多时间是在谈这个事怎么做,是在做事的方法上下功夫。很少谈心性上的问题。一说谈心性问题,就空场了,很快就会跑题儿,一会又说事去了。怎样把事情做好是得说,但不可忽视修心问题。不然会用人心做事,在形式上做事,不知不觉自己就迷糊了自己,觉的做了这么多事,一定是在精進之中了。“实践证明,干事多少无法取代修炼,热心同样也无法取代心性修炼。无论是谁、做了多少事,长期不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修炼自己的心性,都难以避免带来方方面面的问题和损失,特别是在中国大陆那个严酷的环境中。”(《明慧编辑部文章——警醒:走正我们的路》)

做着三件事不等于做好了三件事。每天坚持学法不一定学好法了。就是我们不要只停留在做着呢,要达到标准。应该在做好上多用心,这不就牵扯到心性问题吗?“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

再有就是不让人说的心。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明确提出这个问题,实质的东西师父给我们拿掉了,改正这个习惯也真的很难。都在说向内找,我看到自己及一些同修,也就是在触及到自己的事情上和自己能认识到的事上向内找,而在很多事情上还做不到向内找。就是遇到的一些问题,没认识到自身的问题,或者自己苦苦的找自己,还悟不到,那别人给指出来了,这不是好事吗?不管以什么方式,只要自己别怕丢面子,向内找一定会提高。所以不要再怕人说了,别人说自己,哪怕背后议论自己,只要正确对待都是好事,因为自己的提高才是第一位的。

有的地区学员与学员之间,协调人与协调人之间,长期矛盾得不到解决,互相指责,不叫人说。“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一说到自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高兴?”“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鼓掌)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因为那是修炼人最根本的、也是最应该去掉的东西,也是必须去掉的东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圆满。”(《洛杉矶市法会讲法》)珍惜我们修炼的机缘,主动向内找,善意的帮助同修,使我们的修炼环境真正成为一片净土,我们整体提高就快。

接受这次沉痛的教训,切莫再放松!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